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巴兰
李马可牧师

讲稿下载(电脑版)

犹大书第8讲 - 先知巴兰
(民22-24章)

在今天的讲道信息里,我只会集中地讲一个重点。我会重点去回答一个问题,当然这是一个不容易回答的问题,是一个很容易混淆的问题。但是,我希望靠着主的恩典,特别是按照主话语的教导,能够清楚回答这个问题。我会尽量地详细解释,看看大家能够领受多少。这是一个非常迫切的问题。

去年我跟一群弟兄姊妹去印尼传福音。我在那里买了几本书,其中有一本书是讨论灵恩现象的。我相信不少人都听过灵恩运动。这本书是从很客观的角度,很全面地评论了灵恩现象。在教会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意见,有些人的反应很强烈、很极端,而这位作者想用一个客观、全面的角度去看灵恩现象。到底这个灵恩运动是否出于神呢?对于某些人来说,他们觉得灵恩派很偏激。当你参加他们的聚会时,你觉得很吵闹,每个人都抢着说方言,非常偏激。他们的道理也有偏差,有些会强调说方言,强调圣灵的洗礼。即使你洗礼信了耶稣,但是,如果你没有经过圣灵的洗礼,那么你还是不能得救。

另一方面,作者也提出,我们不能完全抹煞灵恩现象也有可能是神的作为。有些人透过聚会得到医治,是非常真实的医治。不单是医治,有些人得到属灵上的复兴。本来他的属灵生命死气沉沉,没有一点活力,但是,当他参加了这些聚会后,接触了这些运动后,他的属灵生命得到很大的复兴,以后就很热心地四处传扬福音。于是,作者说:“我们岂可抹煞这一切,认为这都是出于魔鬼的工作呢?”确实很难。所以,在如此混淆的情况下,那位作者就写了这本书。

分辨真假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要分辨真假先知了,这更是难上加难了。这本书的作者说,他会尽量客观、全面地来思考。但是,当我看了一半时,我已经知道这本书的答案是什么。似乎他也不是完全客观,他比较倾向于接受灵恩现象。他提出的证据不是很清晰,也不是很中肯,所以我也没有继续读下去。

我们要回到神的话,看神的话是怎么说的。今天,我们要看看圣经如何帮助我们,使我们在末世时可以辨认出偷进教会的人。上一次说到,犹大书给了我们“三个拼图”,正如国际警察要通缉犯人一样,他们会给你一张照片,同样,圣经也给了我们三幅照片。上一次我们看了该隐,今天我们要看巴兰。可能有些人没有听过巴兰,巴兰是旧约的一个人物。如果你信了主一段时间,你必定知道巴兰的故事。等一下我们也有时间详细地看这个故事。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这故事包含了很深的属灵意义。

今天我们要重点看巴兰这个人物。在开始之前,我要问你们一个问题:到底巴兰是真先知、还是假先知?你会怎样回答呢?他的生平非常清楚地记载在圣经里。你觉得这个问题很容易回答,还是很难回答呢?让我们一起来看旧约记载的巴兰事迹,在旧约民数记第22章。

第1节说:“以色列人起行,在摩押平原,约旦河东,对着耶利哥安营。”

请留意,他们已经在约旦河东了,只要过了约旦河,便到达应许之地了。第2-3节说:

“以色列人向亚摩利人所行的一切事,西拨的儿子巴勒都看见了。摩押因以色列民甚多,就大大惧怕,心内忧急。”

以色列民来到了摩押人占据的地方,一场大战在所难免了。摩押王——就是西拨的儿子巴勒——看见以色列民大军压境,便准备应战。当以色列民还没有到达以前,以色列民已经打了很多场战争,势如破竹,一直杀到约旦河边界。所以,巴勒看到以色列民以前的战绩,就很害怕。因为无论他们到什么地方,都会倾覆那地方的国家,一直都是势如破竹。于是,他想出了一条妙计。让我们一起来看第5-6节。

“他差遣使者往大河边的毗夺去,到比珥的儿子巴兰本乡那里,召巴兰来,说:有一宗民从埃及出来,遮满地面,与我对居。这民比我强盛,现在求你来为我咒诅他们,或者我能得胜,攻打他们,赶出此地。因为我知道你为谁祝福,谁就得福;你咒诅谁,谁就受咒诅。”

这真是绝招。巴勒知道自己敌不过以色列民,于是他设法找巴兰来咒诅他们,使他们全军覆没。这个巴兰是谁呢?他是米索波大米亚地区很出名、很灵验的外邦人先知。他非常出名,连巴勒也知道他。巴兰咒诅谁,谁就被咒诅;巴兰祝福谁,谁就得到祝福。这位先知是非常厉害的,比有求必应的偶像更加灵验。我们继续读第7-8节。

