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尝主恩
张熙和牧师

讲稿下载(电脑版)

诗篇34篇8节呼吁我们 “要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在这句话中,“尝”的意思当然不是咬神一口,看看他的味道如何,而是一个习语,在圣经中是 “经历”的意思。例如,希伯来书2章9节说到“基督为人人尝了死味”,若按照字面意思理解为“基督品尝了死的味道”,则显然是不对的。所以只能理解为他经 历了死亡。也就是说这句话可以翻译成“基督为人人经历了死亡”。

谈到经历,我们知道,一个人对某样事物的体验,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自身的状况。正如我每次开始讲道前都会说“希望大家昨晚休息得好”,其实,这不是个习惯性 的开场白,而是有着实实在在的含义。如果你昨天晚上只睡了两三个小时,现在觉得很累,即使窗外阳光和煦,微风送爽,溪流潺潺,你还有心情欣赏吗?答案显而 易见,因为你太疲倦了。

由此可见,我们对事物的体验,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当前的感受。某样东西美丽与否,决定因素也许就是你现在的感受(我们对神的经历也是如此)。所以主观因素对人 们对事物的认知有着深远影响,甚至是危险的。但凡受过一点教育的人都被教导要有客观、科学的态度,但问题是,正如我前面所谈到的,人类根本就不可能做到这 一点。如果你休息得不好,就没有心情享受周边的事物,那么周边的事物对你来说就不是美善的。那么,神是美善的吗?

善与恶——哲学家苦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我们先来探讨一下善与恶的问题。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全世界最杰出的思想家都苦思不得其解,学过哲学的人都知道这个问题的难度。我们来看两个哲学家的例子:

十九世纪,德国一位非常伟大的思想家尼采(Nietzsche)写了一本书,书名叫《超越善恶》。他犯了个最基本的错误——人根本就不可能“超越”善恶。善与恶涵盖着生活的方方面面。

尼采太优秀了,与他同龄的人还在为毕业而努力时,他已经是大学教授了,当时他才23岁。这恐怕也是他的不幸。尼采的父亲是位牧师,他从小就喜欢思考很多问题。不幸的是,他当时生活的环境中只有一种教会——正处于属灵低靡期的德国国教。

如果你不是在基督教环境下长大的,实在是一件幸事,因为你不会受到一些负面的宗教影响。我认识好些人,包括我自己,都曾在基督教学校学习过,它留给人的印象 真是非常消极、糟糕。我曾品尝过基督教的苦涩,真想把它吐出去。所以想要我成为基督徒是非常困难的。而尼采身为德国教会一位牧师的儿子,也面临着同样的困 境。尽管他认真地思考善与恶的问题,后来,又针对这个问题写出了不少伟大的著述(我拜读过几本,字里行间都充斥着对基督教的反感,但我很欣赏他的作品)。 遗憾的是,尼采还不到40岁就疯了,年纪轻轻就被关进了精神病院,直到死都没能解决善与恶的问题。因为如果没有神,这个问题根本就没有答案。

另一位就是20世纪杰出的犹太思想家马丁·布伯(Buber),他有关善恶方面的著作也有着非常深远的影响,我曾读过他写的《善恶观念》,感觉非常不错。布伯与尼采不同,尼采不认识神,而他却认识神,而且非常虔诚,他活到87岁高龄方才与世长辞。

举上面的例子,只是想让大家知道,有关善恶的问题是个困难而复杂的问题。接下来我要从简单、实用的角度讲解经历神的美善。

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开始前,我先给大家讲个故事。几个月前,我到多伦多教会探访,有幸与四位同工谈及神的美善,分享神在生活各个方面给我们的恩典。当中有两位在多伦多教会服侍 的同工,是一对夫妻,他们分享到前一段时间,由于工作繁重,他们感到十分疲惫,于是决定到多伦多北部的一个地方去休息。到了休息的地方,他们不知道该做些 什么。于是,他们决定要尝试一些以前从未体验过的活动。有人建议他们骑马,这倒是件新鲜事,他们决定采纳这个建议,并向人要了骑术学校的地址。

