百夫长的信心
Centurion faith
张熙和牧师

收听录音

录音下载

讲稿下载(电脑版)

耶稣进了迦百农,有一个百夫长进前来,求他说:“主啊,我的仆人害瘫痪病,躺在家里甚是痛苦。”耶稣说:“我去医治他。”百夫长回答说:“主啊,你到我舍下,我不敢当;只要你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必好了。因为我在人的权下,也有兵在我以下,对这个说:‘去’,他就去;对那个说,‘来’,他就来;对我的仆人说,‘你作这事’,他就去作。”耶稣听见就希奇,对跟从的人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么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没有遇见过。我又告诉你们:从东从西,将有许多人来,在天国里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惟有本国的子民,竟被赶到外边黑暗里去,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耶稣对百夫长说:“你回去吧!照你的信心,给你成全了。”那时,他的仆人就好了(太8:5-13)

平行经文是路加福音7章1-10节:

耶稣对百姓讲完了这一切的话,就进了迦百农。有一个百夫长所宝贵的仆人,害病快要死了。百夫长风闻耶稣的事,就托犹太人的几个长老,去求耶稣来救他的仆人。他们到了耶稣那里,就切切地求他说:“你给他行这事是他所配得的,因为他爱我们的百姓,给我们建造会堂。”耶稣就和他们同去。离那家不远,百夫长托几个朋友去见耶稣,对他说:“主啊,不要劳动,因你到我舍下,我不敢当!我也自以为不配去见你。只要你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必好了。因为我在人的权下,也有兵在我以下。对这个说:‘去!’他就去;对那个说:‘来!’他就来;对我的仆人说:‘你作这事!’他就去作。”耶稣听见这话,就希奇他,转身对跟随的众人说:“我告诉你们:这么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没有遇见过。”那托来的人回到百夫长家里,看见仆人已经好了。

我们一直在系统查考主耶稣的教导,因为当今教会对主的教导缺乏认识,而他的话就是灵和生命。严格来说,这段经文不能算是主耶稣的教训,它只是记载了一件事,但当中包含了主耶稣的一样重要教导,帮助我们明白什么是信心,明白主耶稣其人。难怪学者们将这段经文归纳在了新约Q卷中。Q是德文quelle一词的首个字母,quelle意思是“来源”。马太福音、路加福音都做了记载的主耶稣的教导,Q卷将之收录在了一起。

百夫长是新约惟一一位信心受到称赞的男人

迦百农位于加利利湖北部,就坐落在湖边上。这段经文说到了迦百农有一位罗马军官,军衔为百夫长,即统管一百名士兵。百夫长是罗马军队的骨干,所以举足轻重。新约提到了大概五、六位百夫长,居然每一位都是义人。可见罗马军队之所以训练有素,靠的是出色的军官。罗马军队非常看重对百夫长的遴选,选中的都是百里挑一的人才。

我越琢磨这位百夫长,就越觉得他真了不起,从他身上可以学到很多基督徒应当有的素质。为什么这位百夫长如此重要呢?因为他是新约中惟一一位信心受到称赞的男子(不是女子)。主耶稣说:“这么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没有遇见过。”

需要问的一个问题是:到底他的信心有什么特别之处,竟博得了主耶稣的称道呢?是不是他相信耶稣能够医治他的仆人呢?但很多人也得了医治,似乎也有这种信心。圣经记载说,很多人将病人带到主耶稣面前,相信耶稣能够医治。所以这种信心有什么特别的呢?留意百夫长说:“只要你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必好了。”这当然是信心的体现,可难道只有他才相信耶稣说一句话就可以医病吗?这种信心固然重要,但显然他并不是惟一具有这种信心的人。

