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心的人有福了
张熙和牧师

收听录音

录音下载

讲稿下载(电脑版)

「登山宝训」系列第6讲: 清心的人有福了

马太福音五章8节

张熙和牧师

1980年4月27日

 

我们继续看主耶稣的八福。我们来到第六个福,马太福音五章8节,主耶稣说:“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他们必得见神!这是何等的盼望!何等的应许!除神以外,谁能给人这样的应许?首先,你要留意“他们必得见神”的时态,是将来式!现今我们还不能看到神的尊荣,正如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十三章12节所说,“我们如今仿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我们可以看见神,但仿佛对着镜中观看,模糊不清。然而,保罗继续说,到那时,我们就要“面对面”看见他了。

 

生命的意义何在?

你有没有思想过生命的意义?你生命的目标是什么?在你一生完结时,你期盼得到什么呢?有多少次,我看到人生的尽头,除了埋入三尺深的黄土下,别无它路。一个人归入尘土后,他一生所有的努力和奋斗便告终结。从事牧会工作,偶尔得主持丧礼,这使我深切感受到,这就是一切生命的归宿。然而,在我们年轻、身体强健的时候,我们很难去思想这件事。但无论怎样,一切生命都会归于尘土。倘若事实的确如此,我们都应成为悲观主义者,或者咬紧牙关,在逆境中尽力而为。因为除了死亡,我们似乎无路可走。如果这就是人生的终结,我们的前景是何等黯淡。

 

即便我们这些偶尔要主持丧礼的人,在丧礼结束后,也往往思绪万千、倍感沉重,思想生命的意义究竟何在。在丧礼上回顾死者生前的成就,他所获得的各项殊荣,学术上的成就,事业上的辉煌……回顾这一切已毫无意义,因为一切都成为了过去。这就如同翻出一本相簿,看着以往的日子,现在一切已不复存在。如果你不认识神,你会走向何方?这种人生不能给你带来任何前景,它是一条死胡同,其结局就是死亡,的的确确是死路一条。对于不认识神的人来说,这种人生实在悲凉。于是,人们尽最大的努力从脑海中排除这人生的课题,而它却一次次重现。有时是夜深人静,一天的工作停止后,这思绪会悄然而至;有时是所爱的人去世,人们不得不面对这个他们不愿面对的问题。

 

几个月前,我在香港遇见一位一同在上海长大的老朋友。她是个才华出众的女孩子,各方面都很出色,无论是弹钢琴、学业或是其他方面。后来,她去了美国,在科学界谋得一份相当理想的工作,并获得极高成就。在我拿到第一个学士学位前,她已获取硕士学位。在学术追求上,她已远远超前于我。她开始得早,也完成得早。年纪轻轻不但已完成博士课程,而且荣升至副教授,如果没记错,她是在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任副教授,并且在矿物学领域达到顶峰。然而,这次在香港相遇,她告诉我她已经从科学界转到商界发展,目前正在经营父亲的生意。她父亲是一个非常富有的人。 

 

我问她何以放弃成绩非凡的科学事业,转而经营父亲的生意,因为两者似乎毫不相干。她表示,她这样做正是因为两者毫无关联。我问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她说:“在这个领域,我差不多已达到顶峰,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发展了。”尽管她还可以做一些科研,然而,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令她真正感兴趣的东西值得进深了。她已到达顶点,已取得教授职位,还有什么可以做呢?在这个领域,已找不到令她特别感兴趣的研究课题。因此,当父亲请她回港经营生意时,尽管她对商业一无所知,因她总是渴望新的挑战,所以决定进入商界,经营父亲的生意。显然,她在商界也非常成功,不久,即以其过人的才智掌握了商业社会各个范畴、各个方面的运作,从不直属于她商业范畴的股票投资,到商业社会的其它范畴。 

 

在交谈中,我问她:“你觉得商界很有意思吗?”她说:“是啊,第一年挺好的,但现在已没有太多东西可以学了,一切都变得乏味。现在,一切都只是例行公事,没有什么新的挑战。”我问她:“这样,你有什么想法呢?”她说:“我打算找一些其它东西来做,我已开始厌倦这些例行公事。”她又一次到达了商界的顶峰,这个领域已没有新的高峰可以攀越(至少没有她感兴趣的新高峰),也不再有新的挑战。我问:“这样,你还想尝试什么新的领域?你已经尝试了科学界和商界,其它的选择已经不多了。”跟着,我们谈到生命方向的话题,人生似乎是一条死胡同,最后都是无路可走。 

