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的季节
奇妙恩典

收听录音

录音下载

讲稿下载(电脑版)

恋爱的季节

我要讲述的是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

在古今中外的故事中有关爱情的情节可谓汗牛充栋,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人类历史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部生动曲折的爱情史。和那些故事相比,我的故事要简单得多。然而,正是这样的平淡,却真实地记录了一个年轻人的心路历程。那些绝望的泪水和痛苦的挣扎在经历了出死入生的平静后,越发显示出它的意义。主让我看到自己的愚拙、贫乏以及那位永恒者的智能和大能。因此,在对过往时日的回顾中,我始终存着一颗感恩的心,我知道,是他始终把握着这个故事,使我不至于迷失在情欲中。

和父辈们相比,1980年代出生的一代人在对待婚姻爱情的态度上普遍持有较为开放和自由的态度。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较早地进入了恋爱的季节,这是一个事实。在我就读的那所中学的高中班里,几乎所有的男同学都有女朋友,这种关系完全是公开的,你在很多场合都可以看到那种出双入对的情景,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恋人的中学生似乎成了另类。正是在这样的氛围里,我认识了我的女友。说到认识,似乎也不太恰如其分,因为我们本来就是同班同学,但是,在此之前,我们互相并没有接触,更谈不到了解。我们相爱是在1998年的春季,一次偶然的谈话一下子拉近了我们彼此的距离,我们的交往从此有了新的内容。

和小琳之间的这种关系,几乎改变了我的生活,那时我才明白了什么叫做神魂颠倒。无论是在学校上课,还是放学回家,我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她,她在我心目中的位置很快就取代了我的家人和一些最亲密的朋友。我们每天的日程通常这样安排:每天放学之后,我会去她家里等她,然后我们一块逛街,看电影,或者到其它地方玩耍。这是两个人的世界,在这个世界时,我和小琳彼此欣赏,尽情享受初恋的甜蜜。在那些日子里,我常常沉醉在对未来的想象中,我有很多计划和想法,我甚至会设想我们结婚的一些细节,包括婚后家庭生活的安排。在最初的日子里,我们的关系发展得很快,而且和很多热恋中的少男少女一样,我们也有了所谓更亲密的接触,这种事的发生似乎很自然,我们并没有把婚前性行为看成是某种道德上的缺欠,因为这对我们来说只是一个时间上的问题,反正我们会结婚。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妥,小琳一定会成为我的妻子,对此,我毫不怀疑,我相信,我能够把握我们之间发生的一切。

然而,事情并非如我所想象的那样,时间不长,我和小琳就出现了问题。在此之前并没有发生任何不愉快的事,也看不到我们有分手的迹象。那是2000年12月,因为高考的需要,进入高二以后我们开始分班。这样以来,我们每天的约会就只能在小琳家里,另一个见面的机会就是在一些补习班上。然而渐渐地,我发现很难见到她的踪影,一开始,我认为这很可能是一种偶然,但是发生的次数多了,就引起了我的疑虑,我觉得她似乎在有意回避我。我很难过,不过我仍然坚持在她家里等她,直到有一天,小琳的妈妈告诉我,她已经爱上了另外一个男孩子。这个消息令我痛不欲生,我无法接受这样一个事实,那些花前月下的温存已深深地留在我的生命中,这样的分离撕碎了我的心,因此,我发疯一样地去寻找她,希望能再见到她一面。那一年的冬天,你能看到一个男孩子,他一边匆匆忙忙地走着,一边用手机呼叫一个女孩子的名字,他不止一次地在大街上哭泣,引来路人的观看。

我当时几乎是失魂落魄。直到有一天,小琳告诉我说,不要再找她了,于是,我明白,我们的故事结束了。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无法走出这件事的阴影。我百思不得其解,人为什么会是这样?曾经有过的承诺和海誓山盟为什么会全部化作泡影?这样的思考使我昼夜难眠,但真正寻找到答案,是在接受耶稣基督作我的救主之后。