主耶稣说,“这么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没有遇见过。”为什么要说“就是在以色列中也没有遇见过”呢?以色列人自幼就学习神的话,代代相传,除了他们,你还能在哪儿找到信心呢?外邦人根本不晓得神的话,怎能有信心呢?可主耶稣却在这个外邦人身上见到了连以色列人都没有的信心。所以我们必须弄明白这位百夫长的信心,然后省察一下自己有没有,能否受到主耶稣的称许。到底百夫长的信心有什么特别之处呢?接下来我们要看三个方面:信心的对象,信心的本质,信心的功效。

待奴隶如同亲人,爱不可爱的犹太人

百夫长有些与众不同之处,首先,他是罗马军官,是外邦人,可为什么如此关心奴隶呢?奴隶算不得什么,只要你有钱,就可以买奴隶,犹如今天买车一样。当然要是有一辆好车,你也会在意,特别是已经用了几年,得心应手,你也会倍加爱惜,但不至于像百夫长那样忧心如焚。根据罗马法律,奴隶是主人的私有财产,可以任意对待,好就留下来,不好就甩手丢掉。主人很少待奴隶为人,无非是一件财物,好像车一样。而有的主人甚至将奴隶殴打致死!奴隶制就是这么惨无人道,人受到非人对待,只是财物而已。

但这位百夫长与众不同,他待奴隶并非如同财物,而是如同心爱的人。奴隶比车便宜多了,死了一个,还可以再买回来一个,身边永远不乏奴隶。但百夫长非常在意自己的奴隶,他的素质可见一斑。你读到这里肯定也会大惑不解:为什么这位百夫长如此关心奴隶呢?这种不解就反衬出了我们不如百夫长,他是一个很有爱心的人。

其次,百夫长爱犹太人。这也非同一般,因为你在历史上很难找得到一个爱犹太人的罗马人。犹太人总是给罗马人添乱,最终在公元七十年的暴动中让罗马人伤亡惨重。罗马举国都对犹太人恨恶透顶,但毕竟还得容忍他们,所以只好尽量使用怀柔政策。至于爱犹太人,就根本谈不上了。坦白说,犹太人的确不大可爱。我在以色列留学过一段时间,亲身在犹太国家认识了犹太人。我经常不禁思忖:“天哪!这群人真不可爱!”他们的心结特别多,要么自卑、要么自大,要么兼而有之,是非常难爱的一群人。

犹太人天性爱争论,动不动就吵了起来。你跟犹太人住上几个月,就能明白我的意思了。有一次我去拜访一个犹太朋友,他是个医生。正巧他的朋友也来了,大概是个工程师。结果进门不到两分钟,两个人便争论了起来。而且争论了将近一个小时,面红耳赤。可我知道他们是好朋友,并非敌人。犹太人就是这么爱争论,也许他们思想活跃吧。我在以色列的日子真是大开眼界,至今记忆犹新。

还有一件事也让我至今难忘,就是有一次我走在耶路撒冷街头,人行道上挤满了一大群妇女,原来她们在聊天,而且根本没有考虑到要留出一点空隙让行人穿行。犹太人不会为别人着想,只顾自己。她们堵塞了人行道,管你站在那儿呢!你得自己想办法,要么就铤而走险走大道,要么就入乡随俗,硬是推推搡搡地从人行道上挤过去。可我刚从英国来,绅士风度十足,还不习惯在人群中挤来挤去。我便提高了嗓门儿说:“劳驾,让一让道好吗?”话音未落,一个胖女人退后了一步,一脚踩在了我脚上。通常你踩到了人,就会赶紧道歉。可这位女士却纹丝不动,脚还踏在我的脚上!我只好说:“劳驾,请把你的脚移开好吗?”她却回过头来说道:“谁让你把脚放在这儿了?”她踩到了我是我的错,不是她的错!

同样,上公共汽车也休想像英国人那样先来后到、鱼贯而入。要是你这样讲礼貌,就永远上不去了。车一来,所有人都蜂拥而上,真的是强者生存。你以为最强的是男人?错了,最勇猛的是女人,两下子就把你给挤开了。你不禁会想:“天哪,如何去爱这种人呢?简直是野蛮人,真不文明!”