丈夫建议道:“不如你当司机吧?”他想趁此机会让妻子多练习开车。在城市开车相对来说更加危险,只有在郊外把车开好了,才敢在城市开。多伦多的司机真是很了 不起。很多已经开了好多年车的人,看到多伦多司机的开车速度还是不免大吃一惊,说他们好像是在赛车似的。我的开车速度按说是不慢了,但跟他们比起来就算不 得什么了,他们经常“嗖”地一声就从我身边超过去了。我不禁看看自己的车速表,怀疑是不是它出问题了?所以,为了提高妻子的驾驶水平,这位弟兄就建议妻子 在郊外练习开车。

他们在途中向一个当地人问路,他告诉他们沿着路一直往前走,大概10公里就到了。于是,妻子继续开车,丈夫就坐在她旁边留意车速表的里程计。开了10公里以 后,丈夫说:“到了,前面的路往右拐。”但姐妹开车技术本来就不太好,再加上郊外的路窄,她没能及时拐弯,就开过去了。丈夫说:“到下一个路口拐回来就行 了。”她就继续开,开了好远,丈夫终于说:“你看右边有一条路。”但丈夫看见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她虽然很努力,还是没能即时拐弯。

就这样,他们又错过了第二个拐弯。丈夫有点不耐烦了,埋怨妻子不留心。但有什么用呢?他只好说:“继续开吧,到了下一个拐弯,你再转回到这条路上。”姐妹就 继续开啊开,你猜这次怎样?当丈夫说“右边有一条路,快减速”的时候,车子“吱”的一声又过去了。丈夫无奈地说:“真不知道我们这是要去哪儿了。”她已经 错过了三个拐弯,远远超过了10公里的路程,不知道还能不能到达目的地。

妻子保证说:“放心,到下一个拐弯我一定会非常小心,一定能拐过去的。” 于是,她把速度减慢了不少,确保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将车刹住,这样,在第四个拐弯处,她终于顺利右转了。可算松了口气!他们抬头一看,你猜怎么着?前面的牌子上赫然写着“骑术学校”四个大字!

犯了四次错误,却刚好到达目的地,这简直不可思议。如果妻子按指路人说的,在第一个拐弯处就拐弯,或者在第二个,甚至第三个,那他们就永远也到不了骑术培训学校了。她必须要错过三次拐弯,才能刚好到达。他们冥思苦想,却不得其解。后来,他们意识到可能是指路的人给错了指示。那个人应该告诉他们是10英里,而不是10公里。到现在为止,他们正好行驶了10英里,也就是16公里的路程。

保罗在罗马书8章28节说:“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给谁效力呢?“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万事互相效力!尽管指路人给错了指示;开 车的姐妹也一再犯错,但这么多的错误加在一起,结果却是正确的。简直太奇妙了,神叫万事互相效力!试想一下,要是在第一个拐弯处顺利转弯,他们就会在郊外 迷了路,到时恐怕连个可以问路的人都找不到,他们也不可能到达那所学校了。他们之所以犯这么多错误,就是为了让他们顺利到达目的地。

也许你会觉得这是个巧合。如果只发生一次,你可以说它是巧合;但如果不止一次,而是不断发生,这种可能性就太渺茫了,根本不可能只是个巧合。所以保罗说“万 事(注意这个词)互相效力”,为谁效力呢?当然不是每一个人,而是那些被神所召,爱神的人。所有的事,包括坏事都在为他们效力,使他们得益处。我们这些因 着神的恩典,被吸引来爱他的人,都品尝、经历过神的美善。

一个经历就能决定我们对某人的看法

我们对神的认识会受很多因素影响。我刚才提到过,一个人对生活以及对神的经历,跟身体状况息息相关。如果头疼欲裂,就算把你放在一个美如仙境的地方,你也无法享受。是环境本身不美吗?当然不是,而是你的状况不好。明白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有助于我们与神建立关系。

圣经告诉我们,神有很多名字,而且每个名字都代表着不同的含义。其中有些名字对你来说意义重大,而另一些则没有什么意义,为什么呢?可能就是因为你曾经历过这些名字所代表的含义,它唤起了你的记忆。就像一提到男朋友或女朋友的名字时,你会感到分外的亲切。

再比如“张熙和”这个名字。提到这个名字你会想到怎样的一个人呢?有的人可能说:“他真是个自命不凡的家伙,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也有的人可能说:“张熙和吗?我觉得他还不错,是挺友善的一个人。”还有些人可能会说:“他是个很难相处的人。老是板着脸,让人不寒而栗。”你看,同一个人,不同的人对他的印象却大相径庭。是不是很不可思议?

