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酵的比喻
面酵的比喻
张熙和牧师

讲稿下载(电脑版)

他又对他们讲个比喻说:“天国好像面酵,有妇人拿来,藏在三斗面里,直等全团都发起来。”(太13:33)

警告:天国会传遍世界,世界也会渗入教会

主耶稣的教导非常平衡,他刚刚讲过了芥菜种的比喻,其寓意就是天国要传遍天下,可是他不希望门徒们得意忘形——“我们的主要君临天下,拥有一个日不落帝国,我们也要跟他一同作王”,所以接下来主耶稣就讲了面酵的比喻,严重警告说:世界也会渗入教会。教会要影响世界,但世界也要影响教会。

主耶稣的预见又成了现实。今天我们都有目共睹,教会已经世俗化,世界的思想观念、行为方式腐蚀了教会,结果教会与世界相交相融、不分彼此。

面酵的比喻只有短短一节经文,内涵却非常丰富。我们往往长篇累牍表达一个观点,可是主耶稣却以一节经文讲出了一切,实在奇妙。惟一的麻烦是,我们必须来一通长篇大论,才能将这节经文的丰富内涵阐释出来。

主耶稣对门徒说:你们看见隔壁那家主妇在和面吗?看见她是怎么做的吗?她抓了一小把面酵放在面粉里,然后开始和面。就那么一丁点面酵,却融进了面粉中,让整团面都发了起来。

现在可以买到自发面粉,那个年代还没有自发面粉。但即便现在有自发面粉,很多人还是喜欢用面酵。将面酵跟面粉和在一起,然后搁置在一个温度适宜、不冷不热的地方,整个面团就会发起来。我也亲自和过面、烤过面包,吃起来的口感真好,又脆又软。

酵代表了世界

酵代表了什么呢?有两种可能性,一种可能性是,神的工作、神的教会是酵,世界是面团,教会广泛影响到了世界。这样一来,面酵比喻的寓意就跟芥菜种比喻的寓意一样了,并无新意,而且还不如芥菜种比喻讲得透彻、清晰,因为并没有具体指出教会将如何影响世界。教会将如何影响世界呢?似乎整个图画模糊、朦胧,让人捉摸不透。是在属灵上影响世界,还是在道德上影响世界呢?是赢得并控制了世界吗?如果说教会对世界的影响包括了以上种种方面,那就不正确了,因为教会在属灵上并没有完全影响到世界。

另一种可能性是,世界是酵,影响到了教会。这种理解在解经上是正确的,接下来我会列出理据来,因为我不希望你只是盲目接受我的话,关键是圣经的话是什么意思。

现代神学家们几乎都坚持第一种看法,认为酵代表了教会,教会将影响世界。原因有两个:第一,面酵的比喻紧跟在芥菜种比喻之后,所以两个比喻的寓意应该是相同的。这种说法实在牵强附会,主耶稣如果连续讲了两个比喻,那么第二个比喻往往是带出了与第一个比喻完全相反的信息,并非单单重复而已。事实上,主耶稣的比喻从来没有重复过。

第二个原因完全没有解经根据,纯粹是因为这种看法让人感到欣慰。比如德国圣经学者弗里茨(Fritz Rienecker)撰写的路加福音注释就持有这种观点,他说:教会是酵,将影响世界,这种解释很讨人喜欢(但解释圣经不是要讨人喜欢);可是如果世界是酵,要影响教会,那就太让人灰心了。于是他们选择了第一种可能性:教会是酵,将影响世界,只因为这个应许是个好消息。这算是什么理据呢?主耶稣刚刚用芥菜种的比喻鼓励了我们,还需要再讲一个比喻鼓励我们吗?况且这种看法完全没有解经根据。

“解经”,顾名思义,就是解释圣经。我们不必自己杜撰出解释来,圣经里就有解释。圣经的一切疑难问题,圣经本身就能够加以解释,而我们当做的是查考圣经,明白圣经是如何解释的。可是那些出书讲解圣经的人却没有找出圣经的解释来。

奇怪的是,本来解经家们有的持第一种观点,有的持第二种观点,然而从十九世纪初开始,主张“面酵代表教会”的观点占了上风,始作俑者就是一些德国神学家。德国神学家往往是神学界领军人物,只要德国神学家提出了什么观点,英国、美国神学家就随声附和,真是莫明其妙。稍微读过一点神学的人都知道,神学上的主要观点都是德国神学家奠定的,而英国、法国、美国的神学家都会追随。如果德国神学家的观点是正确的,当然要追随,可是如果德国神学家的观点错了呢?