“摩押的长老和米甸的长老手里拿着卦金,到了巴兰那里,将巴勒的话都告诉了他。巴兰说:你们今夜在这里住宿,我必照雅伟所晓谕我的回报你们。摩押的使臣就在巴兰那里住下了。”

他们出重金聘请巴兰,于是巴兰请他们留一个晚上,他要寻求神的旨意,看看神是否批准。在第9节,我们看到神临到巴兰那里,问他说:那些人是谁?巴兰告诉神,他们是以色列民。让我们继续看第1-2节。

“神对巴兰说:你不可同他们去,也不可咒诅那民,因为那民是蒙福的。”

这就是神给巴兰的回复。以色列民是神的选民,所以神当然不会咒诅他们。我们读第13节。

“巴兰早晨起来,对巴勒的使臣说:你们回本地去吧,因为雅伟不容我和你们同去。”

于是,摩押的使者向王巴勒报告说:巴兰不肯来。在这里我们可以留意几点:第9节说,是神亲自临到巴兰,跟他说话。这位神是谁呢?这里记载得很清楚,就是雅伟。我们也看见巴兰对神的顺服,神吩咐他不要去,他便不去了,告诉使者说:“因为神不容我咒诅那民,你们回本地去吧。”但是,事情在这里还没有结束。让我们读第15-17节。

“巴勒又差遣使臣,比先前的又多又尊贵。他们到了巴兰那里,对他说:西拨的儿子巴勒这样说:‘求你不容甚麽事拦阻你不到我这里来,因为我必使你得极大的尊荣,你向我要甚麽,我就给你甚麽,只求你来为我咒诅这民。’”

这一次,巴勒差遣了更尊贵的使者来见巴兰说:你来吧,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只要你为我咒诅以色列民就行了。巴兰是怎样回答他们呢?我们看第18-19节。

“巴兰回答巴勒的臣仆说:巴勒就是将他满屋的金银给我,我行大事小事也不得越过雅伟 -- 我神的命。现在我请你们今夜在这里住宿,等我得知雅伟还要对我说什么。”

留意,巴兰第二次说这句话——我只是遵照雅伟的吩咐去做。不管你给我多少钱,即使你给我满屋的金银,我也不会超越神所指示我的。说到这里,我记得曾经有人批评巴兰说:神已经跟他说不要去,他又第二次问神,这已经表示他有问题了。关于这一点,我们不可以太执着。圣经没有说只可以问一次,不可以问两次。保罗求问神,也问了三次。所以,我们不可以因为巴兰再次问神,便把罪归咎在他身上。

客观来说,因为那些人再次来找,所以他再次求问神的意思,看看神的心意有没有改变,这也不足为怪。问题不在于你问多少次,问题是在于你的心,这才是最重要的。你问一次也好,两次也好,十次也好,甚至一次不问也好,这都不重要。但若你的心偏向财富,心想:“如果这一次我去了,我就发财了,肯定会满屋子金银了”,如果你的心偏向财富,你的动机是贪爱那些酬劳的话,那么,无论你问多少次,你都是错的。这个错是错在你的心,不是错在你的行动上。所以我们要知道,不是他的行动出了错,千万不要胡乱地将莫须有的罪归到巴兰身上。

当我们继续读下去时,发现到第二次的时候,神的确改变了主意。所以,问题不是他不可以问第二次,问题是他的心偏邪了。神是如何回答他的呢?第20节:

“当夜,神临到巴兰那里,说:这些人若来召你,你就起来同他们去,你只要遵行我对你所说的话。”

留意,雅伟第二次临到巴兰,亲自跟他说话。这一次,神吩咐他去。有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上一次不容许他去,这一次却容许他去呢?为什么神改变了主意呢?很多人不明白这一点。你必须明白,神做事的原则是有多方面因素的,可以成就多方面的事情。神吩咐他去,主要是为了祝福以色列人。当然巴兰去的用意是想咒诅以色列人,然后把金银带回家。但是,神想巴兰去祝福以色列民,把咒诅变为祝福,去破坏巴勒的计划。圣经其它地方也提到了这方面,例如约书亚记24:10,神说:“我不肯听巴兰的话,所以他倒为你们连连祝福。这样,我便救你们脱离巴勒的手。”这里说,神改变了一个策略,改变了一个计划,将咒诅转为祝福,来保护以色列民,所以神吩咐巴兰去。

当然,故事还没有结束,真是越来越精彩了。第22:21-22:

“巴兰早晨起来,备上驴,和摩押的使臣一同去了。神因他去就发了怒,雅伟的使者站在路上抵挡他。”