说到“经历神”这个话题,我相信每个人对神的认识都不尽相同,正如大家对我的认识不同一样。但为什么不同的人会对我有不同的印象呢?当中肯定有一些主观因 素。如果午餐时我恰好坐在你旁边,一不小心把咖喱酱洒到了你的裤子上,你肯定会想:“真是个笨蛋,连吃东西都不懂,居然洒了我一裤子。” 所以仅仅一件小 事,一个小小的错误,一次偶然的不小心,就彻底毁了我在你心中的形象。反过来,如果你饿得要死,而我却不是很饿,就把一个鸡爪让给你吃,你一定会说: “哇,他真有爱心,太慷慨了!把他的鸡爪给我吃。”于是,我在你心中的形象就完全不同了。你看,一个小小的事件就能决定一个人对另一个的看法,真是不可思 议!

我听过一篇关于中国二万五千里长征的报道,相信大家对此并不陌生。二万五千里(大概是三、四千英里)是一段非常长的路程。曾有人采访过一些经过长征而幸存下来的老兵,其中有一个人被问及他对毛泽东的印象。他说:“毛泽东是个很了不起的人!”

 “为什么这么说呢?”

老兵答道:“在长征途中,几乎找不到什么吃的,每个人都在忍饥挨饿。有一天,毛主席来了,他在我——一个普通小兵的旁边坐下,看了看我的锡盘,知道我没什么吃的,就拿出三个小馒头来,放在我盘子里,说:‘快吃吧。’我当时饿极了,想也没想就把三个小馒头吞了下去。

毛主席走了以后,有人责备我说:‘你怎么把毛主席的馒头吃了?’

我说:‘怎么了?他是领导,肯定有很多馒头吃的。’

另一个人告诉我:‘他的食物也是定量配给的,一点不比我们多,你把他的包子吃了,他自己就没吃的了。’”

老兵接着说:“通过这件小事,就使我看到毛主席是个多么伟大的人。”

其实,这个人对毛主席的印象只是基于一件偶然的小事——吃了他三个馒头。一件小事竟能在一个人的心中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真令人诧异。当然,对于那些经历过“三反五反”运动的人,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现在您一定明白我想表达的意思了吧?“尝”这个字很重要,它不是理论,而是实际的经历。这正如我们对毛主席的看法,决不会仅仅取决于书本中记载的只言片语。读书对我们产生的影响,远不及亲身经历来得深刻。

圣经告诉我们:神是美善的,这一点很重要。但许多人的经历却不是这样。也许你还从未经历过神,即便你经历过,但体会到的却并非他的良善。根据圣经,并不是每 个人都能经历到神的美善。事实上,经历神的美善的人并不多。若不然,爱神的人也不会那么少了。如果我问“认为神是美善的人请举手”,我敢肯定不会很多人举 手,就连我们这些相信有神的人(包括其它宗教的人)也未必认同神是美善的。

但大部分的人都不认识神,甚至不肯定是否有神。对很多人来说,人类仿佛是在宇宙间漫无目的地活着,不知生是为何,死后又归向何处。即便有些人对神有一点认 识,也都是负面的。所以若要传讲神是美善的,我们就得面对这一问题。我们不能假设所有人对神的认识都是正面(即他是美善的)。

人本身的善恶,决定了他对神的认识

圣经告诉我们,恶人是不会看神为美善的,惟有善人才能体验神是美善的。诗篇18篇25-26节(参看撒下22:26-27)说:“慈爱的人,你以慈爱待他; 完全的人,你以完全待他;清洁的人,你以清洁待他;乖僻的人,你以弯曲待他。”这段经文告诉我们,慈爱的人,神以慈爱待他;清洁的人,神以清洁待他;而邪 恶的人,神就以恶来待他。可见,人本身的善恶,决定了神对他的态度。