看一看圣经注解书,作者们竟然都在跟从这些早期德国神学家的观点,主张教会影响世界。我说过,上一篇芥菜种的比喻已经喻示教会要影响世界,如果面酵的比喻也是这个主题,那么就毫无新意了。当然我并不是因为毫无新意就加以否定,关键是要看这种观点在解经上是否正确。圣经根本不支持这种观点,我会一步步列出圣经证据,请你自己下判断。

看了那么多圣经注解书,我真感到痛心。很多牧师、传道人不懂得圣经原文,只能靠圣经译本,靠专家、学者的注解,殊不知这些作者都是在附和别人的观点。结果大家就像一群羊,随着大流走,最后一起走进了屠宰场。我很痛心,为什么教会如此眼瞎呢?这岂不正是面酵的比喻所喻示的情况吗?世界已经渗透了教会!圣经将面酵的比喻解释得清清楚楚,为什么教会视而不见呢?

所以我请你仔细看一看圣经的证据,时间关系,我只能列出一部分。等到你明白了到底面酵代表什么,就能够看见这个比喻的丰富内涵。主耶稣讲面酵的比喻并不是在重复芥菜种的比喻,而是在警告门徒要小心:世界将影响教会。今天果不其然,世界已经渗透了教会。

比喻的整幅图画代表了天国

比喻一开始就说“天国好像面酵”,很多学者便根据这句话得出了天国是面酵的错误结论。之所以结论出错,是因为他们不懂得解析比喻的基本原则。德国一位研究新约的学者杰里迈斯(Jeremias)写过一本比喻注解书,很多学者都将这本书奉为圭臬。虽然杰里迈斯也将面酵的比喻解释错了,可是值得一提的是,他也非常清楚应当如何解析比喻,他说:“读比喻不能生搬硬套,比喻说‘天国好像面酵……’,意思并不是说‘天国就是面酵……’,而是说‘天国的情况就好像有妇人拿面酵,藏在三斗面里……’。”况且整幅图画还没有说完,不要拦腰斩断。

不妨拿撒种的比喻为例,主耶稣说“天国就好像一个撒种的出去撒种……”,这是不是说天国是一个撒种的呢?当然不是,因为主耶稣已经解释过了,撒种的是他本人。或者说天国是麦子吗?也不是,麦子是最终成熟的庄稼。或者说天国是种子吗?也不是,主耶稣说种子是神的道。天国是田地吗?主耶稣说田地是世界。

看过了主耶稣的解释,你不禁会问:“到底天国是什么呢?”这个问题本身就问错了。单独来看,撒种的、麦子、种子、田地都不是神的国,可是将这些元素放在一起,整幅图画就代表了天国。就好比说胳膊是不是身体?耳朵是不是身体?都不是,可是所有的肢体加在一起,就组成了身体。同样道理,不要一读到“天国好像一个撒种的出去撒种”,便下结论说天国就是撒种的。不是的,撒种的是主耶稣,是神的儿子。

如果天国一会儿是神的儿子,一会儿是面酵,一会儿又是商人,这样的解释真令人无所适从。再看一看马太福音25章1节,天国又成了十个童女。如此解释下去,真是令人啼笑皆非。到底天国是什么呢?如何理解天国呢?之所以这么混乱,因为你不明白解释天国的最基本的原则。“天国好像面酵”,不要以为第一个词“面酵”就是答案,必须继续往下读,看见整幅图画。可是很多写圣经注解的作者竟然不明白这个解经的基本常识。