这里我们看到,神吩咐他去,巴勒也要他去,这一次真的是两全其美,如愿以偿了!但是,我们真的感到大惑不解。昨天晚上,神吩咐他去,而当他去的时候,神便发怒。如果他不去,你又说他是违反命令。这位神真的很难服侍。所以,很多人读圣经都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神真是反复无常。

为什么你不明白呢?这么容易明白的事情,你认为很难明白吗?我已经跟你说了,问题在于他的心,问题不在于去与不去。当你去的时候,你是抱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呢?当神吩咐他去时,神的心意是吩咐他祝福以色列民,破坏巴勒的计划。巴兰是抱着什么样的想法呢?你当然可以想象,他是为了发财而去的,他的心态是完全不同的。神吩咐他去和他自己想去,这完全是两回事,虽然表面的行动是相同的。所以,神不喜悦、发怒的原因是,他是为了酬金而去的。当你读圣经不明白时,你要记得,神看人不像人看人。人看人是看外表,所以,当神吩咐巴兰去的时候,他马上去,你就以为他非常顺服了。你看错了。神看人是看我们的心。比如说,你非常顺服,在崇拜开始的时候已经到了教会,坐在那儿。你的人已经来到教会,但你的心在这里吗?神不是看你的外表,神是看你的内心。

巴兰的问题就是在这里了。他一切的言语、一切的行为,你可以说是无可指摘的。他说:即使你把满屋的金银送给我,我也只会遵照雅伟的指示做,他吩咐我怎么样行,我便怎么样行;他吩咐我怎么样说,我便怎么样说。他没有做错任何事。第一次神吩咐他不要去,他就不去了;第二次神吩咐他去,他马上就去了。他的行动是完全没有什么差错的,唯一的错误是在他的心,这便是问题的所在了。表面上我们可以百分之百、绝对地服从,但神并不只是要求这方面,神要求的是:虽然你的行动没有差错,但是,到底你的心是否贪爱钱财、贪爱世界呢?这就是很重要的分别了。

跟着我们看到神向巴兰发怒,第22节说:

“神因他去就发了怒,雅伟的使者站在路上抵挡他。他骑着驴子,有两个仆人跟随他。驴子看见雅伟的使者站在路上,手里有拔出来的刀,就从路上跨进田间,巴兰便打驴子 ,要叫它回转上路。”

神的使者站在路上,已经把刀拔出来了。刀拔出来做什么呢?刀一砍,便会人头落地。他的驴看见了,非常惊慌,就跑进了田里,而巴兰却打它,要它返回到路上去。但雅伟的使者不放过他,第24-25节说:

“雅伟的使者就站在葡萄园的窄路上,这边有墙,那边也有墙。驴子看见雅伟的使者,就贴靠墙,将巴兰的脚挤伤了,巴兰又打驴子。”

巴兰又打它。但神还是没有放过他,第26-30节:

“雅伟的使者又往前去,站在狭窄之处,左右都没有转折的地方。驴子看见雅伟的使者,就卧在巴兰底下,巴兰发怒,用杖打驴子 。雅伟叫驴子开口,对巴兰说:我向你行了甚麽,你竟打我这三次呢?巴兰对驴子说:因为你戏弄我,我恨不得手中有刀,把你杀了。驴子对巴兰说:我不是你从小时直到今日所骑的驴子吗?我素常向你这样行过吗?巴兰说:没有。”

我们看到,神三次存留了巴兰的性命。如果神真的要杀他,你以为那头驴真的可以救巴兰吗?这是一个警告,希望他可以悬崖勒马,可以看见自己心里的贪念。但很可惜的是,巴兰三次都看不到。而神却很特别,用一头驴跟他说话。在旧约,很少看见驴跟人说话。驴是出名的很固执的动物,不容易被人改变的。所以,圣经想要表达什么呢?巴兰是比驴更固执,更死性不改,他的情况比驴更差。

你有没有留意?驴只不过是一只动物,它都能够看见雅伟的使者,为什么巴兰看不见呢?巴兰不是一个普通人,巴兰是一个先知,他对属灵事物应该很敏感,没有理由驴看得见、他却看不见。他不知道是神在工作,还以为问题是出自驴,所以他的驴跟他争辩说:“你从小便骑我了,我有没有这样对待过你呢?你不会用你的脑袋想一想吗?你应该想一想:今天怎么了?难道有什么事情发生吗?”他的思想好像完全混乱了,神特别透过一头驴来教导他,用驴跟他讲道理,这就反映出他的情况比驴、比牲畜更差。所以犹大书,还有彼得后书第二章,都把贪爱钱财、追求世物的人比作牲畜,没有灵性,心中只知道如何发财。

