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畏神远离罪恶
敬畏神远离罪恶
撒母耳

讲稿下载(手机版)

我是撒母耳,今天我来分享神在我生命中的恩典。

少年时期对罪的认识

这要从小时候说起,我生在一个基督教家庭里,家人和睦,温馨,有爱,让我的童年非常的开心和快乐,也让我知道神的真实。记忆比较深刻的就是93年爷爷去世,那时候对人去世没有概念,只是看到奶奶哭的很伤心,而爸爸在爷爷去世之后很短的时间内就决定参加圣经学习,并且在我小学的时候开始服侍教会。那个时候,我也不明白为什么爸爸要辞去工作,而如今我可以明白一些,因为我和爸爸一样,被神的爱所感动,无法回避。我的奶奶常常带着我和哥哥读经,她特别喜欢带我们读诗篇和箴言,尽管那时候我的年纪很小,也可以体会其中美好的诗句和智慧的话,这也从小在我心里埋下了美善的种子,叫我可以分辨善与恶、美与丑。

小时候家人就教导我不可以撒谎,那时迷恋游戏,常偷偷跑出去玩,因而撒谎。父亲的管教是严厉的,我对他是很畏惧的。长期撒谎的日子,让我感到痛苦,体会到谎言紧紧的掐住了自己的脖子,逐渐地去打游戏机不是一种享受,当我心里有回转的念头的时候,想到找父母去认错好难,想到他们看自己儿子撒谎,是多么的失望和难过,因此我不敢去面对自己的错,都是选择逃避,不愿意走出来。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久,我发现我的生活好像是一个程序一样,撒谎打游戏、然后深陷其中、之后被发现接着是爸爸的管教,然后我可以走出来好好地学习、成绩提高、然后再一次不小心跌进游戏里。常常这样的经历,让我也摸到了规律,就是“撒谎”真是碰不得,一旦开始了,我就不能做回好孩子。只要我不去面对那些没有被揭穿的谎言、不去求爸爸妈妈的宽恕,我所做的一切好事,比如去帮助爸爸妈妈做家务、去和他们看望别人等等,都是虚假,我心里会告诉我自己:“你有一笔旧账还没有算”。我的爸爸妈妈爱我,真的是非常地爱我,信任我。我本能也想去爱他们,回应他们,但是内心挥之不去的罪疚感,使得我和他们在心灵里保持了距离,正应证了圣经所说的:“这爱是从清洁的心和无亏的良心,无伪的信心生出来的”,内心有愧,我没有办法自由地爱我的父母,回应他们的爱。

这些过往,让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圣经的真实,我可以体会圣经的教导是真的,谎言是有力量的,并不像人们常常说的“撒谎不好”那么简单。谎言可以把我拉近到深深的罪疚感和伪善的路上。出路是怎样的呢?我小时候的体会就是每次爸爸管教我之后都会说:“你撒谎不单单是伤害了父母,还有天父,这在圣经里是死罪”。爸爸带着我去向神祷告,祈求神的原谅。一开始我不明白为什么爸爸管教我之后要我跟神道歉,我只是学着爸爸的样子跟神祷告,求神的饶恕。慢慢的我知道了,神的原谅和宽恕是有能力的。透过犯罪、撒谎这一切反面的不好的经历,让我明白了圣经的真实。这就是我的童年。

委身之后的挫败

既然经历了那么多,那么真实,那么应该更加地爱神,更加地敬畏神才是。是的,我犯罪是没有任何借口的。在2005年,我受洗成为了基督徒。高中的时候,没有好好读书,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在玩,以至于我高中毕业之后,没有地方可以读书,因为分数太低了。那个时候认识了叔叔阿姨一家,从此我和他们结下了不解之缘,我就去叔叔所在的城市读了自考,叔叔当时也接收了我。