 

当一个人攀到顶峰后,似乎再没什么可以做了。当你站在山脚下,举目皑皑白雪覆盖的峰巅——啊,景色多么壮观!峰峦耸立!这是何等的挑战!然而到达峰顶后,你已没有其它的高峰可以攀越,除非有架直升机载你上升,然而直升机也不能升得太高。所以,这似乎就是人生的写照。当我思想她的情形时,我看到人类的整体写照。我看到人们拼命争取“学士学位”、“硕士学位”、“博士学位”,以及其他一切可以争取的东西,之后,人生就失去了意义,因为再没有什么目标可以达成了。或许,仍有少许课题可以研究,然而,难道你把整个生命就这样的投上吗?生命就是为了这些东西吗?难道生命只是为了赚钱?钱对她是不成问题的,因为她的父亲拥有千万家产,她自己在商界也是挺成功的。金钱不是她所要关注的。你能用钱做什么?即便你可以用钱糊墙壁,过了一段时间后,也并不好看。所以,在你有了钱、有了学位、有了地位后,你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似乎你的人生已走到了尽头。

 

荣耀的盼望——看见神

然而,当我们能够看的更远,并可以说:我们将要面对面的看到神。那盼望是何等的荣耀。在我还是非基督徒时,我就有同样的感受,我探讨生命,我观察生命,我看不到人生有什么出路。路只有一条,但你知道走下去只会进入死胡同,这毫无意义。许多时候,我觉得非常灰心,不知道世人为什么而劳苦。我做基督徒不是为了得到荣耀的前景,也不是为了寻找逃离死局的路。倘若真理和事实真相果真如此(只有死路一条),那么我们唯有接受,就如同伯特兰·罗素(Bertrand Russell)所说:“即使生命走向死局,我们也得尽力而为。”罗素是英国人,善于咬紧牙关面对现实。然而问题是,难道真的没有超越现实的路吗? 

 

主耶稣告诉我们,清心的人可以远远超越这一切,这是我们可以经历到的。然而,主耶稣没有把它廉价地赐给我们,这里的条件是:你必需成为清心的人!这样的话,就使得这个目标难以达成了。不是吗?现今的传道人不断靠降低价格来兜售福音,然而,主耶稣从不以廉价的方式传讲救恩。他直言不讳地告诉我们,倘若你愿意成为清心的人,神会让你看见他,你也必能看见神!所以我们必须要明白何谓清心,以及这个异象是否属实。 

 

这个问题也取决于,除非神在我们生命中是真实的,否则我们所谈论的只是空中楼阁。或者我们只是在自我安慰,拒绝相信死路就是死路,我们想为自己开拓未来,美其名曰“看见神”。正如我刚才所讲,我不是为了逃避现实才做基督徒的,如果事实果真如此,我愿意接受。 

 

直到有一天,我遇见了神,我认识到神的真实(我曾经分享过我是如何遇见神的,这里就不再重述了)。那次对神的经历彻底改变了我的生命,我认识到神是真的,他就在那里。这经历成为了我生命的新开始。因此,除非你遇见过神,否则“必得见神”这个盼望,在某程度上总是难以捉摸,神秘莫测,不能持久的。 

 

故此,我经常强调,与神有一个活生生的关系十分重要,否则,你的信心将会建基于想象多过现实。除非每时每刻我们以一颗清洁的心行事,否则我们不能认同保罗所说:“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你能否说你知道你所信的是谁?还是你只是反复地说:“我相信我所相信的。”我们都可以坚信自己想要信的,但这无济于事。我们必须进深到认识我们所信的那一位,而认识他的途径就是透过完全委身,这是唯一的途径。 

 