很多人也是这样,从起床到睡觉,每天都是想着要赚钱。请问:你跟动物有什么分别呢?猪、狗都是为了食物而生存,那么我们跟动物有什么不同呢?圣经说得很清楚,虽然不好听,但这岂不是事实吗?如果你一生所想的只是如何发财,那么你跟动物、跟牲畜有什么分别呢?你岂不是把人降格为一头牲畜了吗?所以,神用一头驴来教导巴兰。

让我们继续读下去,第31-33节:

“当时,雅伟使巴兰的眼目明亮,他就看见雅伟的使者站在路上,手里有拔出来的刀,巴兰便低头俯伏在地。雅伟的使者对他说:你为何这三次打你的驴呢? 我出来抵挡你,因你所行的在我面前偏僻。驴子看见我就三次从我面前偏过去,驴子若没有偏过去,我早把你杀了,留它存活。”   

神说:是驴子救你,要不然,你早已经死了。于是,巴兰向神认错。第34节说:

“巴兰对雅伟的使者说:我有罪了。我不知道你站在路上阻挡我。你若不喜欢我去,我就转回。”

巴兰对雅伟说:如果你不愿意我去,那么我转回吧。他好像非常听话,既然神不喜欢我去,那么我便回去吧;虽然我已经走了这么远的路,但是因为你不喜欢我去,所以我可以回去。问题不是去与不去,问题是你的心,这才是最重要的。很多时候,弟兄姊妹来问我们:“我可不可以星期天不来参加崇拜呢?这个星期,我可不可以不参加查经呢?”请你明白,问题不是可以、不可以的问题。我容不容许你,这并不重要,正如巴兰一样,神容许他去或者不容许他去,这能够改变事实吗?关键在于他的心,到底他看什么为更重要的呢?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如果我阻止你,不容你去,我能够阻止你的人,但我不能够阻止你的心。外在的阻力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领导不容许我做,既然领导不容许我做,那么我们只好不做!”这种外在的阻力是没有意思的,因为问题的关键不是去与不去,你必须认真思想:你认为哪一样东西是更重要的呢?如果我不容许你去,于是你就不去,但若你的内心完全没有改变的话,则外在的阻力根本不能够帮助你。

正如巴兰一样,神吩咐他去,他便马上去;神吩咐他不去,他便转回不去了。他不会向神发怒的,但他的心却没有改变。除非他能够看见:“我把事物的轻重、先后次序搞错了,我以为那样东西比这样东西更重要。我搞错了,其实这样东西比那样东西更为重要。”在你心目中,哪一样东西更加重要呢?这就是问题的所在了。

好了,我们继续看下去。第38和39节:

“巴兰说:我已经到你这里来了!现在我岂能擅自说什么呢?神将什么话传给我,我就说什么。巴兰和巴勒同行,来到基列胡锁。”

他们继续前行,直到巴兰见到巴勒。请留意,巴兰从头到尾都在坚持这一点:无论神吩咐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我不会擅自做任何事情的。这是他的底线,一点也不含糊。他的立场非常明确,而他也能够说到做到。神吩咐他做什么,他便做什么;神吩咐他说什么,他便说什么,他没有凭自己的意思。但问题在哪里呢?问题在于他的心,他还是贪爱钱财。

这个人有两个心意,就是心怀两意。一方面他非常贪财,非常贪爱这些酬金;但另一方面,他知道他绝对不可以违背神,他知道如果违背了神,他就完蛋了,无论得到多少钱,他也不能享受了。所以他很害怕,死也不敢违背神,故而他一直在挣扎,从头到尾都在挣扎。他希望能够尽量压抑贪念,他希望有一个方法,既不用违背神、又可以拿到酬金,这就真的是两全其美了。但他始终找不到一个方法。这种人就是这样了,他们希望找着一条两全其美的出路,既不用违背神,又可以得到他们想得到的东西。所以,这种人会怎么做呢?他们必定会走法律的漏洞。他们最后也必定能找着漏洞,既不用违背神,又可以得到自己想得到的。多好啊!两全其美!

你是否正在寻找这种两全其美的路呢?你很想做某些事情,但你又不敢违背神。你知道违背神是很严重的事情,所以最好能够找到一些不用违背神、又可以达成我的心愿的出路,这就最好不过了。我告诉你,你可以继续寻找,但你要小心,这就是犹大书所说的“巴兰的道路”了。

让我们继续往下看。巴勒吩咐巴兰咒诅以色列人,于是他们上了山,又筑了七座坛。每座坛献上一只公牛,一只公羊。民数记23:4告诉我们,神向巴兰显现,吩咐他要如何说。巴兰在第8节说:

“神没有咒诅的,我焉能咒诅?雅伟没有怒骂的,我焉能怒骂?”