我所上的小学和中学都是教会学校。这些学校都非常注重宗教方面的教育,他们不仅会安排一些宗教课程,而且每天都要带领学生背诵主祷文。但是,对于我来说,学校的这些安排不过是某种形式,我之所以愿意这样去做,仅仅是为了使老师满意,对于信仰,我并不在意。当我遇到一些同学承认他们是基督徒时,我就感到很惊异,甚至会取笑他们,我觉得一个年轻人有信仰是一件很奇怪的事。然而,随着年龄和知识的渐渐增长,我对问题的观察也开始深入,在很多事情上我都看到了这个世界的奇妙,我觉得似乎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在掌管着这一切。但是这样的思考只发生在知识层面上,我的内心仍然无法相信有一位救主。2001年的春夏之交是我生命的转折点,我在失意的极端痛苦之中开始寻找帮助。我的母亲是位基督徒,那年的母亲节,她开始带领我信主,她邀请我在高考结束以后去参加他们的查经聚会,从那个时刻起,我开始踏上了信仰之途。

《圣经》上的教导使我对那些困惑着我的问题有了理解,我也明白了发生在我们之间的所谓爱情,其实并不是爱,这个时代的情欲是一种永远满足不了的渴望。因此,我终于懂得了小琳为什么会喜新厌旧。在我的周围,象小琳这样的人并不少见,我们所有的人都被情欲辖制着,成为它的奴役。我个人也并非没有这样的经历,我上中学时,曾迷恋于一种电子表,为了得到这样一块表,我千方百计地把零用钱积攒起来,甚至连午饭也不吃,但是,当这块表真的戴在我的手腕上时,我才发现它似乎并没有什么吸引力。这样,我又开始省下钱去买另一块电子表。这块表不仅能计算,而且还有遥控的功能,是一种很新潮的款式。但是这块在手上也只戴了一个多星期,就再也提不起我的兴味,连碰也不想碰它。这时,我的心又被另一块电子表吸引,但是那块表是我另一位的同学的,连我自己都无法相信,我的心里会突然生出一个意念,我要把那块表偷来,即使这样做是犯罪。我虽然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很严重,然而我控制不住自己要占有那块表的欲望,终于在体育课的更衣室里把那块表偷到手。

认识到救恩的可贵,使我的信仰有了动力。主也开始带领我去思考一些问题。那时已是2001年的秋天,我已经考上大学。我一边读书,一边参加教会聚会和查经,我觉得自己的生命正掀开新的一页。就在这时候,我的女朋友却突然回到我的身边。事情发生在这一年的11月间,她找到我时,我正在聚会。此时,她对我的态度发 生了变化,她说她忘不了我。就象她突然离去那样,她的突然出现也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不知如何处理这件事。但是,我的心里却有一个意念觉得这是撒但的工作,撒但要借着她让我离开信仰。虽然这想法一再临到我,我却没有力量和她一刀两断,她的身上有种东西依然能够吸引我。我在极其矛盾和软弱之中忽然想到向神祷告,神使我看到问题的实质,这是一场属灵的争战,我必须作出决断,于是我顺服了神的带领再一次和她分手。这次分手是我在神面前作出的选择,我的心里充满了平静和安宁。

这个问题解决以后,我决心在主里更加追求,但是,当我想要继续进深时,却不从何起步。而且我信仰中的很多问题也开始显露出来,我自己也意识到我并没有把自己完全交托给神,在很多事上,仍然是以自我为中心。2002年的四月份,教会有一个委身培训,系统查考《圣经》中有关献身的教训,鼓励门徒把自己委身给主。但是,对于是否参加这样培训,我的心里一直下不了决心。我知道我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刚刚进入大学,我比较看重自己的学业,注意力更多地集中在功课上面。到了2003年的二月,又一期委身训练开始了,当时我正读大二,是最关键的一年,学业更加紧张。教会的牧者看到我的思虑,就送给我一张书签,上面写着主的教导:你们要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这些东西必加给你们。但是,学校里却是另一种氛围,同学们都在你追我赶,人人都把成绩看得非常重要,一些相处得好的同学也催促我抓紧读书。一边是主的呼召,一边是学习上的需要,神把我放在这样一个处境上,让我自己作出选择。同时,主也让我想起他曾对马利亚所说的一句话,鼓励我选择上好的福份。