叔叔阿姨一家非常地敬畏神,现在回想不禁感慨,这时间安排的恰到好处,3月受洗,9月份就去读书,在叔叔阿姨的劝导下生活。叔叔教导我每天读经,生活很美好。但是我没有那么坚定地对付自己的情欲,也没有对罪那么认真,慢慢地我变得一团糟。没办法,我就离开了叔叔阿姨,去了父母身边。回到父母身边并没有好转,虽然继续读书,但是旧习惯都没有改,罪也没有清理,而且慢慢地在我的生命里发酵。2007年1月,神安排我去参加叔叔大女儿的婚礼,这改变了当时我的生命。从踏上旅程开始,我心里很清楚地知道,这次出门会见到许多属灵的长辈,在他们面前,不可以撒谎、不可以虚假,我默默地下定决心,这次旅程我不再撒谎,如果有人问我过去的生命,我就袒露吧。过去虽然我离开了叔叔阿姨,但是心里对他们是非常愧疚的,因为我过去对他不诚实。我心里觉得已经没有机会可以跟他道歉了,但是一切出乎我的意料,叔叔找到了我,带我去吃点心,我跟他道歉。之后有另一位教会的叔叔跟我聊我的情况,他带我去跟神悔改。就这样,我重新走回了正路,怀揣着感恩,回到了我的出发地。

悔改之后,我在学校里,不知道为什么好多同学突然跟我一起玩,我们一起打球,一起做饭,其中一个同学还愿意和我每天早上在校园里一起读圣经,想想就觉得奇妙。可惜的是,那时候没有好好地在圣经上花功夫,没有多点去安静亲近神。之后又因为情欲的事情,再次倒下。

我没有及时悔改,也许是因为少年人面对情欲诱惑的挫败感,也许是自己内心的骄傲,不想让父母或者老师知道自己原来这么不堪,这么脆弱。当时我决定不去处理,没有想到这一次倒下,让我走上更加黑暗的路。现在我明白,罪是可怕的,是可以发酵的,不去处理罪,罪就变得不可收拾。

最终,我犯下了很大的罪,2010年,因为罪的问题,我不愿意悔改,被赶出教会。可以说,我不打算回头了,如今看来,我对罪真的是没有认识,不晓得罪的破坏力是多么的大。2011年9月我离开父母,独自一人去外地工作,决定离开父母,不再受他们的约束和教导。我背叛神,对父母的伤害,是沉重的。

重新被捡起来

我在一家IT公司工作,我拼命地学习和工作。从2011年开始到2014年,我拼命地学习,别人不明白为什么你总是晚上加班、周末加班,没日没夜的。那个时候拼命学习和工作,一方面是想出人头地,一方面是用这样的方式来麻痹自己,总好过出去到处玩。工作的地方和住的地方,相距3公里,在市郊。每天我都需要面对深夜,独自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我非常害怕。或许你会觉得很可笑,那么大了还害怕黑,但是我内心是非常害怕的。因为我体验过与神亲近的日子,起码是那种与神没有障碍的日子,那个时候我可以依靠神,我可以向他去祷告,而如今我没有什么可以依靠。那些年,让我深深地体会到,离开神的绝望,恐怖。所做的一切都经不起内心的拷问,生活、工作、职位、成就,这些都是让自己在别人眼前有点荣耀,而在独自一人面对内心拷问的时候,都瞬间变得没有价值、不值一提。每每走在回家的路上,我都是低着头,我害怕看天,我不敢看。正如诗篇所说的“诸天诉说神的荣耀”,我不敢看,我不敢面对神。常常我都是奔跑回家,不停地奔跑。有时心里会回想之前弟兄姐妹一起的生活,有些羡慕、怀念,那时候觉得可以在教会里凭着清洁的心去唱诗歌是多么美好、珍贵。心里偶尔也会想到回头,但我会对那个回头的意念说:“代价太高了,我欠的太多了,还不起,回不了头了”。