在第11节,巴勒对巴兰说:“你向我所做的是什么事呢?我领你来咒诅我的仇敌,不料,你竟为他们祝福。”巴兰真是来捣乱的。巴兰怎么样回答他呢?第12节:

“他回答说:雅伟传给我的话,我能不谨慎传说吗?”

巴兰是非常聪明的人,他宁死也不会违背神的命令。在第13节,巴勒要求巴兰转换另一个位置。可能这里风水不好,不如转换另一个位置吧。让我们一起来看第13节:

“巴勒说:求你同我往别处去,在那里可以看见他们,你不能全看见,只能看见他们边界上的人。在那边要为我咒诅他们。”

你看,他们继续去了另一个地方,想尽千方百计,希望能够找出一个律法的漏洞,找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第16节告诉我们:雅伟再一次临到巴兰,把话传给他。第20节:

“我奉命祝福,神也曾赐福,此事我不能翻转。”

他再一次祝福以色列人,所以第二次也不成功。让我们看第25-26节:

“巴勒对巴兰说:你一点不要咒诅他们,也不要为他们祝福。巴兰回答巴勒说:我岂不是告诉你说:凡雅伟所说的,我必须遵行吗?”

巴兰非常坚守自己的立场。跟着下来,巴勒又再尝试,带他到另一座山,再一次献祭。让我们一起来读民数记24:1。

“巴兰见雅伟喜欢赐福与以色列,就不像前两次去求法术,却面向旷野。巴兰举目,看见以色列人照着支派居住,神的灵就临到他身上。”

巴兰看见,每一次神都吩咐他祝福以色列民,所以这一次他想先发制人,在神还没有临到以前,他就咒诅以色列人,这样他就不算是违背神了。所以这一次,他不求问。24:1的“法术”一词,是指寻求神的仪式。这一次他不用这些仪式了,他想自己面向旷野,自己咒诅以色列人。这是他想用的方法,希望走律法的漏洞。既然神没有吩咐我,那么我也没有违背他的命令。如果巴兰在神还没有吩咐之前就已经先咒诅了,那么他就不算是违背神了。

可是,神比我们更聪明。在巴兰还没有开口咒诅以色列民之前,神的灵已经临到巴兰身上,根本不用什么法术的仪式。第2节说:

“巴兰举目,看见以色列人照着支派居住,神的灵就临到他身上,他便题起诗歌说:”

在这里我想你们留意这句话:“神的灵临到他身上”。圣灵降临在他身上,这个人确实不简单。他第三次祝福以色列人。24:10-13:

“巴勒向巴兰生气,就拍起手来,对巴兰说:我召你来为我咒诅仇敌,不料,你这三次竟为他们祝福。如今你快回本地去吧!我想使你得大尊荣,雅伟却阻止你不得尊荣。巴兰对巴勒说:我岂不是对你所差遣到我那里的使者说:巴勒就是将他满屋的金银给我,我也不得越过雅伟的命,凭自己的心意行好行歹。雅伟说什么,我就要说什么?”

你看,从头到尾,他能够坚守神的命令。在执行神的命令上,巴兰是无可指摘的。他丝毫没有违背神,而且他是尽心竭力服从神的意思,神吩咐他去,他便去;神吩咐他说什么,他便说什么。他是完全服从,一点也没有违背。虽然他非常贪财,但他也能够压抑他的贪财,不超越神的命令。不但如此,还有一点是,你猜巴兰这样做有没有危险呢?巴勒召他来,巴勒是王,他吩咐巴兰咒诅他的仇敌,但巴兰却三番五次祝福他们。这样,巴兰岂不是跟他作对吗?巴勒可以随时杀死他。

所以,巴兰遵行神的命令是有代价的,是要冒风险的,但他还是能够坚持遵行神的命令。所以我们看见巴兰不是一个简单的人,我们也可以看见他对神是有相当程度的委身和忠心的。王是可以把他杀死的,当时巴勒非常愤怒,叫巴兰快快返回本地去。但是,在这种风险之下,他仍然遵行神的命令,你就可以知道他是不简单的了。不但如此,让我们继续读看第14和第17节:

“现在我要回本族去,你来,我告诉你这民日后要怎样待你的民。我看他却不在现时,我望他却不在近日。有星要出于雅各,有杖要兴于以色列,必打破摩押的四角,毁坏搅乱之子。”