在圣经中,恶分为两种:道德的和非道德的。在宗教历史上,曾有过一个非常强大的教派,称为诺斯替教。这个教派从教会的初期,一直到六七世纪,不断发展壮大, 对西方教会有着深远的影响。你知道他们是怎样讲论神的吗?他们说创造宇宙万物的神是邪恶的。人必须寻找另一位神,一位与创造无关的美善的神。他们之所以认 为创造宇宙万物的神是邪恶的,是因为他们认为物质是邪恶的。在希腊哲学中,物质都是恶的。根据诺斯替教派的教导,人的身体是恶的,因为它是物质的,它俘虏 了人的灵魂,将她囚禁于身体的躯壳之内。若要得救,人必须脱离身体的辖制。那么如何得救呢?——通过“灵知”(gnosis)。Gnosis 在希腊语中即知识的意思,“诺斯替”(Gnosticism)的名字就是由此而来。他们教导人必须借着秘密的知识(灵知)才能得救。他们也主张物质都是邪 恶的,因此,创造物质的神也是邪恶的。

通过诺斯替教的例子不难看出,在邪恶的人看来,连神也是邪恶的。对于清洁的人,一切都是清洁的;对于不洁的人,一切都是污秽的,连神也不例外。这就是我为什 么说,一个人对神的看法取决于他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是圣经中非常重要的属灵原则,要牢记诗篇18篇25-26节的教导:一个人对神的理解,反映的不是 神本身,而是这个人本身如何。正如上面的例子,如果一个人觉得这个世界不美,可能是因为他正在忍受偏头痛的折磨。难道真的是世界不美吗?当然不是,只不过 他无法从客观的角度去欣赏而已。

在与生命有关的问题上,没有什么是完全客观的。也许在纯物理学中,在非常有限的条件下,可能存在一定程度的客观性,但在有关生命的问题上,这是完全不可能 的。生命是存在主义的,它与一个人存在的现状有关。一个小小的头疼就能彻底毁掉生命中的欢愉。这是我要说明的第一点,请牢记于心:神是美善的,但对于你我 来说,又可能不是,因为我们自己并不良善。这一点是每个人都可以在日常生活中切实经历到的。

神是美善的,他不能容忍罪恶

我们怎样才能经历到神的美善呢?除非脱离罪恶,否则我们会认为神是邪恶的,甚至可以找到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观点。我们都会思考,而且自认为很聪明,但事实上, 我们往往并不像自认为的那样聪明。但无论如何,我们都是相当聪明的人,即便如此,我们最后不要自以为是,免得我们步尼采的后尘。很多绝顶聪明的人都进了精 神病院,因为他们都没有学会谦卑。

圣经告诉我们:有些人经历不到神的美善,是因为神并没有以良善待他们,尤其对信神的宗教人士更是如此。如果你宣称信神,请特别注意这点,神对信他的宗教人士 特别严厉,为什么呢?因为神对信他的人有更高的要求,这是理所当然的。就像大学的老师对大学生的要求肯定会远高过对小学生的要求,神对信他的人的要求必然 高于那些尚未认识他的人。

如果你宣称自己是相信神的人,申命记27章的话肯定会令你坐立不安。神用无数的神迹奇事将以色列人从埃及领出来,这些神迹都是前所未有,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下 行的。有些传道人四处宣称自己能行神迹医治了很多病人,但却没有目击证人见证这些神迹;即使有,恐怕都是来自支持者,都是带有成见的,这样的见证是没有意 义的。

当神将以色列人从埃及带出来,他在他们面前将红海分开,使海水在两旁立起如垒,以色列人如履干地,你知道当时有多少人见证这神迹吗?两百多万人!西方法律(也包括其它国家的律法)规定只要有两个人为一件事作见证就可以定案,更何况是两百万人呢?这是毫无争议的事实。

神将以色列人从埃及领出来,使他们脱离奴役成为自由。神总是希望人自由,他是使人自由的神,他将人从罪恶中拯救出来。神借着摩西对超级强国埃及的法老说: “让我的百姓离开!”当时的法老相当于现在的俄罗斯或美国的总统。想象一下,摩西来到超级大国的总统面前说:“我的神如此说:让我的百姓离开。”法老问: “你是谁?”“我只是个无名小卒,而我的神是至高无上的。他若说‘让我的百姓离开’,你就必须让他们离开。”