可这位罗马军官爱犹太人。你认识一下犹太人,读一读犹太人的历史,就知道爱他们有多难了。耶路撒冷受围困期间,犹太人不仅跟罗马人作战,还自相残杀。他们很善于同室操戈、兄弟阋墙,难怪保罗说,“我们从前是可恨的,又是彼此相恨”(参看多3:3)。以前我总是不明白,非基督徒也不一定“彼此相恨”嘛!可认识了犹太人,你就明白保罗的意思了。

没有宗教褊狭

这位罗马军官是如何爱犹太人的呢?他并不是无可奈何地容忍他们,而是为他们建会堂,价钱不菲。这一点也很特别,因为外邦人恨恶犹太人的一个原因恰恰就是宗教,犹太人总是自以为比别人敬虔、属灵。相比之下,爱没有信仰的犹太人倒容易多了,这也是我在以色列的体会,这种犹太人心胸比较开阔,没有宗教上的褊狭。

同样,今天的很多基督徒也刁酸促狭、骄傲自私,往往彰显不出神的大爱,实在不可爱。他们只接触自己的小圈子,排斥外人,这恰恰是犹太教的问题。要知道,如果你的宗教令到你刻薄骄傲、自私褊狭,那么你不是神想要的那种基督徒。很多基督徒心胸狭小,所以常常壁垒森严。他们没有安全感,害怕跟非基督徒打交道,惟恐对方太强大,动摇了自己微弱的信心。要是你的信心这么软弱,在非基督徒当中没有安全感,那么你的信心一定有问题。

很多基督徒去到非基督徒的地盘就觉得极不安全,信心立刻受到了威胁,仿佛在说:“我不能待在这儿,否则就要失去信心了!”比如单位、学校开联欢会,众人在喝酒跳舞,他便觉得极不安全:“看着这些人跳舞,我的信心都快没了。”要是有人说——“来一杯香槟吧”,他立刻如临大敌、心惊胆战,想要逃之夭夭了。我经常留意到基督徒跟非基督徒在一起时往往手足无措,信心几近崩溃。这恰恰是犹太人的心态,正因为这种不安全感,所以他们才骄傲自大。一方面盛气凌人,一方面又缺乏安全感,这真是个奇怪的组合。骄傲只是个堡垒,来捍卫那一点点的信心,动不动就说——“我是选民,高枕无忧。”

惟有将信心扎根在主里面,才不致害怕跟非基督徒接触。他们可以跳舞,大声放音乐,你的信心安然无恙,这才是真信心。你跟罪人在一起有安全感吗?世界到处都是罪人,你有安全感吗?如果没有,那是因为你还没有百夫长这种实实在在的信心。靠神的恩典,我根本不怕参加酒会、舞会,我在当中为神发光,到底是谁不安呢?他们爱怎么跳舞就怎么跳,谁都吓不着我,也威胁不到我的信心。当然,我没有认识主以前也跟他们一样。

你可能会说:“你不信主时就经常参加舞会,当然已经习惯跟这种人打交道了。可我不同,我是在基督徒家庭长大的。”你在基督徒家庭长大,所以信心才这么软弱,不敢跟罪人接触吗?我之所以强调这一点,因为我看得见基督徒跟非基督徒接触时特别没有安全感,严防密守、如临大敌。如果你有百夫长的信心,就不会如此没有安全感了。

很多基督徒为了能够在非基督徒圈子里生存下来,干脆改头换面。他们把基督教小心翼翼地放入口袋,回到教会才掏出来,在教会就一副中规中矩的基督徒脸孔,一到非基督徒当中立刻就成了非基督徒,简直像个变色龙。与非基督徒在一起时,比如上班,他们就不再是基督徒了,至少表面上看不出来是基督徒。这样就可以跟非基督徒们打成一片,仿佛在说:“我们都是非基督徒啊!”

