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小路
奇妙恩典

收听录音

讲稿下载(电脑版)

爱的小路

分享者 :小草

我是一株小草,在迷惘、失落和互相怀疑中销蚀着生命,我的未来毫无希望。神却把我从黑暗中高举起来,?擦干我的泪水,搀拉着我走上?的拯救之途——

那是一条爱的小路

(一)

又一列火车驶出了江南车站。

这是一九六四年的初秋。

这些极为普通的客车在落满霜花的轨道上急驰,它跃过长江,沿津浦线朔风北上,然后经古城徐州入陇海线西行。

车轮铿锵。

徐州——郑州——兰州。

塞外的秋天已是满目萧瑟,西行列车穿过一个又一个隧道,向这些西出阳关的江南儿女铺开大西北的荒凉和雄浑。

车上的人正昏昏欲睡。

也许谁也没有意识到此行的真正意义,也许谁也没能想象到西行列车的汽笛声将会长久地回响在共和国的记忆深处。它风驰电掣的身影拉开了一个时代的帷幕,它所带来的悲欢离合构成了中国历史中最为难言的痛楚。

那些告别江南春色的少男少女们在革命浪漫主义的歌声中似乎浑然忘却一切,他们凭窗远眺,要把自己的初吻献给茫茫荒漠。正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期,现行的教科书把这一段日子称为“文化大革命的前夜”。其时,极左思潮乌云般密布在中国的上空,在这一背景上,知识青年的支边行动成为空前绝后的革命壮举。西去列车作为狂热时代的符号和象征,正驶向一个未知的终点。

我坐在列车上。我的故事正是从这里开始。

那一年,我十六岁。

对于我来说,往事的回忆是如此重要,因为那个旷日持久的悲剧中的每一个细节都孕育着一个生命的未来走向。准确地说,正是大西北的艰难和文化大革命的险恶为我铺设了信仰之途,我的小路源于新疆的戈壁滩。若干年后,我和一位传道人谈到我的信仰历程,他对此颇有感喟。他说,在中国国内,像你们这一代人能够接受耶稣基督作自己的救主是非常不容易的。他所说的这一代人是指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和五十年代初诞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之始的男女们。他们在无神论的教育下对世界充满了无知和冲动。

我应当感谢那些被侮辱被欺骗和被伤害的日子。长达十年的文革浩劫使我的家陷入灭顶之灾。一九七六年,正在一所著名高校任教的父亲也因忍受不了第二次被打倒的痛苦,撒手人寰。噩耗传来时,我正在戈壁滩上的寒风中翘首企盼着来自家乡的好消息。那时我已将近三十岁,由于忍受不了荒漠上的孤独和凄苦,从家乡来的伙伴们大多建立了家庭,然而我却独身一人。我的父亲是一位较有名望的知识分子,他一直希望通过某种方法把我调回家乡,我苦苦地等待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父亲的死使我的希望成为泡影,我在极度痛苦中十分草率地处理了自己的婚姻大事,和一位同乡结为夫妻。

我在婚姻上的杯水主义使自己吞下了一枚苦果,成为以后一连串的悲剧的肇始。由于家庭背景和生活习惯等方面的差异,我和我的先生在很多问题上都无法协调,它不仅表现在思维方式的不同,甚至在日常生活细节上所表现出的趣味也判若云泥。婚姻对于我们已经死亡,它只是某种形式,只是因为女儿的出生,才使我们尽力把这种形式维持下去。

一九八一年初,全国性的下乡知青开始了大回城,因我的父亲在文化大革命中被“四人帮”迫害致死,冤案被平反昭雪后,我和我先生以落实政策回到了阔别18年的故乡。

我们都有了工作,我们终于重新在家乡扎下了根。当这些问题全部解决后,我知道,我们再也无法回避接下来的一个问题,我们的婚姻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常常是这样,当外部的压力消失后,内在的危机就会爆发出来。此时,我们之间的矛盾也发展得愈来愈激烈,我们双方都已意识到,离婚,已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当时,我父亲的单位在落实父亲的政策时分给我们一套房子,我告诉他说:“我要搬过去住了,但是你不能和我一起搬过去,因为这所房子是我们全家的,我二姐的孩子要和我一起住,这样都住在一起是不合适的。”