你可能说:好吧,我不拿第一个词下定义,我拿整个句子下定义——“天国就是有酵的面”。这样解释也不对,正如杰里迈斯所指出的:比喻并不是在说天国是什么,而是在说天国的情形,天国的情形就好像妇人把酵放在面里。

在圣经里是贬义词

关键就是,“酵”在圣经里是什么意思呢?答案并不难找,因为圣经谈论“酵”的经文很多。不妨打开经文汇编,查看一下“酵”这个字在新约出现的经文,你就会发现“酵”在圣经里是贬义词,而所有圣经辞典也都是这个结论。

可是圣经注解书的作者们是怎么说的呢?奇怪的是,德国一位很出色的解经家居然说:虽然“酵”在圣经中是贬义词,但在这个比喻里是例外。我的问题是,为什么在这个比喻里就是例外呢?你能解释吗?有证据吗?他无法解释,也找不到证据。只因为他已经有了先入之见,便以自己的主见决定了解经结论。

所以我经常提醒大家,查考圣经千万不可有先入之见。你有了先入之见,那么你就不是在客观地索解圣经的解释,无非是想证实自己的观点罢了。你想证明面酵比喻说的是教会要影响世界,所以你就说“酵”在这里是个例外,并非贬义。为什么是例外呢?没有原因。原因就是你想坚持这种看法,便硬说是例外。

不妨看一看哥林多前书5章6-7节,使徒保罗也用了“面酵”一词:

你们这自夸是不好的。岂不知一点面酵能使全团发起来吗?你们既是无酵的面,应当把旧酵除净,好使你们成为新团;因为我们逾越节的羔羊基督,已经被杀献祭了。

这段经文上下文说的是哥林多教会有人犯了乱伦罪,跟继母同居。这绝对是重罪,所以保罗义愤填膺:这种罪连外邦人都觉得恶心,你们在教会的人还敢犯?我要把这人赶出教会,除去教会里的酵,除去罪,免得污秽了整间教会。

你可能会说:“那时候的教会敢于这样处理罪,今天可不行,别这么强硬,要温柔些。”保罗可没有时间姑息罪,他说:“把旧酵除净。”在加拉太书5章9节,保罗也说了同样的话:“一点面酵能使全团都发起来。”这里的上下文是在谈假教导,当时的假教导主张基督徒要行旧约的割礼。

可见“酵”在圣经中是指“罪”,无一例外。所以旧约律法规定,逾越节献祭、吃饭不可有酵,家家户户都必须除去酵,吃无酵饼。显而易见,酵是罪的标志,代表了邪恶。

代表信徒

面又是什么呢?查考一下圣经就会看见,面代表了信徒,又是无一例外。其实根据前几个比喻的教导也可以得出这个结论。面是什么制成的呢?是麦子。圣经里的“面”,希腊原文都是指小麦粉制成的面。比如撒种的比喻、毒麦的比喻,撒种人是在撒麦子。主耶稣已经给了线索,麦子代表信徒,所以面粉也代表信徒。

纵观整本圣经,麦子、面团、饼、粮都代表了信徒。比如约翰福音6章35节,耶稣说“我就是生命的粮”。而我们是基督的身体,所以被称作“饼”,教会整体就是“饼”(饼和粮都是在翻译同一个希腊字)。哥林多前书10章17节说:“我们虽多,仍是一个饼、一个身体,因为我们都是分受这一个饼。”我们是一个饼,因为我们是基督的身体,基督是生命的粮。圣经已经把话说得一清二楚。

再看看主耶稣的教导,在路加福音22章31节,主耶稣对彼得说:“西门!西门!撒但想要得着你们,好筛你们像筛麦子一样。”可见麦子代表了信徒,圣经的证据清清楚楚,无一例外。

酵能使面发起来

酵有什么作用呢?它会将面膨胀起来。如果教会是酵,那么就是说教会要让世界膨胀起来,这是什么观念呢?查考一下圣经,膨胀的意思是骄傲自大,是不良影响。刚才我们看过了哥林多前书5章,在第2节,保罗说“你们自高自大”。紧接着在第6节,保罗就说要把酵除净,因为酵让他们“发了起来”。意思非常明显,酵指的是世界对教会的不良影响,让教会自高自大。