主耶稣却截然不同,他去到罪人当中,不会望而却步。他的信心能够影响到罪人,让他们得救!这种信心就像尼亚加拉大瀑布一般,所到之处,征服一切。可你的信心呢?每每接触非基督徒,你会如何交谈呢?会不会突然说——“你是基督徒吗?我星期天去教会,虽然信教,但保持中庸,绝不狂热”,然后就赶紧改变话题,谈起了时事?难怪非基督徒常常觉得不可思议:“基督徒都到哪儿去了?怎么看不见呢?是不是都躲进教会里去了?”

希望你靠神的恩典能够有百夫长这种信心,不至于层层设防,而是一往直前去影响别人,结果主耶稣也不禁惊叹:“这么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没有遇见过。”

百夫长信心的对象:神所按立的基督

你的信心之所以这么脆弱,是因为还没有看见基督的荣耀,而百夫长看见了。当时相信耶稣的犹太人并不多,可这个外邦人,这位百夫长却不怕在犹太人面前承认自己相信耶稣。他请犹太朋友帮个忙,可能这些人大多都不信耶稣,他说:“可否劳驾你们代我去见耶稣,告诉他我的仆人病了?我相信他能医治。”我猜想,这些代百夫长去见耶稣的犹太人可能恰恰因为这件事,很多都成了基督徒!

为什么百夫长不亲自去见耶稣呢?路加福音记载说,百夫长觉得自己不配去见耶稣,也不配劳驾耶稣到他舍下。“不配”是什么意思呢?他是一位高官,怎么不配召犹太人到他家里去呢?犹太人都归服了罗马帝国,而他是罗马人!到底百夫长从耶稣身上看见了什么,以至于说——“主啊,不要劳动,因你到我舍下,我不敢当!我也自以为不配去见你”?百夫长自己解释了:“因为我在人的权下,也有兵在我以下。对这个说:‘去!’他就去;对那个说:‘来!’他就来;对我的仆人说:‘你作这事!’他就去作。”

百夫长已经习惯了发号施令、令出必行。军官就是这样,发号施令几乎成了天性。我在伦敦时认识了一位国民党退役将军,他做将军太久了,当时手下虽然没有了千军万马、帅旗令箭,可言谈举止还像个将军!他坐在小汽车里俨如坐在军用吉普车里,坐姿笔直、神情肃穆,仿佛身边人还是他的部下。奇怪的是,这位习惯了在战场上发号施令的百夫长却能够对耶稣说——“主啊,不要劳动,因你到我舍下,我不敢当!我也自以为不配去见你。”他看见了什么呢?他看见了耶稣的权柄!他看见耶稣也像他一样,能够发号施令,而且是军令如山,令出必行。

这一点实在耐人寻味,百夫长是在说:“我一传令下去,士兵们就得服从。所以你只要向疾病、死亡下达一个命令就行了。我知道一切都听从你的命令,你只要说一句话就行了。”这人是从哪儿得来这种信心的呢?他的仆人正奄奄一息,他就对耶稣说:“我相信你能够命令死亡退下去,命令我病危的仆人站起来。”耶稣在以色列当中都找不到这种信心,同样,耶稣在教会中找得到这种信心吗?你有这种信心吗?你相信耶稣说一句话,一切就都能成就吗?百夫长的仆人快要死了,可他相信耶稣只要一呵叱死亡,他的仆人就会活过来,你有这种信心吗?