所以,我一再强调这点:如果你没有完全委身给神,你对神的信心仅是头脑上的信心。头脑上的信心,哲学家会有兴趣;头脑上的信心,或许会有学术价值,但对于坚实地建立起你的属灵生命却于事无补。你的信心是头脑上的,还是建基于实际经历(因为你历过神的能力改变你,使你成为一个新造的人),以致你能认同保罗所说:“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你能否这样说呢?如果不能,那么,你对神的信心只能归类为“头脑上的信心”。这在心理上非常好,对学术研究很有利,哲学家也会感兴趣,但却没有任何实际用处。 

 

我们对神的信心必须扎根在生命里。清心是一种生命素质,不是头脑上的信念,不是头脑上的确据,它是一种扎根在生命里的素质。明白这点非常重要。所以,我再次重申,根据主耶稣的教导,救恩不是单凭相信某些事情是真的(有一位神,耶稣为我们而死等等)。救恩也不是四处行善,在教堂点燃蜡烛,往奉献箱里奉献一点钱等等。救恩既不是靠行为,也不是凭头脑上的相信,救恩是靠神的恩典在你生命里做改变的工作,使你成为一个新造的人。这是非常真实的经历。这是一种可以亲身体会,可以向人讲述的经历,决不是凭空想象出来的东西。 

 

清心的人才能看见神

我不是说头脑上的信念有什么不对,你可以研究护教学、基督教哲学,然而,若你停滞在此,你的救恩也会停滞,救恩是关乎一颗清洁的心。留意这句话的附带条件:“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不是任何人,是清心的人)必得见神。”只有清心的人才能看见神。这也意味着这句话消极的一面也同样正确,即倘若你没有一颗清洁的心,你休想见到神。只有那些清心的人才得以见神,其他人没有任何救恩的应许。 

 

仔细留意,救恩是有条件的,圣经中没有无条件的救赎。我强调这点的原因是,正如我上次所讲的,马丁·劳埃德·琼斯(Martin Lloyd-Jones)就是试图将救恩的条件删除,他这样做似乎是基于教义的原因。“怜恤人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蒙怜恤”,这意味着如果你渴望得着怜恤,你必须(不是可有可无)成为怜恤人的人。主的话令他倍感困扰,因为根据他的教义,救恩(饶恕)仅仅以悔改为条件,但现在是悔改加上怜恤,这扰乱了其神学和教义方面的平衡。 

 

于是,他怎么做呢?他决定把主的话语重组(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为了去掉当中的条件,他把主的话的次序倒转过来。研读他对这段经文的诠释时,你看到他在说:“蒙怜恤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怜恤他人。”为了把一个有条件的句子变为没有条件的,他必须把它倒转过来(我们没有权力这样做)。更严重的是,他也改变了句子的时态,主所说的是“他们必蒙怜恤”,这是属于末世论的神学术语,即在那一天,主的救恩临到他们时,他们必蒙怜恤。但是,马丁·劳埃德·琼斯将它变成:他们已蒙了怜恤,因此他们应当怜恤他人。 

 

当然,马丁·劳埃德·琼斯所说的“蒙怜恤的人有福了,他们应当怜恤他人”也是事实,因为主耶稣在马太福音十八章33节的确有这样讲,所以这句话本身是对的,但这不是主在八福要讲的内容。要正确明白主的意思,我们必需从马太福音十八章33节读到35节。主在马太福音十八章35节说,如果你们不饶恕人,你们也不会被饶恕,意思再清楚不过了,我们绝不能、也绝不敢改变它的附加条件。我们不能任意删除主所定的条件,这是我们需要注意的。 

 

当马丁·劳埃德·琼斯结束其马太福音五章7节的讲道时,他也意识到自己并非在讲述主所说的话,其后他补充了几句,大意是说,怜恤人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蒙怜恤。但与此同时,他已经删除了其中的附件条件,这是行不通的! 