出埃及记告诉我们,神用十灾击垮了这个超级大国(神有能力击垮任何超级大国),法老最后终于说:“够了!埃及的经济已经崩溃,民不聊生了。你带着你的人赶快离开吧!”有两百万人可以见证出埃及的的确确发生了。

以色列人离开埃及进入旷野,神提供食物给他们。如果没有神的供应,这两百万人恐怕早就死在旷野了。如果你计划去度假,我建议你到埃及和以色列之间的旷野一 游。你可以一个人去,或者两个人结伴去,你要是能在那儿待上三四天就相当不错了。试想想,你如何在荒漠里找到食物和水来喂养两百万人呢?这一切都证明了神 是大有能力的。

神把以色列人从埃及领出来后,对他们说:“你们是我的子民,在你们面前有两条路:你们可以选择善,也可以选择恶;可以选择生,也可以选择死。”正如我前面所 说,神给人自由,他不会给人套上枷锁,强迫人去服侍他。昨天有人问我:“如果我成了基督徒,是不是必须得全职服侍神?”答案是否定的。服侍神是一份殊荣, 不应该觉得勉强,如果神给我们这份殊荣服侍他,我们只能感到不配而不是勉强。事实上,很多申请参加培训的弟兄姐妹都因为准备不充分,或者生命缺少必需的经 历和素质而被拒绝了。所以,服侍神不是必然的,关键在乎你的生命是否够格。

回到申命记27章,我们不看祝福的篇幅,我要大家看的是咒诅的部分。神会咒诅(咒诅人的神怎么可能是美善的呢?)那些悖逆他、活在罪中、选择罪恶的人。我们 只看27章15-18节:“有人制造雅伟所憎恶的偶像,或雕刻,或铸造,就是工匠手所作的,在暗中设立,那人必受咒诅!……轻慢父母的,必受咒诅!……挪 移邻舍地界的,必受咒诅!……使瞎子走差路的,必受咒诅!……”这里一共列了12条咒诅。那些因选择罪恶而受咒诅的人,你知道神会怎样待他们吗?希伯来书 10章31节说:“落在永生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

神是美善的吗?未必,因为神不会以良善待作恶的人。如果你没有经历到神的美善,不要抱怨神。要知道,神只委身给良善,他的职责就是要消除罪恶,所以如果你选 择罪恶,神一定会除灭你的。什么才是真正的美善?神之所以美善是因为他不向罪妥协。如果神向罪妥协,你还会认为他是美善的吗?如果一个人无恶不作,羞辱父 母、奸淫、淫乱、凶杀、抢劫、偷盗,而神对这一切视而不见,他还算是美善的吗?申命记所述12种咒诅,条条都是针对他从埃及救赎出来的子民说的。神使他们 自由,不仅是脱离法老的辖制,更是脱离罪的辖制。如果成为神的子民,却仍活在罪中,神一定会审判的。

我曾听过这样一件事:有位牧师犯了罪,后来东窗事发,教会要求他认罪悔改,但因为面子问题,他不肯承认自己的罪行。整个教会为他迫切祷告,结果神击杀了这位牧师。落在永生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因为他是美善的——他不会容忍任何罪恶。作恶的人永远体会不到神的美善,反而对他敬而远之。

在哥林多前书5章1节也记载了类似的事件,就是教会里有一个人与他的继母发生了关系,而且不肯悔改,结果招致了神的审判。由此可见,神是不会向罪妥协的。

我再次重申:一个人能否经历到神的美善,完全取决于他自己。要明白,神绝对是美善的,但并非所有人的经历都认同神是美善的。虽然神的良善是绝对的,是不会向 罪妥协的,但如果你肯悔改,向神祷告说:“神啊,我知道我是个恶人,我请求你的饶恕。我以前犯过那么多罪:偷窃、抢劫、对父母不恭,简直无恶不作。但现在 我请求你的怜悯。”你一定能经历到神的恩慈。神是美善的,他会以良善对待那些认识到自己的罪,并谦卑悔改的人。

神并没有制造自然界的恶

前面一直在谈道德层面的恶,现在来谈一谈自然层面的恶。什么是自然层面的恶呢?就像饥荒、疾病——癌症、艾滋病等。艾滋病就像野火燎原,一发不可收拾。几年 前,我跟香港教会的一位医生聊天,他是我在伦敦读书时的大学同学,他对我说:“这是永生神的作为。在医学领域,每当我们以为战胜了一种疾病,马上会有另一 种前所未有的疾病出现,让我们无所适从。神要我们明白,人类是无法战胜自然层面的恶的。如果自然层面的恶都无法克服,道德层面的罪恶更遥不可及了。”至 今,科学家还在研究如何对抗艾滋病,但仍毫无头绪,而与此同时,艾滋病人的数量却在以惊人的速度飞快增长!