别把耶稣变成偶像

在马太福音28章18节,主耶稣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神已经将天上、地下的权柄都交给了耶稣,他不但有天上的权柄,还有地下的权柄。神已经立耶稣为主,你看见了吗?如果你相信他,就是相信神。

百夫长信心的对象是耶稣,但并非任何一个耶稣!即是说,百夫长对耶稣的认识跟很多人对耶稣的认识大相径庭。很多人对耶稣都有自己的理解,二十世纪初,身为非洲传教士兼医生的艾伯特·施韦策(Albert Schweitzer)就以这个话题写了一本书。他说,每个人对耶稣都有自己的看法,也著书立说,甚至按自己的想象画出耶稣的肖像。人们相信的是自己创造出来的耶稣,比如温柔的耶稣,很适合小孩子相信,成年人就无所谓了。但百夫长信心的对象并非这种虚构出来的耶稣,而是圣经所启示的耶稣。百夫长真的看见了耶稣是谁,你看见了吗?你信心的对象是什么呢?你相信的耶稣是那位能够拯救你的耶稣吗?抑或是你塑造出来的、迎合自己口味的耶稣?这种信心无异于拜偶像。

约翰一书最后一句话是:“小子们哪,你们要自守,远避偶像”(约一5:21)。约翰这番话是对基督徒说的!你可能会说:“基督徒不拜偶像,为什么要对基督徒说这番话呢?”因为我们可以在心里塑造偶像,就好像青少年喜欢电影明星一样,为他神魂颠倒。但问题是,偶像是不真实的,他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说过,要是你有机会跟那位电影明星住上一、两天,对他的印象可能就完全改变了,你会说:“原来我想象的跟现实判若云泥。”人类的问题是容易高看人,所以才会崇拜人。但奇怪的是,我们又总是低看信心的对象——耶稣,结果缺乏信心,经历不到神借着他所彰显的大能。

百夫长的信心是确凿的

留意百夫长说:“我命令士兵冲锋,他们立刻就会冲锋,万死不辞。”这些士兵的生命都掌管在百夫长手中,他有生杀予夺的权力。日常生活中没有人能有这种权力,但战场上真的是军令如山,军官一声令下,士兵们就得冲锋陷阵、马革裹尸,所以军官对于士兵来说无异于神。而百夫长是在拿自己跟耶稣作比:“正如凯撒赐给我权柄,神也赐给你至高无上的权柄,只消一句话就行了。”

我再强调一遍:这种信心不仅在以色列中找不到,在教会中也找不到。你可能会说:“这样说不公平!我真相信耶稣有绝对的权柄。”我并不是说基督徒没有头脑上的信心,可我是在谈实实在在的信心,跟虚无缥缈的信心截然不同。留意这位百夫长的信心,留意他信心的本质,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确凿的信心。即是说,他不仅相信耶稣将来能够救他的灵魂,还相信耶稣现在在世界、灵界中就有权柄。他确信耶稣无需触摸他的仆人,只消一句话就行了。就像他无需推搡士兵一样,只要说“去”,士兵就去了。你有这种信心吗?想一想,要是没钱了,那么你相信耶稣只消一句话,你就会富富有余吗?如果你相信,就不会为钱财忧虑了。

我发现很多人嘴上说想要事奉主,却没有这种确凿的信心。他们理论上、头脑上相信耶稣有天上、地下的权柄,可一说到去事奉主,便说:“我得养家糊口,可事奉主的收入那么少,怎么办呢?”他们担心入不敷出、生活拮据,担心供不起孩子读书、上大学,担心不仅生活水平一落千丈,连孩子也得不到教育……你有确凿的信心吗?别人看得见吗?你相信耶稣只消一句话——“你的孩子能大学毕业”,事情便成了吗?可你说:“信心是属灵的,与钱无关,主怎么会为我的孩子交学费呢?”可见你的信心并不实在,只好把它属灵化。百夫长的信心非常具象,他说:我的仆人快死了,可是主啊,我绝对相信,你只要说一句话,他就好了。

确凿的信心:相信耶稣能够拯救我们

你的信心在日常生活中都不管用,又怎能在生死攸关的时刻管用呢?你不相信主耶稣能救你身体,则何以见得他能救你灵魂呢?换言之,如果在地上耶稣都救不了你,又怎能在天上救你呢?抑或你的信心只不过是一种美好愿景,你不相信在地上耶稣能够救你,可也许在天上可以?

