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神的道路,经历神的真实
奇妙恩典

讲稿下载(电脑版)

选择神的道路,经历神的真实

分享者: 拂晓

 

从小到大,我的成长环境基本上是一帆风顺的,几乎没有经历过什么挫折,以致我从未思考过生命的意义,不知道人究竟为什么活着。所以我第一次听人讲福音,也是极度地反感。再加上姐姐一回家就不厌其烦地讲她所信的这位主耶稣,我就更受不了,想不通人为什么非要信耶稣。虽然我不了解他是一个怎样的人,也不清楚他为什么会被钉死,但我就是不想去认识他。因为我从来不会对我不感兴趣的事物问为什么,很不善于思考。

上高中的时候发生了一次车祸,弟弟妹妹都还好,而我却摔得很严重,头部受伤,以致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枕着枕头睡觉。那个时候才突然觉得生命的脆弱,死亡的可怕。才对生命有了一定的思考,开始对神有了一点的回应,《圣经》的话才开始触动我。我初中和高中都有同学去世,他们的离开使我悲伤甚至恐慌,我怕死亡也会很突然地临到我。可惜的是,我看重的依旧是个人的名誉、学位,这也是我一直以来追求的目标。那时的我认为,人生可追求的东西无非就是这些。至于信仰,可以作为人的道德标尺,但不足以成为人终身追逐的目标。所以我还是一心只为学业,直到我高考结束。

说起高考,是我一直不愿再提起的事情,它对我的打击实在太大了。因为我付出了很多努力,却没有得到好的结果。整个暑假我几乎每天都会哭,家人的不理解和嘲讽将我压抑得实在受不了。说实话我都有点抑郁倾向了,一天到晚心里郁闷得发慌,不愿意跟人说话的时候就跑到院子外面,对那里的树木倾诉。可能大家会问我,为什么不去找这位神说话呢?因为我心里怨恨神,认为他不公平,所以根本不愿意亲近他。我对自己失望,对家人更是愤恨,在家的那段时间我自始至终都没听到一句鼓励和安慰的话。随后,我也就稀里糊涂地填了志愿,认为自己一辈子就这样完了,再也没有追逐的动力了。什么理想啊,报负啊,一时间都成了天方夜谭。更槽糕的是,录取结果也不尽人意。拿到通知书后我又是痛哭又是埋怨,脾气变得异常暴躁,连父母都开始顶撞了。但没办法,我只能选择去上了,希望到时候可以调专业。

我到校后,住在我姐家。在与她相处的日子里,她给了我从未有过的、来自亲人的关心和鼓励。她离开家时我才十三岁,对她的了解和认知也就停留在我十三岁以前。只记得她脾气不好,老打我,所以我也讨厌她、惧怕她,不愿意就近她。对于她的改变我很是惊讶,于是我对她原先的一些成见开始逐渐放下,我们的关系也越来越好了。在她的带领下,我开始逐渐认识福音,认识自己。

申请调专业的过程,可以说是几经周折,却让我看到了神的真实,也是我第一次对神刻骨的经历。开学之后,我就去找学校老师咨询调专业的问题,他们给我的回答是,专业是不可能调的,但我可以选择修第二专业。姐姐一直鼓励我,叫我别灰心,继续祷告和等候神,神有他的心意和时间。于是,我就有了接下来将近二十次的与学院领导的交涉。找辅导员不行找书记,找书记不行找院长……一直到大一的第二个学期,这件事仍然没有眉目。但我并没有放弃,也没有灰心,我向神祷告说:神啊,你看我确实不喜欢现在的专业,你掌管一切,如果你觉得合适,就为我成就吧!如果实在没办法调这个专业,我就放弃学业去读神学……

终于在开学一个月后,我找的那个院长有一天打电话给我,说可以给我调专业了。那一刻我才真正觉得这位神是如此的真实和奇妙,他听了我的祷告。虽然这样的祷告是出于自我,但神确实听了。从此我就更加渴慕认识神,盼望自己能经历他更多。

我说过自己不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能认识神对我来说的确是个意外。从我真正愿意接受福音开始,明确地说,我只是跟着姐姐信,学着她读经,学着她祷告,跟着她听讲道……但对于生命的东西,我始终不是很清晰,也不是很看重。

后来在学校的学习生活中,跟同学的相处,奖、助学金的问题,入党的问题,我都遇到很多不公平的待遇。同学为了奖、助学金,为了能入党,竟然明争暗斗,在利益面前不再顾及同学关系。这些让我感到很惊讶,也冲击了我的固有思维,使我认识到人的败坏、堕落、不公平。

在学校,我的德育、智育成绩都很优异,也有条件去争取。虽然我内心深处还是想要那些好处,但为了信仰的缘故,我选择放下,对这个世界开始渐渐灰心,也愿意认识神多一点。因为在神那里我找到了从未有过的充实和安慰,发现追求认识神才是最快乐的事情。圣经说:赏赐的是雅伟,收取的也是雅伟,雅伟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1)