他明白了我的意思。现在回想起来,我的心也是很诡诈的。

办理离婚手续时,我们都很平静。我提出不要任何东西,我说,我只要女儿。在嗣后的岁月里,我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女儿身上,我把能够给予的东西都给予了她。但是我没想到,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却伤害了我。她使我经历了人生的苦楚,是一种无法与人述说的痛苦。谁能为我分担内心的忧伤呢?我的未来还有什么盼望呢?入夜,独对孤灯,我的周身浸透寒意,回首破碎的前半生,我觉得我的生命是一个咒诅,是一场恶梦,是一条望不到边际的冰河。

(二)

我的生命是一株小草。

这是一代人的命运。一九八一年初,当我们重新回到城市时,那种沦落的感觉就更加刻骨铭心。我们这一代人失去的东西太多了,我们经历了中国大陆上所有的运动,政治运动销蚀了我们的青春和生命。我们没有学历、没有事业,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我们是陌生人。我们是一棵草啊,我们的未来毫无希望。正因为如此,我们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孩子们的身上。但是我的女儿并不理解这一切,她不愿意读书,而且,她反叛的性格也逐渐显露出来。

女儿的悖逆使我十分痛苦,她是我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活下去的理由。婚姻上的失败使我更加看重我和女儿的关系,我发誓要用全部的爱来维系我们母女之间的感情。现在,我和我的女儿却发生了爱的困难,我无法言说我心中的失落和困惑,我觉得我的路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

这时,我遇到了神。

我的妹妹在美国读书,她在那儿认识了主,她在来往的信件中向我们传福音。非常遗憾的是,我们当时对此并不太感兴趣,我们觉得这是一种精神麻醉剂。后来,我的妹妹去了南方一座城市工作。春节期间,她有机会回家乡探亲,我们弟兄姐妹聚在一起的时候,她仍然坚持向我们传福音,她开始带领我们看《圣经》。事实上,我们对《圣经》所说的一片茫然,仅仅因为她是我们的妹妹,我们对她所做的一切表示了某种程度的尊重,而且,她的工作很忙,回来探亲也很不容易,对于她喜欢做的事,我们当然不能使她扫兴,因此,她解释《圣经》的时候,我们就洗耳恭听。虽然我们感觉到她说的东西很玄,但是并没有人反对她,不过,也没有什么反应。

在我妹妹探亲就要结束时,却出现了一个小插曲,使事情有了变化。临走的前一天,我陪她去买菜,正走着时,她突然哭了,而且,哭得很伤心。大街上很多人都盯着我们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被那些人看得很不好意思,小声地说:“不要哭啊,别哭呀,有什么事你就讲。”她在我的催促下,才开始说话。她说,为什么家里的人对福音没有反应呢?她说她为此非常难过。听她这么一说,我才放下心来,我说:“噢,你就为这事哭,不要哭,不要哭,我相信。”当时,我并没有把这件事看得多么重大,不就是信基督教吗,这有什么。于是我告诉我的妹妹说:“信主是教人怎样去做人,是好事,不要哭,我来相信。”

若干年后,回过头来看这一切也许觉得非常可笑。我率性地承诺似乎是一种应付,但是我的妹妹和她所在的教会却是认真在对待,他们如此看重一个人的灵魂,以至于不惜任何代价要把我引领到上帝面前。

我妹妹临别时送给我一本《圣经》,她鼓励我读下去,她告诉我说,每天去读一段或一个章节,要坚持下去,持之以恒。我答应她说,我会的。于是,我开始按着妹妹所说的方法去读《圣经》。但是,这确实是一本十分难读的书,我无论如何也读不进去,《圣经》里的很多记载都让我想起了中国文化中的神话故事。一次,我的女儿问我说:“妈妈,这上面讲什么?”我说:“唉,看不懂,这上面是讲一些神话吧。”我在阅读的过程中发现有很多疑问,虽然我还在读,但是这种怀疑并没有消除。