巴兰言下之意是告诉巴勒:以色列人必定会打败你,夺取你的国家。你有胆量对着摩押王说这番话吗?告诉他以色列人必定会打败你的国家,剿灭你吗?巴兰这个人对神的忠心不简单。无论神告诉他什么,他都当面向巴勒传达神的话;无论神告诉他做什么,他都执行神的吩咐,甚至愿意牺牲生命,要冒生命的危险。最后,他当然是两手空空地回去了。

今天我只想回答一个问题:到底你认为巴兰是真先知,还是假先知呢?他忠心传讲神的信息,不畏权势,甚至冒生命的危险,也要继续传讲,丝毫没有妥协。他唯一的问题就是贪爱钱财。到底他是真先知,还是假先知呢?答案就在乎真先知和假先知的定义是什么了。

到底什么样的人是真先知,什么样的人是假先知呢?在圣经里面,真先知的定义是:从神而来的就是真先知,出于神的就是真先知。什么是假先知呢?假先知就是那些不是出于神的,不是奉神差遣的。比如,耶利米书23:16、21、32节告诉我们什么是假先知。神说:我没有差他们出去,他们是假的。我没有吩咐他们说那些话,那些话不是出于我,是出于他们自己的幻想。这些就是假先知、假预言。那么,是不是神吩咐巴兰去的呢?当然是。是不是神吩咐巴兰说的呢?当然是。每一句话都是神吩咐他说的,而且他每一句话都灵验。他对以色列的预言,全都成就了,每一句预言都是准确无误的。

其实答案是很明显的,他是真先知,绝对不是假冒的。神与他很亲密,还跟他说了很多话,甚至圣灵降临在他身上;他看见很多异象。这些是否出于魔鬼呢?当然不是出于魔鬼,乃是出于神,是神给他的话。巴兰是一个真先知,这就是难以掌握的地方了。神差遣他出去,神也使用他来成就神的计划。神要祝福以色列人,他便使用巴兰祝福以色列人,来毁灭巴勒的计谋。还有一点大家必须留意,不论是在旧约、还是在新约,从来没有一个地方称呼巴兰为假先知,反而彼得后书直接称呼他为先知。当然,假先知这个词是很普遍的,如果圣经想用假先知这个称呼来形容他的话,这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圣经从来没有一个地方称呼他为假先知;相反,圣经称呼他为先知。让我们翻到彼得后书2:15-16。

“他们离弃正路,就走差了,随从比珥之子巴兰的路。巴兰就是那贪爱不义之工价的先知,他却为自己的过犯受了责备。那不能说话的驴子以人言拦阻先知的狂妄。”

彼得后书称巴兰为先知。无论从什么角度去评估巴兰的身份,我们都只能说他的确出于神,他所做的,也是神差派他做的,神也用他来成就神的计划。他的身份、地位、工作等等,每一方面都绝对合乎先知的资格。只不过有一点是,这个真先知竟然做那些假先知才做的事情,这就是问题所在了。他的身份、地位、能力、权柄,他能够看见异象,他能够达成神所吩咐的事情,这一切都证明他是个真先知。但只有一点我们必须留意的是,这个真先知竟然做一些只有假先知才做的事情,就是勾引以色列民拜偶像。这就是我们接下来要看的事情。

所以,我开始的时候就问你:你是怎样评价一个牧者、一个传道人的呢?看看他是否出于神?他所做的,神有没有祝福?他能否帮助人?他所说的话有没有应验?他有没有行神迹?那些神迹是否出于魔鬼?现在你明白了吗?圣经不是用这些来判断的。圣经告诉我们,巴兰所行的全都是出于神。在巴兰所行的事情上,有哪一样不是出于神呢?只有一样,就是心里面的贪念。巴兰只有一个问题,从头到尾,我们都看不见还有其他的问题。在行动上,他忠心到无可指摘,甚至不畏强权,神吩咐他说,他便说;神吩咐他去,他便去;神吩咐他留下来,他便留下来;绝对服从。巴兰只有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在哪里呢?他这个问题最终带给以色列人很大的伤害,让我们一起翻到民数记第25章。

巴兰回去了,你以为事情已经完毕了吗?还没有,还有最后的诡计,非常厉害的诡计,也是对我们产生最大影响的诡计,所以你要留心听。民数记25:1-2。

“以色列人住在什亭,百姓与摩押女子行起淫乱。因为这女子叫百姓来,一同给她们的神献祭,百姓就吃她们的祭物,跪拜她们的神。”

第1节告诉我们,以色列人跟摩押女子行淫 -- 可能是通婚,或者是行淫。正因为以色列人跟摩押女子的关系这么密切,于是以色列人被她们勾引,敬拜外邦神的偶像。我要你们特别留意这一句:百姓就吃她们的祭物。等一下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我要你留意这句话了。