校园生活结束后,面临实习、找工作的问题。别的同学都很顺利,可是我却没有什么眉目,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和住处,学校还催着我们快搬出宿舍。本来姐夫很早就答应说帮我找工作,由于姐夫的母亲生了很严重的病,再加上他自己也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处理,也就没能顾上我这个事。当然也帮忙问过,但对方一直没有回复。宿舍方面没办法与同学合租,就住在姐姐家,为此也得罪了同学。我很伤心,就满嘴怨言,弟弟也随即煽风点火,说我优柔寡断、没主见,劝我不要再跟着姐姐信主了等等很多难听的话。姐姐回来后,仍然用爱心鼓励和劝勉我,告诉我说:基督徒不要依靠人做事情。我们的神掌管一切,他让我们遭遇一些艰难、困苦,是为了我们的益处。在经历这些事情的时候,学习将眼目转向神,把信心建立在神的身上,并非人身上……记得她说了很多,我似乎也明白了一点,心里也平静很多。

工作了一段时间,我姐的婆婆生病,住在家里。我也帮助姐姐照顾她,给她洗头洗脚、擦洗身体、剪脚趾甲等。学习着付出给不相关的人。但后来我才意识到我的态度错了,我只是出于爱姐姐的缘故才做这些,于是我求神帮助我从内心深处接纳她,去爱她。

实习工作的过程中,也面对很多虚假的东西:同事教我如何撒谎、出假报告、收受贿赂(施工单位担心试验项目不合格);面对别人讽刺挖苦自己的信仰、领导的训斥、同事对自己无理的发火、为了聚会的时间跟公司领导请假等(公司有一个制度,请假必须加倍扣工资)。我真的是在人和上帝之间做选择的。有时候上级机关单位来公司检查,恰巧就是我们聚会的时间,公司职员都忙得不可开交,但我必须跟老板请假去参加聚会。很感恩的是老板并没有怎么为难我,就给我准假了。以上这些事情大多都是我未曾经历过的,当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若不是依靠神及姐妹们的鼓励,我很难再继续向前走。当我们看重神的时候,他确实是为我们开出路的。

透过委身课的学习、对《圣经》的逐渐熟悉以及生活中跟人的相处,我越来越发现自己的生命需要被神改变。所以我感谢神让我经历这些生活中的小事,《圣经》说:我们进入神的国必要经历许多的艰难(徒14:22)。 所以凡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每一件事都不是徒然的,我也渐渐变得刚强起来。并且愿意付代价,决心委身给主。

今年五一放假,我去学校看我同学,回来的路上,钱包被小偷偷走了。钱包里有公司发的过节费,还有身份证、银行卡等一系列常用的东西。一时间我身无分文了,有点不知所措。之后,我去挂失银行卡,去学校拿户籍档案,补办身份证。但一路上很不顺利,看人的脸色、挨人的训。让我感到意外的是,我竟然没有发怨言,反而很感恩。之所以意外,是因为遇事发怨言是我的长项。我跑了一上午什么都没有办成,派出所户籍办理处的人死活不给我办,因为上大学转户口的原因。我们下午有聚会,于是我就回去了。聚会结束后,姐姐陪我一起去派出所,让人惊喜的是,她们的态度跟上午完全不一样,身份证很顺利地就办了。并且我和姐姐回家之后,刚吃完饭,就接到一个电话,让我去认领我丢的东西。这太不可思议了,丢了的东西竟然能找得到!我们只能将荣耀归给神。

我今年毕业,由于当时调专业的缘故,毕业证迟迟下不来,因此我没办法去考一些的证书和职称。公司领导一直想给我办一个假的毕业证,让我报名参加考试。我没有同意。他们很不理解,因为很多没有毕业证的人都是办假证去参加考试的。整个过程让我更加看重神并且依靠他。

我个人本身比较重情感,无论是亲情还是友情(但我自己并没有察觉这一点),这一直是我委身给神的一个最大障碍,也是我生命中的致命弱点。帮助弟弟妹妹的方式很不成熟,没有智慧,或多或少给他们养成了一种的依赖性,致使他们不懂得为他人考虑,他们自己也成熟不起来。对同学也是,只要自己有能力帮助的从不推辞……这样导致我总是围绕着周围的人转,不能焦点在神的身上,总会被他们牵制和影响。于是我总是在这些人和神之间徘徊着、纠结着。主耶稣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舍己就意味着撇下一切、完全否定自己、转离自己、拒绝自己。是一个很果断的抉择,容不得我们有一丝一毫的保留和妥协。以前自己不能遵行神的旨意,把道德改良当做生命的改变,就是因为对神的不完全和保留,认为自己还有可取之处。想想一个仍然活在自我当中的人怎能彰显神的生命性情呢?