 

我们必须明白,马太福音五章7节是有条件的,正如施韦策教授(Edward Schweitzer)所说:“人若不怜恤他人,便不要指望得着神的怜恤。”这种讲法完全正确,他完全明白主的意思,因为这正是主所说的。我们要谨记:人若不怜恤他人,便不要指望得着神的怜恤。 

 

我将“清心的人有福了”与“怜恤人的人有福了”相提并论,因为两者有着密切关联。这个关联在诗篇二十四篇3-4节尤为明显。事实上,主耶稣这句话就是以这段旧约经文作为基础。诗篇二十四篇3-4节讲到:“谁能登雅伟的山?谁能站在他的圣所?就是手洁心清、不向虚妄、起誓不怀诡诈的人。”第5节继续说:“他必蒙雅伟赐福(那些清心的人必蒙雅伟赐福),又蒙救他的神使他成义。”这里的“使他成义”的希腊文(七十士译本)就是“怜恤”这个词,即清心的人必蒙神的怜恤。这与上一个主耶稣的教导“怜恤人的人有福了”紧密相联。

 

我们在什么层面看见神?

在我们继续查考什么是清心之前,还有一个问题需要探讨。其实,这个问题也是由马丁·劳埃德·琼斯提出的,他提出的问题是:在那一天,我们是以肉眼看见神?还是在属灵层面看见神? 

 

如果他没有提出这个问题,我是不会提出的。既然他提出这个问题(其著作又是其中一本最畅销的登山宝训释经书),我不得不加以评论。我们怎样看见神呢?他的结论是:我们不知道问题的答案。这真是出人意料!对我来说,这个问题何等重要,是不可以这样含糊了事的。到那一天,我们能否用肉眼看见神?正如约伯所说:“我必在肉体之外得见神”(伯十九26)。或者仅仅在属灵层面看见他?如果那一天,我们只是在属灵层面看见神,那么,与我们现在看见他的方式,无论在属性还是本质上都别无二致,只是更清楚些。现今,我们是以信心的眼睛看见他,是在属灵层面“仿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并非真的看见他。在那一天,神的形象会非常清晰和完全(倘若到时我们的属灵生命已经达到完全)。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马丁·劳埃德·琼斯提出一些圣经证据,并且说,基于这些证据,我们不知道问题的答案,我必须为此作出评论。首先,他所提出的证据很不完善,遗漏了许多重要之处。例如,他引述摩西作为例子,他表示,摩西不被允许得见神的面,他只是看见神背后的荣光。于是,他便得出结论说,人不能以肉眼看见神的荣耀。但在这里引述摩西的例子,与我们所讨论的毫不相干。我说它毫不相干,是因他忘记了我们是在谈论末世,不是现今的情形。因此,引述摩西的例子是毫不切题的。 

 

而摩西就像我们一样,在他仍是罪人时,当然不能面见神后依然存活,这一点圣经已讲述得非常清楚(出三十三20)。因此,他只能得见神的背,不能得见神的面。但是,这与主耶稣在这里所说的情形毫无关联,我们不是在谈论在目前这种状况下能否面见神,而是那一天,我们能否面见神。那时,我们的肉身将会改变,当朽坏的变为不朽坏的,必死的变为不死的,这个有罪的身体将不复存在,这个身体将改变成像基督的荣耀的身体,正如保罗在腓立比书三章21节所讲。因此,这个问题的答案并非模糊不清,无从谈起的。 

 

你们留意到,我曾两次引述哥林多前书十三章12节。你要注意保罗所说的是,“到那时”(在那一天)我们将会面对面看见神。这与摩西所看见的完全相反,是他没有经历过的,所以引述摩西作为例子毫不切题。摩西不能面见神,而这确实是我们靠着神的恩典能够经历到的,我们将会面对面看见神。更重要的是,这个看见不仅是程度不同,性质也不同。保罗清楚地告诉我们,现在,我们是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到那时,我们会“面对面”看见他。 

 

“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是什么意思?是指我们现在只是间接地、在镜中以反射的方式观看,而镜中反射出的神的荣耀是模糊不清的。如果你去过一些古代文物博物馆,就会知道古代的镜子是经打磨的黄铜,或某类被打磨得非常光滑的金属制成的。当时没有我们今天这种镜子,所以保罗说,现今我们所看见的,是神反射的荣耀。我们仿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到那时我们所看见的,在性质上会是完全不同,不再是透过反射的间接看见,而是直接的,如保罗所说,是“面对面”。 

 

因此,圣经没有让我们对得以见神这件事的性质存有疑惑,我们将会看见他!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盼望!如果这个盼望不能令你兴奋,那么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更令你兴奋的?对我来说,没有比这更令我兴奋的盼望了:我们将会看见他的真体,我们将会像他,因为他已经完全改变了我们!今天,以这个带着罪的必朽坏的身体,我们面见神后不能存活。然而在那一天,我们看见神后仍然能够存活。