在第3-4节我们看到,以色列人跟巴力毗珥连合,雅伟的怒气就向以色列人发作。雅伟吩咐摩西将百姓中所有的族长对着日头悬挂,然后,神就用瘟疫击打他们。跟着,在第9节说:

“那时,遭瘟疫死的,有二万四千人。”

因为这件事情,以色列人死于瘟疫的有二万四千人。这件事情跟巴兰有什么关系呢?你翻到民数记31:16。

“这些妇女因巴兰的计谋,叫以色列人在毗珥的事上得罪雅伟,以致雅伟的会众遭遇瘟疫。”

摩西就是在说刚才的事情,因为会众拜巴力,所以神叫他们遭遇瘟疫,神用瘟疫击打以色列人。摩西知道这是巴兰的计谋,是巴兰献计给巴勒的。因为摩押人不能敌挡以色列人,巴兰作为先知,他非常熟悉属灵的事物,他就献计给他们。他知道以色列人的弱点在哪里,他知道用什么方法可以攻击以色列人。他知道用外在的东西,用刀枪是很难抵挡以色列人的,因为神保护他们,使他们不受攻击。但是,如果他们在里面勾引他们去行淫、拜偶像,那么他们就必定失败了。

你要明白,如果巴兰献计谋给巴勒,以色列人是很难抵挡的。这点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当然有关系。让我们一起来读启示录2:14,这是约翰写给别迦摩教会的信,是主耶稣借着约翰向教会说的话。

巴兰是勾引以色列人拜偶像、行奸淫的主谋。这里的奸淫当然是说属灵的奸淫,在属灵上跟外邦人的神联合。拜偶像就是对神不忠心,当然这是属灵的奸淫。这一点跟我们有关,所以犹大书、启示录也提到巴兰的事情。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关系就是在这里:末世混进教会里的人,就是像巴兰的这种人。

巴兰的最后这一招,对以色列人造成最大的伤害,就是诱惑他们犯属灵上的奸淫。什么是属灵上的奸淫?在肉身上的奸淫是什么呢?本来你有一个配偶,在你的配偶以外,你在肉身上跟另一个人联合,这便叫奸淫。属灵上的奸淫也是一样,本来你有一位神,但在这位神以外,你还有另一个神,这便是属灵上的奸淫。这第二个神是谁呢?很简单,是世界。所以雅各书4:4说,淫乱的人,就是那些属灵上淫乱的人,当他们成为与世俗结交的基督徒时,他们便是神的敌人,抵挡神,犯了属灵的奸淫这个罪。

现在我们需要结束了。让我回到一开始我所发的问题:“那些灵恩运动、灵恩工作是否出于神?神是否祝福那些医治的工作?神是否使用他们帮助人呢?”那些问题并不重要。当然我的重点并不单放在灵恩派上面,对于任何一个宗派、任何一个教会、任何一个传道人,原则都是一样的,我们不只是要看他的生命是否忠心,试问有多少传道人比巴兰忠心呢?在巴勒面前,他有胆量说:摩押会被消灭。巴兰这样传神的话,岂不是完全委身吗?岂不够忠心吗?岂不够牺牲吗?

有很多人也是很忠心服侍神的,服侍神十几年、二十年,还是能够忠心坚持下去。但这并不足够,我们不是看他所说的话能否应验,他能否看见异象,能否行神迹,当然这些神迹不一定是出于魔鬼,神迹可以是出于神。圣经的标准在这里:巴兰是一个真先知,不是一个假先知,不是一个冒牌货,他只有一个问题,就是引诱以色列人跟世界联合。如果有任何人做这件事情,带神的子民跟世界联合,不将他们从世界分别为圣,那么,他便是走巴兰的道路的人。可能他生命是很好的,正如巴兰一样,他没有什么缺点,除了有这一个问题。

如果任何一个教会不是完全与世界分别为圣,而是跟世界混杂在一起,无论是传道人也好,弟兄姊妹也好,这就是巴兰的教会了,其它的都不重要。所以,不要以为我在这里攻击或者批评其他的教会,不是的。在神的话语面前,人人平等,人人都要经过神的话的严格评估。

在末世的时候,唯一最重要的指标就是:教会跟世界的关系是怎么样的?那群信徒、那群传道人跟世界的关系是怎么样的?如果不是跟世界分别的话,那么,他们走的便是巴兰的道路了。你不用理会到底他所做的是否出于神,到底神有没有使用他,神有没有借着他帮助其他人,神有没有借着他说预言,这一切巴兰都具备了,有谁比他做得更好呢?巴兰三次的预言完全准确,圣灵降临在他身上。这些评估的条件,他都能通过;惟独不能通过的,就是一个歪曲的福音,带领神的子民与世界联合。如果那个人是这样的话,他就是在走巴兰的路。