在我准备委身给神的时候,真的有很多的拦阻和挣扎。家人的话往往最能影响我。由于我平时回家的次数很少,没有太多的时间跟爸爸交流,电话里面不方便说的话,他就用写信的方式告诉我。他劝我好好地追求世界,多多地挣钱,不要跟着姐姐去聚会。他说我姐已经无药可救,所以让我不要跟着姐姐犯糊涂,现实一点。还说我若再一意孤行,后果自己掂量。他的意思是要和我断绝父女关系。

弟弟也说,我要是照着姐姐那样痴迷地去信主,他就不认我这个姐姐了。他劝我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要让别人牵着鼻子走(他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认为我信主完全是被姐姐引诱的。)

听到这些言辞,我内心难免会被牵动,但我必须在家人和神之间做出理性的选择,因为《圣经》明明地说:一个人不能侍奉两个主。我也清楚这是试探,想让我只顾及家人的感受,去体贴肉体。虽然我心里也觉得对父母很亏欠,他们身体不好,我很想用物质去报答他们。但我心想:即使自己能给他们物质上的满足,他们却不能认识神,岂不还是没有价值?当我明白了神心意的时候,就靠着他的恩典放下了。

 在处理罪的问题时,我总有很多的顾忌:担心丢人、没面子,心里固然愿意,但当自己实际去做的时候,愿意的心就被考验了。对同学有亏欠和伤害的,要向他们道歉和补偿。有些同学都很多年没有联系了,联系到他们很不容易,是神帮助我联系到了他们。跟他们通话的过程,并没有我想的那样尴尬,当我愿意迈出这一步的时候,神确实给了我够用的恩典。

在面对恋爱和婚姻的问题时,我能明白神设立婚姻的用意,但我还是有自己的障碍。我虽然没有任何的情感经历,至少我有喜欢的人。我们关系很好,彼此认识也有十一年了。上大学期间,我没有谈恋爱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圣经》的一句话:信与不信不能同负一轭但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了,所以我不能很坦然地说,我是为了神而不谈恋爱的。我工作后,爸爸也时不时地催我,赶快为自己将来打算。说哪怕晚点结婚都没关系,不然女孩子年龄大了,就很难找到合适的,优秀的男孩子早被别人挑走,我就没的选了,只能找那些没有能力的和结过婚的。跟我关系好的同学也说我太固执,太不可理喻,这样下去恐怕我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听到这些话我心里在想:委身给神就意味着我以后不可能跟他在一起了,即使有可能,那也是很渺茫。表面上看我们是同学,但实际上已经超越了一般的同学关系,我们联系频繁、平时他有什么事都会跟我讲。每当他遇到什么困难时我比谁都着急。我太看重他,他要是不好我就会很难受,尽管我们谁都没有把关系挑明过。

以前我根本不认为这是什么问题,会带来怎样的属灵后果,后来老师提醒我时,我才意识到。通过我的一些反应,我不得不正视我和他之间的关系。我恳求神掌管我的心,叫我不要受他的影响,我也就此把自己的婚姻交给神。随后我跟他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他很生气,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愿意理我。但我并不难过,因为《圣经》说:凡在军中当兵的,不将世务缠身,好叫那招他当兵的人喜悦(提后2:4)。我和他的生命方向不同,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假如基督徒真的看神为他生命的一切,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挂虑和愁烦。我们若真的爱自己的家人、朋友、同学,就帮助他们认识神,多为他们的救恩向神祷告吧。我们为自己的将来忧虑,是因为看到自己没有,一切的罪岂不都是从人的私欲来的吗?感谢神将我们从这个世界分别出来,让我们用一种全新的思想方式去生活。最后,神帮助我克服了这些拦阻,放下了这一切,受洗把自己交给神。

受洗之后也经历神很多,很深的一个感受是我不再是自己的了,以前一些旧的习惯,思维方式都要被调整,仿佛一切都是从零开始。我也有能力胜过自我。老师也给机会使我跟姐妹们在一起生活,每天晚上都有在一起的交流和分享,也让我看到这个全新团体美丽的生命素质。这是一种新的与人相处的方式,能够在这个黑暗的世代发光。

我想每个人都得经过学习的过程。既然委身就意味着立志让圣灵引导着去生活,也甘心被他引导,学习被他引导。我在神面前立志:无论他怎样引导,无论他引导我去哪里,我都会跟从。《圣经》在罗8:13 中说 你们若顺从肉体活着,必要死;若靠着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必要活着”。没有死亡就没有生命。我确实略略经历到了,神确实给了我能力可以胜过自己,面对那些艰难的环境。一直以来神藉着他的仆人鼓励和教导我们,用他的话扶持我们这些跟随他的人。愿荣耀归给神!

- 完 - 

福音电台(www.fuyindiantai.org

 

© 2017 福音电台。版权所有。(联络我们)


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转载文章除外)。

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