我生命的改变是在2014年8月2日到8月8日,这7天,我的生命方向完全地改变了,我也被神的爱给征服了,这是我人生中最重的烙印。2014年8月有一个营会,当时我为了讨好父母就报名参加了,其实我当时对参加营会是不感兴趣的。整个营会,我要跟一些年轻人一样早起,因为早上有灵修。那时我对灵修已经非常陌生了,但当时还是非常配合。在营会里,我有自己的坚持,我不唱诗歌,不读经,不祷告,只是坐在那里静静地听别人唱诗歌、读经、分享。这样坚持是因为我不敢叫这位神是我的神,因为在实际的生活中,他不是我的神;也不敢称主耶稣是我的主,因为在生活里,我都是自己做主,而诗歌通常都有这些关键字。在营会里我还记得老师分享了亚伯拉罕的事迹,神给亚伯拉罕祝福的时候,也是希望透过亚伯拉罕祝福到其他的人。我想要祝福,我想把美好给我身边的人。另外有一天早上灵修的时候,一个大姐姐读到“箴言的3章7节:不要自以为有智慧;要敬畏雅伟,远离恶事”。整个营会唯独这句话我记住了。本以为这个营会就这样慢慢地结束了,因为本来对营会也没抱什么期望,更没有想通过营会,自己的生命会怎样的改变,但是神的爱,就是让我捉摸不透。

离开营会的那一天,照常有一顿早餐和灵修。在大家纷纷告别、整理自己的衣物的时候,一位教会的奶奶找到我,单独聊天的时候,我对奶奶说:“什么我都不在乎,我现在可以养活我自己,活得还挺好的,什么都不缺。唯独我和人的关系崩了,如果说想要拥有什么,我想有爱人的力量,我知道圣经里有。我爱不起来人,我心里的爱已经枯竭了,我没有能力去爱任何一个人,连一个人都不行,我关爱人已经成为形式,好像程序一样,我想有爱人的能力”。奶奶说“不知道怎么帮助我,临走之前一起祷告吧”,我很挣扎,我对奶奶说:“您祷告吧,我听行么?”,奶奶劝我开口对神说话,我答应了她。

然后奶奶就跪在地上,当下我觉得受不起,但是奶奶很严肃地告诉我:“对神要有起码的敬畏”。我和奶奶一起跪在地上,一起祷告。我听了奶奶祷告,但轮到我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开口,很艰难,很久都说不出一个字。我不知道怎么称呼这位神,很艰难地说出“天父”,心中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脑海里闪现起一幕幕伤害神的场景,我对神说:“我错了,对不起,求你带领我下面的路吧”。祷告其他说了什么我都不记得了,只是之后奶奶问我:“你刚刚向神是认罪了么?”,我想了想点了点头,奶奶说:“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想了”。这让我一头雾水,我不明白为什么奶奶这样说,事后再问起为什么奶奶这样说的时候,奶奶告诉我,当时我祷告的声音太小了,她完全听不到所以追问我是否是向神认罪了。

我准备回家,在离开营会前,我与朋友们道别,谈笑间我突然意识到,我的心平静了,这个平静对我来说是那么的陌生,这不是属于我的东西,我从未有平安,自从我得罪神的那刻起,我从未享有过内心的平安和安静。这平静是神给我的,我知道,因为我曾经也经历过。我突然意识到神听了我的祷告,我很惊讶神会听我的祷告。我没有想过神他会听,这太意外了,我不理解,为什么神会听我这样的人的祷告。意外、惊讶是我当时唯一的反应,但同时我也意识到,心里的平静,仿佛凭证一样,告诉我神听了我的祷告。我对神说:“既然您还这么爱我,我今后坚决不再犯罪了”。营会里那句“敬畏神就是远离罪恶”仿佛成为了我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的保护,在我再次面对诱惑或者试探的时候,我会深深地记得这句话,我要敬畏神,我不要再去犯罪离开他了。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我似乎都没有反应过来,我对神有发自内心的好奇和敬畏,我失去过,我知道离开神的滋味,因此当这份平安临到我的时候,我清楚这平安的价值,我知道我的祷告,神听了。从那以后,我常常向神祷告,我知道他原谅了我。从此,我不敢犯罪再去故意远离他了。

重回教会、与人重建关系

我不知道为什么叔叔阿姨会很快找到我,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和他们联系了。在我从营会回来的那一天,刚刚睡醒就接到他的电话,要我去他家吃饭。到了叔叔家,他问我去到营会有什么感受,我就把我所经历的告诉他,他告诉我来教会吧,2014年8月10日,我参加了这么多年之后的第一次主日崇拜。当坐在教会里的时候,眼泪就止不住了,我知道我回到家了,这是多么宝贵的礼物。之后叔叔阿姨带我去悔改,这么多年我犯的罪,太多了。他们带领我一起向神认罪、悔改,而这第二次的生命,是神给的,我要把这生命给神使用。