2003年的上半年,我开始参加委身培训,教会的牧者也提醒我们,当一个门徒决定向主委身时,必会面临一场属灵的争战。对于牧者的说法,我有些不以为然,我不太相信会有什么事临到我。然而就在我参加委身培训不久,一件事情临到了我。我认识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各方面都很优秀,我们对很多问题的看法都很一致,甚至到了一种非常默契的地步。而且,令我高兴的是,她也参加聚会,这样,无论是从信仰还是从个人条件上看,我们都很合适。我认为这是神的意思。于是开始频频约会,在一起逛街,看电影,很快就进入了热恋的状态。但是在进一步的接触中,我发现了有些问题,她似乎还没有信仰,她虽然参加聚会,却并不相信,是那种所谓的慕道友。当我把自己的忧虑告诉了她时,她并不在意,她认为她虽然不信,但对教会很有好感,我们之间结合对我的信仰不会有什么妨碍。此时,辅导我的牧者也一直在留意这件事,他提醒我委身给主并不仅仅是头脑上的认识,更是对真理的实践,主要我们在每件事上都顺服他,对于年轻人来说,首先就要把自己的婚姻献给主。

然而对于我,这的确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也许是因为曾经有过爱情的失败,我的内心深处依然渴望能够遇见一个情投意合的女孩,因此,当新的爱情出现时,我的喜悦是无法与人言说的。我觉得牧者不理解我,我的理智虽然能够接受他的劝说,但在感情上却有些抵触。我甚至认为我们之间也许有代沟。我觉得一旦有了真正的爱情,其它的问题都能够得到解决,她是爱我的,我也爱她,这就够了。

然而,主却问我:“你爱我么?”主问我,你爱我比爱这些更深么?

我知道,这是我所面对的最核心的问题,也是委身培训的主题。主呼吁跟随他的门徒舍弃父母妻子儿女和田产房屋,实质上是要人轻看这世界上最为珍贵的东西,毫无疑问,也包括我们亲爱的恋人。这是主的心意,是信仰的正路,作为一个寻求神的人,难道还有其它的选择?同时,主还这样向我发问:为什么在我信仰最关键的时刻总会有这样的事情缠累我?为什么魔鬼总是会用这样的事情试探我?这样的思考才使我看到事情的严重,催促我不能再继续拖延下去。终于,我决定和她分手。

不过,这件事并没有就些结束,圣灵进一步地光照我,让我看到一些隐藏得更深的问题。一直以来,这种事之所以一再成为我信仰上的破口,肯定与我个人有关。我觉得我一直比较轻看情欲上的罪,象阅读不良刊物和污秽不洁的性想象等等,几乎每一个男孩子都存在这些问题,在一般人看来,这是很正常的,在每个男孩子的成长过程中这些都已司空见惯,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是圣灵却让我看到,这个罪恶的世代正是借着这样的败坏,在人还年轻的时候,就把人掳在魔鬼的权下。神的儿女却不能在这种罪里活着,因为神是圣洁的,他要他的儿女也必须圣洁。于是我祷告神,求他使我脱离这罪的捆绑,祷告过后,那些污秽不洁的心思和意念果然离开了我而去,然后我又着手清理那些不良书刊和录相,把这些东西送到垃圾站去,主就让一个垃圾车远远地等着我,使我非常顺利地结束了这件事。

当我完全洁净自己以后,我终于有了委身给主的力量。2003年的11月30日,我接受浸礼,抉志把生命交给亲爱的主,让他作我一生的主宰。

- 完 -

© 2017 福音电台。版权所有。(联络我们)


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转载文章除外)。

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