百夫长的信心截然不同,他相信耶稣现在就是主,并非将来才是。你的信心可能是相信将来耶稣会是主,可现在他还没有那么大的权柄来照拂你。但百夫长相信耶稣今天就是主,无所不能。相信耶稣今天就能拯救你的身体、灵魂,这才是信心。否则的话,他都不能解救你的燃眉之急,那么相信他将来在属灵上拯救你又有什么用呢?耶稣今天都不能救你脱离死亡,你又怎能知道将来他就能救你脱离死亡呢?我这样说岂不合情合理吗?

我祖父是一位传道人,他就是实实在在地相信耶稣是主。他是福建人,在福建传道。福建多山,常常有老虎出没,可他却翻山越岭去乡村传道,只身一人、手无寸铁。众人问:“为什么你去山区传道?常常有人被老虎吃了!近来山上的老虎总是饥肠辘辘。”可他欣然去山区传道,毫无惧怕。

你可能会说:“太鲁莽、太危险了,换作是我,我就会带上一把强力来复枪。我信靠主,也信靠枪,而且往往更信靠枪。在天上主能够救我,可在地上我得自救。”难怪非基督徒觉得基督徒真荒唐,因为如果主在地上都不能救你,则在天上怎能救你呢?我们是在出洋相!有时我真为基督徒难为情,特别是有些人竟然得出了这种愚蠢的结论,说什么“主帮助那些自助的人,你越帮助自己,主就越帮助你。”可既然你能够自力更生,为什么主还要出手相助呢?既然你全副武装、荷枪实弹上路,主何必帮助你呢?

必须扪心自问:你的信心是不是货真价实的呢?听了这篇道,你会不会立即找借口说:“不是这样吧?你在夸大其辞吧?我们当然得有信心,可不是这种意思吧?这是在试探主!因为你本可以带上来复枪上路,却偏偏不带,这就是在试探主,就是在说——‘主来救我吧,我入了虎穴,又没有带来复枪,你来救我吧!’这种信心不对。”

你这样想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呢?是担心试探主,还是根本没有信心,不相信主能够救你?每每出去事奉主,做他的工,你敢不敢信靠他,让他来保护你呢?要是必须穿越密林丛莽,其间虎蛇为患,你相信主会保护你吗?你有这种确凿的信心吗?这才是我关心的。

可能你很想知道我祖父后来怎么样了,有没有被老虎吃掉,然后才考虑一下该不该有这种信心。祖父从未受老虎伤害,他好多次撞见老虎,有时候就近在咫尺,可从未受到攻击。为什么他“试探主”,主还拯救他呢?因为他根本没有试探主,他恰恰是在做自己的本分。你能想象祖父背着一把强力来复枪抵达传道会场的景象吗?真不知道那些听道的非基督徒会作何感想。要是你听见传道人说——“耶稣是主,掌管一切,惟有老虎除外”,那么你会怎么想呢?这种福音还有什么好传的呢?“耶稣能救我脱离罪,可不能救我脱离虎口。”换言之,“老虎猛于罪”!听众会说:“既然老虎更危险,何必担心罪呢?”

基督徒凭主观意见给信心下了定义,可我在圣经中找不到这种信心。圣经说,那些奉差传福音的人一无所惧,甚至也不怕毒蛇。保罗被毒蛇咬了一口,便抬手把毒蛇甩在火里。换作是我们,一定会冲进医院急救。被蛇咬到了,或许有毒、或许没毒,你至少要清洗、包扎一下伤口,可保罗连这最基本的步骤都没做。路加医生就在旁边,保罗也没有请他看一看。当然我不是说不应该看医生,关键是要学习保罗的态度,被毒蛇咬了,却毫不担心。使徒行传的作者路加完全没有提到保罗惊慌失措。蛇毒可以一分钟内就让保罗毙命,可他却若无其事。

确凿的信心才是得救的信心

可见确凿的信心与其它的信心截然不同。我是在谈圣经所说的确凿的信心,为什么要强调这一点呢?因为这才是得救的信心!按照圣经,得救的信心总是实在、具象的。你相信耶稣现在就是主吗?你相信主耶稣既能解决你身体上的问题,也能解决你属灵上的问题吗?