在那些日子里,我经历到神特别的看顾,现在回顾,那些日子也不好过。自打我从营会回来,我的生活变故不断,难过的时候,我只有去找个没有人的地方跟神祷告、倾诉,读圣经。而神的话语带我度过那些难熬的日子。同时我与家人的关系修复了,常年离开教会、家人,我几乎把我可以得罪的人都得罪了,深深的伤害了我的父母和亲人,正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他们来鼓励我、教导我。神是美好的,顺服他,一切都变得美好,他帮我和家人恢复并重建过去的关系。与叔叔阿姨也是如此,我曾经深深地伤害他们,他们因着敬畏神,还是去原谅我、爱我。这就是我悔改的经历,从此以后,我明白:面对罪是不可以随意的,我再也不故意犯罪远离神了。

悔改后生活中的经历

从营会回来我就跟老板说:“我有信仰了,我相信圣经里所说的这位神”。他说:“好”。但回来之后,在工作上,我面临到巨大的压力。因为我周日要去教会,所以周末都是不在公司的。过去很多年里,我都是公司的模范,好员工的标杆,加班狂,所以周末找不到我让他们感到很不适。通常公司习惯周五下班前开会,周末商量事情,有时周末找我要我回去加班,我告诉他们我在教会,我不回去。这令我的老板很不理解,他说他的朋友里也有基督徒,别人周日早上聚会就完了,他不明白为什么我要在教会里呆一天,甚至两天。因为我喜欢呆在教会和弟兄姐妹当中,这是我最轻松快乐的时候。我是负责研发部门的,我自己不加班,所以没有资格要求员工来加班,因此惹得公司领导们很不开心,每周周一公司领导开会都用不同的方式来羞辱我,不管我工作做的多么好,不加班在他们眼中仿佛是非常大的事情。我很痛苦,因为每周都是这样,被骂了之后回去还要面对繁重的工作,也需要安静平复自己的内心去安排其他员工的工作。这样的日子差不多维持了2年。奇妙的是,有一个同事他愿意来教会里听福音,然后很快他也委身,成了我的弟兄。他仅是周一留在公司,其他的时间就在客户现场。所以每周一见到我的弟兄,因为我们都非常喜欢打篮球,因此每周一成了我们打篮球的时间。回想的时候,神用这样的方式来鼓励和安慰我,不要担心。

过去几乎我每天都是通宵达旦,如今不加班工作的时间就少了很多。但是奇妙的是,有很多好的想法就从我的脑袋里跑出来,使得公司的产品层出不穷。过去辛辛苦苦才有2个产品,如今7个产品线在一年的时间先后完成,这让我的老板都害怕,担心失控。老师也提醒我,不要骄傲,这些是神给的,最重要的是认真遵行神的话,不要为工作担心。在工作中,也体会到繁重的工作带来身心的疲惫,特别是处理人际关系。工作通常情况都比较紧张,过去我是习惯强压一些任务给同事做的,赶工期、压缩时间;但悔改之后,我不敢这样对他们了,圣经的话教导我去关心和爱护我的同事们,所以在工作中我更多地是信任他们,关心他们。很奇妙,这让部门的同事们之间也学会了彼此的尊重和互相帮助协作,他们的效率非常高,以至于老板都夸奖说他们。感谢神,这不是我恩典能力,而是神的智慧。

这就是对过去生活中经历神的爱,一点点的回忆。如罗马书6章17-19节所说:“感谢神!因为你们从前虽然作罪的奴仆,现今却从心里顺服了所传给你们道理的模范。你们既从罪里得了释放,就作了义的奴仆。我因你们肉体的软弱,就照人的常话对你们说。你们从前怎样将肢体献给不洁不法作奴仆,以至于不法;现今也要照样将肢体献给义作奴仆,以至于成圣”。

所以趁着年轻,要努力,专心服侍神。

《完》

© 2019 福音电台。版权所有。(联络我们)


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转载文章除外)。

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