 

有一颗新心才能看见神

另一个问题是:怎样能使这荣耀的盼望成为我们真实的经历?啊!看见神是一个何等的盼望!但是,我们必须成为清心的人。什么是“清心”?怎样成为“清心”?耶利米书十七章9节告诉我们,人心在本质上都是不洁的,人心都是邪恶的,比万物都诡诈。人心极其诡诈,不仅善于自欺,更善于欺人。人多么善于欺骗自己,愚弄自己,用种种荒唐的话说服自己,我们要提防这种内心的自欺。然而,怎样使一颗诡诈的心变为清洁呢? 

 

在马可福音七章21-22节,主耶稣向我们讲述了从人心里发出一连串令人厌恶的恶事。倘若我的情形就是如此,我还有什么指望看见神呢?答案是,我没有指望。怎么办呢?唯一的办法就是求神为我施行心脏手术。因属灵的动脉硬化,这颗心已经死去,他要为我施行心脏移植手术,取去旧心,换上一颗活的新心。 

 

神怎样改变我们的心呢?他怎样赐给我们一颗新心呢?旧约已经给了我们答案。以西结就是一位传讲新心的先知,他几次提到这件事,例如,在以西结书十一章19节,他讲到:“我要使他们有合一的心,也要将新灵放在他们里面,又从他们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他们肉心,”在以西结书十八章31节,他又提到这点(这段经文很具代表性):“你们要将所犯的一切罪过,尽行拋弃,自作一个新心和新灵。以色列家啊!你们何必死亡呢?”我希望你们留意一件很有意思的事(这是跟如何得着新心有关的),这里讲到,要将一切罪过尽行拋弃,自造一个新心。神能够赐给我们新心,但我们也要渴慕追求神的恩赐,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必须留意我们当做的事。那么,神怎样改变或洁净我们的心呢? 

 

关于这一点,我们在新约可以看到三点。首先,我们从希伯来书九章14节看到,基督的血使我们的心(或良心)从罪中得以洁净。这里讲到,是基督的血洁净了我们的心。在约翰壹书一章7节,也讲到同样的事:“我们若在光明中行……他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第二,我们从以弗所书五章26节看到,神用水借着道洁净我们。神的道洗净了我们的心。约翰福音十五章3节也讲到同样的事情,主耶稣对门徒说:“现在你们因我讲给你们的道,已经干净了。”第三,正如使徒行传十五章9节所讲,我们的心被洁净是借着我们的信。神借着我们的信洁净了我们的心,然而,我们这方面一定要有信心。 

 

圣经使用不同的图画说明同一件事,使用的图画纵然不同(或是比喻污秽的心被洁净,或是比喻刚硬的心被改变),但信息却是一样。一颗洁净的心就如同新心一样,或是一颗被改变的心就是一颗新心。无论哪种方式,所讲的都是同一件事。 

 

“心”就是“内人”

那么,“心”究竟是指什么?是什么在改变?是什么被洁净?在圣经中,“心”所指的就是“内人”,即保罗所谈的具备各样情绪、选择、思想能力的内人。在圣经中,“心”只是以另外一种方式描绘人最深处的真我。“心”是你里面的真实情况,而不是你在人面前展示的外表形象。或许你的外表很有吸引力,里面却是脾气暴躁。很多人就是如此,他们好似具备双重性格,患上某种属灵的精神分裂症,他们里面是一个样,外面却是另外一个样。然而,“心”是你里面的真正的你,即“内人”,这是我们需要清楚掌握的。这是关乎到你的真实意念,而不是你向他人表达的意念。你所想的并不一定是你所讲的,你所讲的也不一定是你所想的。因此,圣经提到“心”时,它要说的是你里面的真我,而需要被改变的是里面的真正的你。 

 

圣经所针对的是我们最深层的问题,而不是一些表面症状:“噢,你这里感到痛,我给你一些阿司匹林,减轻你的疼痛。”你可以这样做,然而,这儿的疼痛消失了,之后别处又出现疼痛。这种情况跟今天的外科手术十分相似,你切除这里的癌细胞,但不久,另外一处却出现更坏的病情。就好似铲除蒲公英,你拔掉一束蒲公英,不久,那里便会出现两束蒲公英。你说:“不久前我刚将其拔除,怎么会这样?”因此,你将它们通通拔除,并且挖地更深。之后不久,你发现长出了三束蒲公英。你说:“这是不可能的!” 