遗憾的是,这就是教会的现状,世界已经渗入教会,教会的组织结构、行为举止都跟世界毫无二致,教会领导也成了世上显要,生活奢侈。在马太福音20章25-27节,主耶稣教导门徒说:“你们知道外邦人有君王为主治理他们,有大臣操权管束他们。只是在你们中间不可这样。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用人;谁愿为首,就必作你们的仆人。”可是世界已经渗入教会,让教会自高自大。

天国不是隐藏的

主耶稣、使徒们都是公开传道

面酵的比喻里有一个“藏”字,妇人把面酵“藏在三斗面里”。“藏”字所传递出的信息是:这是秘密,是偷偷做的,不让人知道,是隐秘的。但这绝对不是神的做事方法,神没有将天国藏在世界里,天国不是隐藏的。可见整个面酵的特点跟天国的特点完全背道而驰。天国是光明正大传入了世界,世人都有所耳闻。所以在使徒行传26章26节,保罗对亚基帕王说:“我深信这些事没有一件向王隐藏的,因都不是在背地里作的。”

主耶稣是公开传讲福音,巴勒斯坦全地都看得见,他的一举一动都是公开的,所以祭司长和法利赛人的差役偷偷来逮捕他的时候,他说:你们带着刀棒出来拿我,如同拿强盗吗?我天天坐在殿里教训人,你们并没有拿我,为什么现在偷偷来拿我(参看太26:55)?耶稣是明人不做暗事,而世人做事恰恰是偷偷摸摸。

同样,在哥林多前书4章9节,使徒保罗说:我们使徒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看。戏不是隐藏的,整个世界都看得见。在使徒行传17章6节,那些犹太人控告使徒们是“搅乱天下的”。正因为天下都被搅乱了,所以他们才要杀保罗,逼迫基督徒。可见将“酵”比作天国,这是完全错误的,因为天国根本不是隐藏的。

福音不是隐藏的

在哥林多后书4章3-4节,保罗说:“如果我们的福音蒙蔽,就是蒙蔽在灭亡的人身上。”为什么那些人会灭亡呢?难道神希望他们灭亡吗?当然不是。第4节继续说,因为这些“不信之人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即是说,神并没有将福音隐藏起来。如果福音隐藏了,那么这是撒但做的,他让人瞎了眼,看不见基督的荣耀。

耶路撒冷(神的城)是不能隐藏的

在马太福音5章14节,主耶稣说:“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圣经的话已经明明白白,教会不是隐藏在世界里,而是世界偷偷潜进了教会,在暗中影响教会。这也是犹大书4节的警告:有些人偷着进来了。世界和假教师在教会暗中搞破坏。世界才是偷偷摸摸行事,而教会总是光明正大。

教会从不暗中捣鬼

教会从不暗中捣鬼,而是直接冲击、震撼世界,难怪犹太人说使徒们搅乱了天下。当你听见福音,受到了触动,你的心一下子就乱了:“我该不该认罪悔改呢?该不该该做基督徒呢?我敢做基督徒吗?父母会怎么说呢?家人会怎么说呢?”这真的是一次人生危机,你必须面对人生抉择,而且周围人也看得见。

不但你要面对危机,教会也要面对危机。教会总是受逼迫,如果教会是隐藏的,当然就不至于受逼迫了。正因为受到逼迫,所以教会有时候想要隐藏起来,可是却很难隐藏起来。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罗马人找基督徒很容易,只要吩咐所有人向凯撒烧香,那些不愿拜偶像的立刻就显明了出来。

做基督徒是不可能隐藏的,你怎么隐藏呢?除非你不承认耶稣的名。可是基督徒必须承认耶稣的名,为耶稣做见证,这是圣经的命令。记得当初和我一同受洗的是一位外科医生,政府命令他不要向病人传福音,他回答说:“我做不到,我必须传福音,因为我的主命令我将福音传至地极。”凡心里相信、口里承认的,就可以得救,可见你根本不可能隐藏起来,至少隐藏不了多久。