那么,我们该如何看待自然层面的恶呢?如果你认为神是始作俑者,那说明你想得不够深入。难道神会希望我们每个人都得艾滋病吗?不!同性恋才是艾滋病的祸首, 而同性恋在圣经中是被咒诅的。可见,是罪带来了这种导致免疫系统崩溃的疾病。我前面说过神是不会容忍罪,也不会妥协的。如果人坚持要犯罪,就得承担一切后 果。这个世界是属于神的,尽管同性恋在很多国家已经是合法的,但神是不会容忍的。遗憾的是,艾滋病已经从洛杉矶的同性恋社区透过性滥交和妓女扩散到整个世 界,波及很多无辜的人。

那么,饥荒应该是神一手造成的吧?我们总有很多自以为是的理由来拒绝神。因为我们是邪恶的,所以就会将恶归咎于神。难道神喜欢见我们挨饿吗?为什么会有饥荒 呢?很多饥荒是因为人自相残杀造成的。战争摧毁了庄稼,农民辛苦耕耘却一无所获,只好放弃务农。埃塞俄比亚也有饥荒,为什么呢?因为埃塞俄比亚内战不断, 每天都有许多人因战争丧命。当地人不相信外援人员,情愿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胞死去,也不允许他们帮助那些濒临死亡的人!人类制造了许多灾难,最后还向神兴 师问罪,将饥荒归咎于神。

癌症又怎么样呢?根据最新的数据统计,将来香港三分之一的人会死于癌症,日本是四分之一。而在十九世纪,人们甚至都不知道有癌症这种病。这是一个现代病!如果人类不停地污染空气,不停地将有害物质倒入河流、大海,不停地制造各种化学物质(有些我连名字都读不出来),癌症的发病率将会继续飙升。

每次去看医生,医生都会给你开药,你有没有留意过那些药物的名字?你知道药物中含有多少种化学混合物吗?我们经常吞服这些药物,试问身体怎能经受得起这样的污染?有一位专修生物化学的朋友告诉我:“我们不知道这些药物会给身体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即使危害性不大的药,将来会否有不良后果也是未知数。”

举个例子来说,现在的人都喜欢喝低热量饮料,这些饮料中都含有一种叫做“甜味素”(Nutrasweet)的增甜剂。据说“甜味素”是从自然物质中提取出来的蛋白质,但我们教会一位在蒙特利尔一家非常有名的制药厂工作的会友说:“少量使用这种‘甜味素’或许危害不大,但如果连续食用几个月,就会对大脑造成不良影响。”

我们每天都会摄入各种各样的化学物质,就连我们呼吸的空气都含铅。汽油中的铅挥发到空气中,吸入体内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损害大脑。我们的身体根本没有能力 分解这些复杂的化学物质,久而久之身体的细胞就会产生癌变。我们不知道每天喝的水是否受了污染,里面是否含汞(一种有毒物质)。我们吃的鱼,说不定就被大 剂量的汞污染过,吸入人体后就会产生癌症、大脑退化症,或者其它什么闻所未闻的怪病。我们问:为什么神允许这些事情发生?难道这一切是神造成的吗?难道是 神鼓动我们去污染他所创造的世界吗?

