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宽路到窄路
晓安

讲稿下载(电脑版)

我热爱音乐,打从学生时代起,我就会花很多时间在音乐上,特别是流行摇滚风格的音乐。我有弹吉他的天赋,对我而言,天赋就意味着喜欢一件事情,并且持续投入时间在其中。

从小学开始我就很积极参加教会活动,差不多每一天都在教会中度过。于是我自然而然地花很多时间用吉他来“服事”神。刚开始在教会里弹吉他,我没有要求任何物质的回报,以为每周去教会弹吉他就是神对我的旨意。我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教会里,经常很晚才回到家,还要被父母批评,尽管如此,我从心底里感到快乐。我以前的教会规模非常大,是属于“超大型教会”的级别。我最初所在的分会并不大,但我们的“异象”却不小。在我上高中的时候,牧师给教会定下的目标就是要发展十个分会,每个分会至少要有一千人。我发现,这个教会的根基是建立在物质基础上的。我们的牧师总是在寻求属世的成功。他宣告教会需要一辆车,但车买来以后却成了牧师的私有财产;他宣告要建一座教堂,于是我们就不停地募集资金来扩大教会规模。总之,这间教会的目标就是追求成功和富有。看到牧师这样的榜样,年少的我也变得爱慕虚荣,非常渴慕成功和富有。随着时间的推移,再加上我自己的努力,我弹琴的技巧越来越好。为了鼓励我多参与教会的音乐服侍,教会决定给我一些“爱心奉献”。即是说,每次服事完后,教会就会给我一些金钱报酬。但这时候,我已经变得贪得无厌,开始觉得以我这么高超的琴艺,这些酬劳实在太少了。那时候我正在考虑上大学进修音乐。我需要攒些钱交学费,而我只会弹吉他,所以也只能靠弹琴来赚钱。因此我期望教会能够多付一些报酬给我。于是我开始参加一系列的试演,并且计划参加更多的教会音乐服事。我的教会有很多大小不一的分会,在越大的教会弹琴,每周收到的“爱心奉献”就越多。最终,从周一到周六我已经不需要忙于工作了,只需要在周日去大的教会弹琴,就会得到很丰厚报酬,这跟我平日教吉他课或者工作所得的酬劳差不多。这笔收入让我挺满足的。

纵观整个教会体系,你就能想象我当时接受的是什么样的教导。我们教会的牧师生活得像一个成功的商人。他们的生命目标就是向耶稣索取他们想要的东西,就像去庙里祈求那些偶像给我们想要的东西一样。这样的“成功神学”教导深深影响了我,我也用同样的方式,让成功与赚钱成为我追求从事音乐的动力。长话短说,我在这间教会里攒了不少钱,但还想要赚得更多。于是我开始做一些外汇交易。刚开始就从交易中赚到了不少钱。就在我以为会一直赚下去的时候,雅伟神开始向我显明他的道路。短短的时间内,我教吉他课的收入以及从教会赚来的钱,在外汇交易中全军覆没。而恰巧在那个时候,蔡牧师夫妇到我们那里传道。他们的家离我家很近,妈妈先认识了他们,然后我也参加了他们的查经班。在这期间,我渐渐看清楚这几年我是怎样在教会中变成了一只披着羊皮的狼。于是我决定要走那条“窄路”,因为主耶稣说,这条艰难的窄路才是通向永生的路。

那时候,对我来说,参加蔡牧师的教会就是选择走一条很窄的路。于是,我决定停止我在之前的教会的一切服事。这也意味着我会失去了赚外快的所有渠道。这个决定也最终导致了和我同在一个教会的女朋友离我而去,因为她的家人反对我离开教会。我在那儿的好朋友也因此不再联系我了,因为他们的生命方向和我的不再一样了。我从小开始,最亲密的朋友都在教会里,就这样一夜间我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朋友。我跟他们分享了大多数人都不想听的“走窄路的福音”,但他们看神为满足自己私欲的工具,效法基督背十字架走窄路、做众人的仆人,这样的信息对他们来说丝毫没有吸引力。况且,走窄路的教导与他们所听的教导是水火不相容的。

没有了教会的丰厚报酬,我只能靠教音乐课来维持生计。平时就帮妈妈打理着小饭馆的生意。生意清淡时,我会在那里弹弹吉他,有时一天也没有一个客人光顾。因为经济正在下滑,父亲的生意也出现了困难,他的很多客户账款都一拖再拖。父亲经营的生意是向银行贷款的,这就导致他没有办法及时还款。虽然经济情况每况愈下,我却看到他对圣经的教导有更积极的回应。就像我一样,在糟糕的经济环境下,我们的属灵眼睛反而变得明亮。自从我下决心要一生完全为雅伟神而活之后,我就尽力效法基督的榜样来生活。很多朋友说我疯了,只是因为教导的不同,就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团糟。但对我来说,这是神的恩典,因为他给我勇气按照圣经的真理生活。感谢神!四个月后,我终于有了一份新工作,就是在一所高中任教。出人意外的是,这份工作的薪水还挺高的。新的工作对我来说不是最重要的,我希望在新工作中能够认识更多热爱真理的老师和学生,带领他们认识主耶稣和雅伟神。

《完》


 

© 2017 福音电台。版权所有。(联络我们)


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转载文章除外)。

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