教会就像造在山上的城,光芒四射,人人都看得见,是不能隐藏的。谁要是说教会隐藏在了世界里,那么他根本不明白新约教导。也许今天的教会恰恰是隐藏在了世界里,可是新约教会不是隐藏的,教会要在世上发光,放胆无惧,所以主耶稣鼓励门徒说“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太10:28)。

世界暗中腐蚀教会

并非教会隐藏在世界里,而是世界隐藏在教会里,让教会膨胀起来,从而毁灭教会。这就是主耶稣对门徒的警告,他说:要警醒祷告,免得落入试探,不要让世界的酵偷偷进入你们的生命。今天没有人传讲主耶稣的这番警告,似乎已经不再有落入试探的危险了,即便落入了试探,也没关系。

其实基督徒跌倒往往不是因为逼迫,我亲眼见过基督徒遭受家人逼迫,也没有跌倒。比如我的一位大学同学,他是马来西亚人,父亲是橡胶园园主。他信了主后,父亲就对他说:“你是要做基督徒,还是要继承我的产业?你做选择吧!”他选择了做基督徒,宁愿放弃继承家产,宁愿被赶出家门。他经历了这种逼迫,依然站立得住,可是最终世界的影响却让他跌倒了。世界是更可怕的试探,这就是面酵比喻的警告。

主耶稣知道,逼迫不能让基督徒跌倒——可能有些会跌倒,但大多数都不会跌倒。我就亲眼目睹过遭受逼迫的基督徒,他们好像风暴中的树,任凭风吹雨打,依旧岿然挺立。也许枝叶已经七零八落,但树根依然扎根在神里面。

可是世界会采取什么方法呢?世界会采取蚕食的方法,让小虫子、微生物、细菌慢慢进入树皮,从里向外腐蚀整棵树。“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狂风暴雨都摧毁不了的大树,却可以被这些小东西悄无声息、偷偷摸摸地蚕食掉。这就是主耶稣短短的面酵比喻所教导我们的功课,我们一定要铭记于心,谨慎提防,以免被酵毁灭。

法利赛人的“酵”:假冒为善

酵是什么呢?主耶稣并没有让我们无从知晓,他已经解释了。在马太福音16章6节,主耶稣对门徒说:“你们要谨慎,防备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的酵。”主耶稣知道门徒们禁得住逼迫、试炼,可是他担心他们一不小心,就会被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的酵慢慢侵蚀、摧毁。

什么是法利赛人的酵呢?路加福音12章1节说,法利赛人的酵是假冒为善。假冒为善并非一夜之间就冒出来的问题,而是日积月累的结果。没有人愿意假冒为善,法利赛人也不例外。如果你以为法利赛人很虚伪,故意假冒为善,那么你根本不了解法利赛人。法利赛人很真诚,至少起初很真诚,正如很多基督徒起初也是真心委身给神一样,只不过渐渐地就失去了起初的真诚。所以保罗在歌罗西书1章23节提醒说:你们要在所信的道上恒心,根基稳固,坚定不移,不至被引动失去福音的盼望。

“被引动失去福音的盼望”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也许是水流冲击,也许是微风吹动,总之让你渐渐地、不知不觉地远离了主。假冒为善是渐渐形成的痼疾,杀死了很多基督徒。他们起初是真心做基督徒,可是渐渐冷却、淡薄下来,最终成了假冒为善。

教会里假冒为善者比比皆是。可是请你一定要明白,他们起初并非故意假冒为善,而是渐渐地、不知不觉地被引动,结果内心离开了神,外表还是基督徒。他们只是口上尊敬神,内心却远离了神。

再想一想,酵是如何起作用的呢?酵必须在某种条件下,才能发起来。是什么条件呢?就是温度适中,不冷不热。我想发过面的人都懂,你和好了面,撒入了酵,如果把面团放在太冷或者太热的地方,酵就会死了,根本发不起来。有些女孩子烤面包情急心切,快快地将面团放入烤箱,结果烤出来的面包硬邦邦的,因为酵已经死了,根本没发起来。所以酵既怕冷、又怕热,必须不冷不热。