道德层面的恶与自然层面的恶息息相关

很明显,道德层面的恶与自然层面的恶是有直接关系的。正因为有道德层面的恶,才产生了自然层面的恶。例如疾病。正是由于同性恋这种道德层面的恶,才引起了艾滋病。而艾滋病不仅危害同性恋人,也影响了很多无辜的人。因此,要对付自然层面的恶,就得先对付道德层面的恶。

要解决饥荒问题,就得停止战争和杀戮,积极开垦土地吧!非洲许多地方的饥荒是撒哈拉大沙漠造成的。最新的卫星图片显示,撒哈拉沙漠正在以每年几英尺的速度增 长。而一开始,它不过是个不为人所知的小沙漠,但现在它的面积却越来越大。这还不是因为人类乱砍滥伐造成的吗?再来看看巴西,那里的人焚烧热带雨林,制造 了大量的烟雾和污染,破坏了臭氧层。而臭氧层的破坏就导致了太阳辐射直达地面,致使人类患上皮肤癌或者其它癌症。

这一切恶果都是我们造成的,而我们却将责任推卸给神。创世记说神所造的一切都是美好的,是为了人类的益处。而人类却糟蹋了神的创造,最后还怪罪于神。

当然,如果你不幸患上了癌症(就如头疼的例子一样),它会影响你如何看事情,使你不能理性地看问题。辐射是无所不在,不会偏袒任何人的,即使义人也有可能患 上皮肤癌。尽管辐射不是他造成的,他却一样要受影响。酒后驾车的司机有可能撞到坏人,但也有可能撞到好人。车子不会只撞坏人不撞好人。我们的粗心大意必然会影响其他人。每次出门,我们都得考虑是否要戴上头盔,因为说不准有人会从某座大厦扔下个花瓶、酒瓶。每年都有人因此而受伤甚至丧命。花瓶可不管你是否是 基督徒,癌症也是一样,基督徒也得承担人类犯罪的后果。基督也是这样,他从未犯罪,却承担了全人类的罪孽,为我们的罪而死。

神有能力将恶人变为善人

前面用了很大的篇幅向大家说明如何才能经历神的美善。相信大家已经清楚:如果你是恶人,就无法看神为美善的;惟有善人才能经历到神是美善的。

如果你说“我深陷罪中,无法自拔”,我已经告诉你第二步该怎么做了。你必须来到神面前,向他承认自己的罪,求他说:“神啊,求你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

你知道神会怎么做吗?他会行一个神迹。在我看来,这神迹比神使红海分开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会将一个恶人改变成善人,难道还有比这更大的神迹吗?我经常看着 教会里的人,心里思忖:“我以前认识的这个人,神在他身上做了奇妙的事。他曾经自私、傲慢,现在却变得慷慨、谦卑。这真是个神迹啊!”所以,不仅神自己是 美善的,他还能将我们也变成良善。而当神改变你成为一个良善的人,你就能经历到神的美善了,因为正是在被拯救的过程中,人才能经历神的美善。

我在英国利物浦教会牧会时,认识一位在利物浦攻读工程学博士学位的弟兄。这位弟兄现在已经是香港大学的工程学教授了。他建议我们在香港大学积极开展传福音工 作。我们的查经小组就是在他的办公室里开始的。前几天他来到教会,环顾四周,心里充满喜乐。他说:“看那个弹钢琴的姐妹。”我说:“她怎么了?”他说: “她是香港大学的学生。”我说:“嗯,我知道。”他感叹道:“两年前,她还不是基督徒呢。后来,她参加了我办公室的查经小组,生命就改变了!”然后,他又逐一指出那些从香港大学毕业的弟兄姐妹,他们的生命都被神改变了,都成了新人了。他们经历的不是表面的改变,而是内心深处的改变。于是,他对我说:“应该让更多人去香港大学传福音,很多人需要经历这种改变。”我说:“我们没有足够的人手,同工都有自己的侍奉岗位了,走不开啊。”他说:“争取一下!争取一下吧!”这些弟兄姐妹的生命被改变了,他从他们身上看到了神的美善。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父母那么担心自己的孩子成为基督徒,好像成为基督徒就变成了坏人似的。或许在少数教会确实如此,那就真的要阻止他们成为基督徒了。但福音不是这样的,福音就是要借着神的大能(不是人的说教),将坏人变成好人。

要区分“愿意行善”与“能够行善”

接下来我要简单回答一个跟宗教有关的问题(之前有人提过)。众所周知,所有的宗教都是引导人向善的,即使非宗教组织如童子军,也是教导人行善的。我不知道童子军是否有基督教背景,不论如何,他们也是在教导人向善,他们跟基督教有什么区别呢?佛教不也是在教导人向善吗?当然是!