说到确凿的信心,我想解释一下。不要以为有了确凿的信心,相信主耶稣能够保护、医治你,你就可以随随便便,甚至故意染病。我们之所以知难而进,并不是要故意看看耶稣能不能保护我们,而是出于事奉主的缘故。我的祖父也不是想看看会不会被老虎咬到,耶稣能不能出手保护,自己是不是有确凿的信心。然而,如果你有确凿的信心,就不会害怕任何危险,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经济上的。

孙大信在印度传福音,也去西藏传福音——为我们中国做了大贡献。他大半生都住在虎豹蛇蟒出没的印度丛林中。印度每年都有几千人被毒蛇咬死,几百人被虎豹咬死,可孙大信却睡在森林里。他出门总是赤手空拳,却从未受到野兽伤害。他是在试探主吗?当然不是!因为他有百夫长这种确凿的信心,知道只要事奉主,为主而活,那么什么野兽都不能伤害他。

你有这种确凿的信心吗?你相信耶稣也会照看你的经济需要吗?你敢把生命押在他身上吗?我已经分享过,我把生命押在了他身上很多年,所以不是在纸上谈兵。我知道要想有得救的信心,就必须实实在在地相信耶稣。惟有这种信心才能震撼世界,非基督徒不禁会说:“如果你对耶稣有这种信心,那么我知道你的神一定是真实的。”

家人不愿信福音,那么你不要喋喋不休冲他们传福音。家母就是一个坚决排斥福音的人,我即便讲到舌敝唇焦,她也不会相信。她最终之所以认识了神,是因为看见了神在我生命里的工作,她总是眼见为实。她观察了很多年,最后说:“你相信的神是真实的,我能够亲眼看见他是真实的神。”结果她的生命改变了。

家母平生可能只听过我的一篇讲道,她从未参加聚会听我讲道。信主之前她从未听过我讲道,连录音磁带都没听过,可见她信主不是因为我说了什么。记得我第一次向她见证福音的时候,她非常反感,我就再也没有强她所难。后来有一天收到她一封信,我就知道那是她生命的转捩点了。她那封信是在我大学毕业后写给我的,信上说:“这么多年来神在你生命中的工作我都看在了眼里,正如你说,神是真实的,现在我知道了。”

母亲了解我,知道我没钱。没钱的人怎能读六年书呢?你做得到吗?她知道我在英国没有工作证,不能工作;也知道英国人满为患,像我这种人一旦申请工作,立刻就会被驱逐出境。她问过我很多次:“你怎么生活呢?”我说:“我的神照顾我,像照顾儿子一样。”这个问题母亲问了我很多年,我都是这个答案:“神养活我!”她看见了,不禁说:“太奇妙了!我不知道神是怎么照顾你的,但你的神是真实的。”

渐渐地,她的心被改变了,直到有一天跟我一起跪下来。那是我一生最珍贵的一天,她流着泪,将自己的生命委身给耶稣。这是实实在在的信心,并非属灵化了的信心。这种信心能够看见耶稣是主,神已经将天上、地下的权柄都交给了他。他不但有天上的权柄,还有地下的权柄,你相信吗?

弟兄姐妹,你有这种信心吗?你知道耶稣掌管着日常生活的一切吗?他说:“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他就赐给你们”(参看约15:16)。为什么奉他的名求呢?因为天上、地下的一切权柄都给了他。这就是我所信靠的耶稣,我确信那一天他能够拯救我,因为我已经经历到了他的大能,不是一次、两次,而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百夫长相信耶稣有权柄,相信耶稣的大能是名副其实的,所以他的信心是实实在在的信心,是得救的信心。而你称耶稣为主是什么意思呢?他是不是主呢?如果耶稣不是万物之主,则有什么资格做你生命之主呢?如果他什么能力都没有,则何必相信他呢?