可是教会不应该不冷不热,酵不应该在教会里发起来。教会要么冷,要么热。在启示录3章16节,主耶稣说:“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主耶稣是在责备教会:你们让酵发了起来。可见假冒为善者的特点是不冷不热,已经离弃了起初的爱心。

撒都该人的“酵”:不信

什么是撒都该人的酵呢?从路加福音20章27节可见,撒都该人的酵是不信。“不信”的病毒也已经侵入了教会,很多基督徒是不相信神的,真可怕。为什么教会渐渐不相信神了呢?首先是心中起了疑惑,有很多问题不知道如何解答。而你要是不加以处理,不懂得如何克服,那么这些问题、疑惑就会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渐渐就会吞噬你的信心。

我见过有人被“不信”吞噬掉了。他们读了一些哲学书,东瞧瞧、西看看,受各种教义之风吹动,结果被弄得晕头转向,信心开始动摇,最后彻底崩溃。我见过很多人抱着服事神的心志入读神学院,可是到了毕业时,信心却成了汪洋中的孤舟,飘摇不定。因为学了那么多不信的神学思想,他们根本招架不住。他们没有属灵的信心和深度,所以也就无法直接从神那里汲取营养、力量去战胜这些不信思想。

我也在神学院读过书,天天受不信思想、自由神学的冲击,可是感谢神,我安然无恙,为什么呢?因为我知道我相信的是谁。而且我也看得出这些人并不知道自己相信的是谁,他们自己也坦率承认。这就是撒都该人的酵:不信。

希律的“酵”:任意妄为

在马可福音8章15节,主耶稣说:“你们要谨慎,防备法利赛人的酵和希律的酵。”什么是希律的酵呢?查一查圣经辞典就知道希律是什么人了。希律是个我行我素、任意妄为的人,这种人就会追逐名利、投机取巧。投机者都善于随风转舵,没有固定立场。他们不敢在学校里为基督做见证,不敢当众祷告,因为害怕受人奚落,害怕在众人眼中自己是个异类。

希律是个投机者,立场变化无常,今天跟这人做朋友,明天跟那人做朋友。罗马人征服了巴勒斯坦,他就投靠罗马人;埃及人一有势力,他就转而投靠埃及人。只要能保住自己的王位,他可以和任何人做朋友。谁胜利了,他就投靠谁,甘当马前卒;谁失败了,他就落井下石。

有多少基督徒是投机者呢?他们想要世上最好的,也想要天国最好的,总之想要一切,脚踏两只船,既要享尽世界的荣华富贵,又要死后进天国。这是什么基督徒呢?完全是投机者。这种基督徒都是我行我素,自我中心,自己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

世界就是要影响我们的意志、欲望,怂恿说:“你应该做自己想做的事,为什么要听从神呢?神的话不切实际,比如神让你爱每个人,别人打了你一巴掌,还得转过另一边脸由他打,这根本不现实,为什么要爱人呢?为什么任人欺负呢?有人打你,你就要加倍报复他。要是现在打不过他,那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到以后有了力量再报复他。”

你既要我行我素,又要做基督徒。你的想法是:“我喜欢耶稣的教导,可是有些教导并不实际,所以我要我行我素。只要能够我行我素,我也不介意受洗做基督徒,毕竟基督徒都是好人。”希律的酵已经进入了教会,教会里的人投机取巧、追逐名利。

世界会潜移默化地影响我们,这就是主耶稣的警告。要小心,我们也许可以忍受逼迫,却架不住世界的慢慢侵蚀。我们都不怕逼迫,可是我真担心世界潜移默化的影响,比如鼓吹我行我素,最终会夺走我们的心。你知道世界有多美好吗?世界就好像悦人眼目的果子。很多人做得到“威武不能屈”,却做不到“富贵不能淫”。这就是主耶稣面酵的比喻所要提醒我们的。

《完》


 

© 2020 福音电台。版权所有。(联络我们)


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转载文章除外)。

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