留意启示录2:14说:你们那里有些人服从了巴兰的教训。巴兰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心里贪爱钱财。那些人是走了巴兰的路。如果你心里是贪爱钱财的话,当然神对你的审判会更重。对于教会的牧者来说,最重要的问题就是,你是带领他们去哪里呢?可能你不贪爱钱财,但你已经被迷惑了,所以犹大书用“错谬”这个词。

无论是你自己贪爱钱财,抑或你是被迷惑的,如果你带神的子民与世界联合的话,你就要快快悔改。要不然,主耶稣会用剑攻击你。留意这里说的“剑”,跟民数记所说的神使者手里的那把刀,是同样的表达。

好了,我们今天的时间已经到了,我需要在这里结束。一个教会,一个牧者,一个传道人,一个属灵的运动,到底他是带领信徒从世界分别出来,还是模棱两可?现在教会很多地方都是模棱两可,最重要的是你要信耶稣,而且信耶稣是不用撇下一切的;如果你要撇下一切,这当然是好,但是,如果你不这样行,也没有影响,最重要的就是你接受耶稣为你个人的救主,这样你便得救了。让我清楚告诉你:这是巴兰的道路。无论人用什么方法来欺骗你,你都不要信。任何人不叫你跟世界分开的话,这就是巴兰引诱以色列民所走的路,引诱他们行淫,引诱他们犯属灵上的奸淫。

当然,巴兰是先知,他有很多好听的教导,叫你难以分辨。比如说,信徒和门徒是两个不同的等级,门徒是高级的,作为信徒,只要你信耶稣,你便得救了;对于门徒,他们便需要撇下一切,但是圣经不需要人人都成为门徒。又或者说:进天国和得救是两回事,最重要是得救,只要信耶稣,我们便得救了。他们用很多花言巧语来迷惑我们。其实,他们想告诉我们,我们不需要抛弃世界也可以得救。他们想传递这个信息,这就是巴兰的信息。但是圣经告诉我们:任何人不跟世界一刀两断的话,是绝对不可以得救的。信心就是表现在我们要跟世界一刀两断。你用这一点来鉴别哪个教会、哪个牧者、哪个传道人是传真的福音,而不是一个扭曲的福音。

我不是说他们全都贪爱钱财,有些是贪爱钱财,有些是被迷惑、被误导了。但结果都是一样的,如果他带领神的子民与世界联合,那么,这个过犯是不可宽恕的。

最后在结束时,我要让你们知道,你不单有这个责任,你也要懂得分辨这两种人、两种信徒、两种教会。一种是属世的,一种是属灵的。一种教会是拥抱世界的教会,无论他们说的话有多属灵。你要记得巴兰说的话是多么属灵啊!“即使你送给我满屋的金银,我也不要。”所以,你必须懂得分辨哪一个是属灵的教会,哪一个是带领你与世界结合的。

在启示录17章,我们看见有一个大淫妇,圣经称他们为“大淫妇”。有人说,这个大淫妇是指天主教,但这跟天主教没有关系,圣经绝对不支持这种说法。什么是淫乱呢?任何属神的子民跟世界联合,这就是淫乱了,他就是这个大淫妇。让我们一起来读启示录18:4。

“我又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我的民哪,你们要从那城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灾殃。”

神给我们一个命令:要出来,离开这个淫乱的大淫妇,离开这个巴比伦城。你要留意,启示录那个时候的情况比起犹大书的情况更加严重。犹大书告诉我们,有很多人偷偷混进教会。但是,那些偷偷进来教会的人继续滋生滋长,最后成了主流。到那个时候,不是要赶逐他们出去,乃是我们要离开这个淫乱的教会,我们要离开那些向世界妥协的信徒,神吩咐我们要离开。为什么呢?要不然,我们会跟他们一样有罪,受他们所受的灾殃。

这里的“离开”不是指肉身上离开,乃是指属灵方面,不要走他们所走的巴兰的道路。你看见很多信徒,他们的生命跟世人没有分别。世人追求名利,那些信徒也继续追求名利,只不过是星期天来教会,他们自称是信徒。你看见成千上万的信徒都是这样生活,所以,你以为这是很自然、很正常的事情。但是,神最后的指示就是:你要出来,不要跟他们走这条世界的道路;要不然,你会与他们一同灭亡。要谨记:唯一的分别就是,到底你是否已经跟这个世界分别出来了呢?

~ 完 ~

版权所有 :福音电台
电台网址 :www.fuyindiantai.org

© 2017 福音电台。版权所有。(联络我们)


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转载文章除外)。

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