你敢读其它宗教的书籍吗?我并不害怕读佛教,甚至印度教、伊斯兰教的书,只要有意义的书我都愿意虚心学习。无可否认,宗教都是引导人向善的,但愿意向善和有能力行善完全是两码事。我相信每一个真正的佛教徒、伊斯兰教徒、印度教徒都想要行善,这一点我很欣赏,也很认同他们。但有愿意行善的心并不足够,关键是能否把善行出来。与此同时,善的标准又是什么?是否与神的标准一致?

我不希望你们成为挂名的基督徒。我得承认,今天有很多基督徒都不配称为基督徒。之前提到的那个牧师就是一个例子,他犯了罪,神就击打他,让他丧命。我希望每 一位基督徒都牢记:神是不会容忍罪的。但很多基督徒却向罪妥协。我不包庇基督徒,也不包庇教会,甚至我自己。我不敢说今天的教会是美善的,但我敢说圣经中 所启示的神是美善的。我没有叫你相信教会,我要你相信那位美善的神。两者有什么区别呢?保罗在成为基督徒之前对宗教非常热心,但他却感叹地说:“我所愿意 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做。”保罗意识到宗教不能帮助他胜过恶。正因如此,我不传讲宗教,也不要你们加入宗教,因为宗教往往是真信仰、真 属灵的拦路虎。

那么,我们如何才能行出所愿意的善呢?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有能力的新生命!这新生命惟有在基督里才能得到。这是神在基督里,藉着圣灵赐给人的新生命。当你拥有 这新生命时,你就会有意想不到的能力,你不用再勉强自己行善。你就是一个新造的人,能够按照神的心意生活。这就是宗教——无论是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或 其它宗教与认识永生神之间的差别。神将他的性情赐给我们,使我们有能力过一个全新的生活。这是成为基督徒的关键所在。

令人振奋的是:神正在建立一个新的团体,这个团体的每一个成员都在彰显神的美善。

我曾上过基督教学校,学校起到的惟一作用就是让我厌烦基督教。读那些教理问答集简直让人吃不消。后来,透过一个特别的人,还有他的同伴,我看到了神的美善。 那是在1953年,我从一群人身上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当时我也说不清楚是什么不一样,后来才知道他们都拥有来自神的新生命。这种生命很有能力、活 力,与宗教毫无关系。这种生命彰显出来的美善是源自神的美善。我当时对自己说:“这些人身上有一些东西是我没有的,我渴慕拥有这种生命。”后来,当我也经 历了这新生命,我就真知道神是美善的。

基督徒的任务是建立一个新的团体。这不是一个宗教组织,而是透过与罪恶争战来向世人彰显神的美善的团体。这就是我们的使命和任务。

没有罪恶,就没有真正的良善

还有一个重要问题,我相信每一个善于思考的人都会问:既然神是美善的,他为什么允许罪恶存在?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我仅从一个方面作简要回答:满有智慧的神知道,如果没有恶,真正的良善就无法体现出来。

我们必须了解良善的本质。良善是面对罪恶而产生的效应。如果没有罪恶,何来良善呢?相信大家都知道,正是在一次次与罪恶的斗争中,人类的善才变得越来越强大。每一次战胜罪,就是朝良善迈进了一步。如果没有罪需要战胜,良善就无用武之地了。

神很有智慧,他在一定的时间内允许罪恶存在,是为了人类的好处。时候到了,他就会将罪恶彻底铲除。他知道,只有通过与罪恶争战,我们里面的善才能越来越强 大。通过这样简短的解释,希望大家明白,罪恶的存在是有特殊原因的,当神的大能胜过了我们里面的罪恶,我们就体验到了神的能力和美善。

最后一个问题:罪恶是可以战胜的吗?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可以的!因为在我的生命中,我切身经历到,神能够战胜罪恶!罪恶是可以战胜的,透过战胜罪恶,我 们会变得越来越有能力。这就是每一个认识神的人都满怀希望的原因。我们一旦知道(也亲身体验过)罪恶是可以战胜的,就会深信神最终一定会大获全胜。到时我 们就会认识到神是何等的美善了!

《完》


 

© 2017 福音电台。版权所有。(联络我们)


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转载文章除外)。

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