 

这就是所谓的症状治疗,你处理的只是表面症状,圣经所针对的是问题的根!你在教会时,满脸灿烂的笑容,穿着得体,携带着昂贵漂亮的摩洛哥真皮圣经,神气活现,仪表堂堂,但里面又是如何呢?你回到家后,吆喝自己的妻子,揪着兄弟的脖领,使你的同屋陷入痛苦之中。这样,你的真我开始展露出来,神想要对付的是里面的真正的你,就是你的心,你的“内人”。 

 

在以弗所书三章16节,我们可以看到这点。保罗在那里讲到“心里的力量”(原文是“内人的力量”),而在第17节他谈到“心”,两者其实是一样的,“心”所指的就是内人,一个人真正的本质。主耶稣来,是要用宝血洗净你的内人,不是要你披上一件宗教外袍,或是挂上一条有十字架装饰的漂亮项链,使你显得敬虔。若我的领带不好看,下次我可以换上一条牧师领,这样你们便会尊我为牧师。如果我的牧师领不能使你们感受到我的圣洁,下次我便穿一件得体的讲道服,一件黑色长袍。如果我的领带和讲道服都不能给你们留下我是一位牧师或神职人员的印象,那么下次我便打上领带、穿上长袍及我的学士服。到时,我希望你们能充分感受到我是传讲福音的牧师。如果我必须以这些外在方式告诉人我是一名基督徒,就是错失了重点所在。倘若我的虔诚是依靠我讲道所穿的黑色长袍(如果长袍的颜色过黑,我就会加上白色的衣领,以减轻披在我身上的沉重、阴暗的黑色),这实在可悲! 

 

我们想以外在装饰来建立我们的宗教,但是,神看的是人的里面,是人的内心。不论是神职人员还是基督徒,神都是一视同仁。我强调这点的原因是,清心是非常实际的,它不仅仅是内心的清洁,也是一种可以体现出来的清洁。不单是别人看见你所穿的服饰,或是你衣领上别着的小十字架。如果你喜欢在衣领别上十字架,这毫无问题,但这并不能使你比他人更圣洁。你的圣经是摩洛哥真皮套,我的只是塑料套,这并不表示你比我更优越。 

 

清心的实践

我们已明白“心”的意思,也知道怎样使心洁净,然而,我们仍需明白“清心”到底是什么意思,究竟什么是清心呢?当我查考圣经时,发现这教导也是源自旧约的。我们从诗篇二十四篇已经看到清心是多么的实际,如果你以前没有留意这段经文,我希望你仔细阅读它,因为那里讲到手洁心清和言语的诚实,这些都是息息相关的。清心一定是以清洁的手表达出来,即是说,你不能沉溺于罪,你不能作恶。清心也从你言辞的真实性显明出来,即你所说的都是真实的,别人不用猜测:这句话是否夸大其词?有几分是真的? 

 

如果你来自香港,你肯定知道,分析话语的虚实已成为一大难题。因为每句话你都要小心分析,经过彻底分析后,或许最后只有两成属实,八成是假的。这反映了人内心的不洁。一个人若是内心清洁,他的话也会真实。这样的人,你知道他不会心口不一,他的手是清洁的。换言之,当主耶稣谈到清心时,我们绝不可使之过于属灵化,以致对我们来讲,清心不再具任何实际意义。很多次听到人们说:“这很属灵,但不实际”,听起来好似属灵的事永远都是不实际的,真令人难以置信!我们思想必须改变。圣经所讲的刚好相反,属灵的事才是实际的,不属灵的事反而不实际,因为不真实。 

 