确凿信心的果效:配成为神的儿女

留意这种信心带来的功效。我一开始就说百夫长是个有爱心的人,这正是确凿的信心在人身上产生的果效,它能够改变人的性情。为什么教会中很多人做了基督徒后一切依旧呢?所谓的不同无非是以前没有“基督徒”这一标签,现在有了,仅此而已。至于生命,则还是老样子。因为他们的信心没有能力,所以也就毫无功效。然而一旦有了确凿的信心,它就会改变你。这种信心的能力是大的!耶稣会进入你的生命,让你焕然一新。难怪惟有确凿的信心才是得救的信心,它会让你成为新造的人,这是神借着这种信心所成就的工作。

如果你是基督徒,却活不出基督徒的生命,比如夫妻仍然吵架,没做基督徒时就常有龃龉,现在做了基督徒一切依旧,那么你做不做基督徒有何区别呢?居然还说自己是在基督里新造的人?实在可笑。可一旦有了确凿的信心,你就会发现自己在改变!当然不是说一步登天,一下子就完美了,但你知道自己真的在改变,不同往昔了。这就是这种信心的功效。

要是没有这种改变人的信心,这种实实在在的信心,结果会如何呢?你可能会说:“我不是属灵基督徒,只要做个平凡基督徒就心满意足了,至少好过不做基督徒。”大谬不然!主耶稣在这里说:你没有这种实实在在的信心,那么到了那一天,本国的子民竟被赶到外边黑暗里去,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参看太8:12)。

本国的子民(“子民”原文为“儿子”)要被赶出去!可见你只能自欺,却欺骗不了神。也许你有某种信心,却不是实实在在的信心。也许你是基督徒,是神的儿子,可有些神的儿子要被赶出去。这番话不是我说的,是主耶稣说的,“本国的子民竟被赶到外边黑暗里去”。“外边黑暗”在圣经中就是“地狱”的代名词。我不管你持哪种教义,我不是在捍卫教义,而是在阐释圣经。主耶稣这番话说得一清二楚,相不相信就在乎你了。

神的儿子本该承受神的国,却被拒之门外,为什么呢?因为儿子必须证明自己配为儿子,这是主耶稣教导的另一个要点,以后我们会看到。现在我们的儿子身份只是试用期,所以保罗说,“受造之物都在切望等候我们得着儿子的名分”(参看罗8:19-23)。可以说现在我们是神的儿女,但还没有最终得着儿子的名分。也许马太福音8章12节这番话让你忐忑不安,可要是你没有实在的信心,那么最好忐忑不安,总好过自欺。

最近这几篇信息都是在谈论信心,因为主耶稣一直在教导我们这种真正的信心,以及这种信心的本质、果效。你信心的对象正确吗?你相信神已经立耶稣为主、为基督了吗?你敢在日常生活中信靠耶稣吗?抑或一旦身体不适,生活拮据,便开始忧虑了?抑或本想事奉神,却被眼前的艰难险阻吓倒了?可见你没有确凿的信心。做了基督徒,你的性情改变了吗?是不是对爱人、儿女更加呵护、体贴了?要是没有爱心,没有改变,那么你的信心不是确凿的信心。

最后别忘了,即便现在自称是神的儿女,但到了那一天,要是神发现你没有确凿的信心,就会把你赶到外边黑暗里去(太8:12)。主耶稣这番话千真万确,无论我们觉得顺不顺耳。如果你还没有确凿的信心,那么就要祈求神——“神啊,给我这种得救的信心吧!我的信心太肤浅,请改变我,让我有真正的信心!”

《完》


© 2017 福音电台。版权所有。(联络我们)


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转载文章除外)。

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