当圣经提及一件事(如清心)是属灵的,这意味着你的改变极为真实。这也意味着,清洁的事才是真实的,因为清洁必须在生活的各个方面体现出来(包括你的衣着)。有人认为,外表骯脏才是非常圣洁的,证明你不注重外在事物。他们会说:“你刚才说过,一个人的里面才是重要的,外表如何无伤大体。如果我不梳头,不洗发,满头油污,头发都竖起来,说明我非常属灵。重要的是我内里的清洁,即使我很无礼也无关紧要,无礼只是外在的,事实上我里面非常良善。” 

 

我们决不可以随己意解释主的话。清心的意思不是指你的行为无关紧要,内心才是重要的。不,绝不是这个意思!圣经中清心的涵义十分确切,也非常实用。尽管你是一个心灵清洁的人,你也要洗脸。不单你的心是清洁的,你的脸也要洁净,这就是圣经的意思,它非常实际。诗篇二十四篇讲到:手洁心清,因此,你的手也要清洁!不错,我明白这意味着不要犯罪,但同时也意味着你要洗手。为了见证基督,基督徒的衣着也要谨慎。基督教就是这样实际。每一位神的仆人的外表都是我所关心的。我觉得有一些神的仆人,外表应有所改观。你的鞋是否干净并非无伤大雅,若你的心洁净,也让你的鞋保持洁净吧。如果有人到你家拜访,他们希望看见一个整洁的基督徒家庭。不要以为:属灵上的洁净是指内心的清洁,因此,即使我的家如同倒翻的垃圾箱也无伤大体,最重要的是我的内心。 

 

我强调这点的原因是,太多基督徒认为属灵只是内在的,外在的事物并不重要。由此推及,行为也是无关紧要的。怪不得有些基督徒,甚至牧师,对人无礼,简直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如果你质问他们的无礼表现,他们便说清心才是重要的。然而,我希望能从你的表现,你如何行事为人,看到圣经上所说的清心。因此圣经要求我们言语诚实,主在登山宝训也说到,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绝对真实!是的,圣经是这样实际的。圣经从不同的方面讲到这点,我们常常看到,清洁的心体现在对神的顺服上。借着在日常生活中实际地顺从神,便可看到。它就是这样具体和真实。 

 

清心—完全的心

“完全的心”这个词在旧约多次提及。例如,在列王记上八章61节(和合本翻译为诚实的心)、列王记下二十章3节及其它多处都有提及。我发现“完全的心”所指的就是一颗圣洁和对神完全委身的心。这种对神的完全委身,也在对神实际的顺服上体现出来(参王上八61)。“完全”这个词是指全部:一颗完整的心,没有任何分割。清心是指你以整个心(不是部分的心)去爱神,明白这点十分重要。 

 

在历代记下二十五章2节提到犹太王亚玛谢:“他行雅伟眼中看为正的事,只是心不专诚。”很有意思!你可以行神眼中看为正的事,然而你的心是不完全的。这样的人能见到神吗?当然不会。主说清心的人必得见神,“清”意味着完全,意味着毫无瑕疵,全然洁净,毫无污渍斑点。因此,唯有一颗完全的心(对神完全委身的心)才得以见神。圣经记载亚玛谢行神眼中看为正的事,从外表来看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但从里面看,他对神的心并不完全。因此我们必须保持平衡,我们里面必须完全,外在也必须有实际的体现。完整、全部,即是“完全”,这就是清心的涵义,即全心向神。这样,你的眼睛就会向神单一纯全。 

 

最后,清心也意味着心里受割礼。罗马书二章29节也谈到心里的真割礼。同样,歌罗西书二章11节也讲到“不是人手所行的割礼”,即心里的割礼。什么是心里的割礼?它的意思是除去属肉体的心。除去属肉体的心又是什么意思?它意味着清洁的属灵动机。清洁的属灵动机是指什么?十分简单,是指对神完全而毫无保留的顺服,这种顺服是出于对神的爱。 

 

现在,我相信大家都明白怎样成为一个清心的人。我们明白心是指什么,我们也明白清洁的心是什么意思。清洁的心是一颗完全的心,它遵行神的旨意,并且完全、彻底地委身于神的旨意。愿我们靠神的恩典被他的大能改变,并仰赖他的恩典遵行他的旨意。在那一天,你和我必会面对面看见神。

 

- 完 -

© 2017 福音电台。版权所有。(联络我们)


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转载文章除外)。

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