现在回想起来,神有他自己的计划,即使是我的疑惑也无法改变神的信实。神对我的怜悯和慈爱正通过我妹妹和她的教会临到我,他让我看到?的奇妙。一九九六年年初,我妹妹突然打电话给我,她说,我们教会可能有人要去看你,你要接待她。我在电话中告诉妹妹说,我会接待的。这之后,教会就来了一个姐妹,她来了之后就住在我们家。我能看到她来一趟很不容易,因此,当她提出要带领我查考《圣经》时,我没有拒绝。这位姐妹带领我查考的是《圣经》中有关门徒向主委身的内容,这些内容被编排成一个逐步进深的课程,一课一课地去查考。由于当时这位姐妹的时间很紧,她每天给我上两课,一共上了五课。由于教会工作较忙,这位姐妹给我上完五课后就离开了。后来才知道,这位姐妹很少单独给一个人上委身课,但是当时对于委身的教训我并不太珍惜。只是在第二年的下半年,当这位姐妹第二次来带领我查考《圣经》中有关委身的教训时,我才懂得珍惜了,因为这期间我对神有一次经历,我被深深地震憾,我的心终于向神敞开了。

一九九六年的夏天,我的妹妹回家探亲,和她一起来的还有教会的一些姐妹。我的妹妹和教会的姐妹们说,这次来除了和我们相聚外,还想带领我们查经。我大哥他们对此不感兴趣,他说,这样吧,你和你女儿代表我们去算了。我说,好吧。当时和我妹妹一起来的姐妹不知道我需要什么,我也不知道她们要给我查哪一段经文。我们祷告过后,她们就打开了《圣经》,看《哥林多前书》13章4—7节。当我们读完那段话后,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我在她们面前放声大哭。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这就是爱吗?

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的爱!

原来我竟然是一个不懂得爱的人, 原因是从来没有得到过这样的爱。这爱的颂歌仿佛从天而降,它像一双温柔的手轻轻地抚摸我的累累伤痕,我的心融化了。

我就这样哭啊哭啊。

没有人说话,所有的人都静静地坐在那儿,倾听着我的哭泣声。

是的,我要去寻找这位神,我要去寻找这样的爱,我要用我的整个生命去寻求。

(三)

当我立定心志去寻找这位上帝时,我的内心有一种需求。我写信给我的妹妹,告诉她我需要一间教会。我的妹妹在回信中说,你可以先去找一家教会,试试看能否有所帮助。这样,我就去了我们城市的一间教会。

这期间,我不仅参加星期天的崇拜,也参加星期四的青年聚会。牧师讲说一些信息和问题,这些教导对我有一些提醒,但是,渐渐地,我的里面感到有一些不太满足,因为在那些谈论中我感受不到生命的供应。特别是在青年聚会中,大家关注的似乎都是当今世界比较前沿的问题,比如以色列人怎么样啦,还有哪些预言没有应验啦,等等,让人觉得福音似乎是一种时尚,是一种关于世界历史进程的综合性知识,参加聚会的人对此也很好奇。这样的聚会起初也许还能吸引一些人,但由于它毕竟不是一个属灵的团契,它内在的一些问题便渐渐地暴露出来。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它的世俗性。国内的教堂是比较兴旺,每个礼拜天都要开三场讲道,而且,每一场都是人满为患,我这个人不太喜欢挤到很热闹比如像大厅那样的地方,我愿意坐在走廊边上和那些老年人在一起。这个地方正对着教堂的办公室,教会内部事务就完全呈现在我的眼前。我所看到的情况令我很吃惊,比如那些唱诗班的年轻人,他们在后台等候期间会毫无顾忌地开着玩笑,即使会众已经开始祷告了,他们仍然会打打闹闹、吵吵嚷嚷;甚至那些所谓的执事们,在整个敬拜过程中也若无其事地处理着日常事务,他们的吆喝声,常常会打断讲道。这样的聚会和我在单位里开会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我感觉不到参与者对神的敬畏,这种情景令我疑虑重重。不过,我仍然没有下决心离开。

最终导致我离开这个教会的,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那是教会发起的一次慈善活动,教会负责人号召信徒们把家里多余的东西拿出来,进行义卖,然后把所得的款项捐赠给一些困难户,我觉得这是件好事,就参加了。没想到活动刚开始不久,就发生了一件令人十分不愉快的事,正当大家兴致勃勃地浏览着义卖的物品时,忽然有一个人走进人群里,此人是教会的领导人。只见他非常粗暴地推开围在一起的人,当时大家都非常惊愕,觉得他的举止有些反常。紧接着,我们就发现几架摄像机跟在他的后面,跟在摄像机后面还有几个人。有人告诉我说,那是区里分管宗教的领导。原来如此!这样的场面我见得太多了,在社会上每当领导出行,总会有人前呼后拥地为他们开道,那种阿谀奉承的举止令人十分反感,我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也会在教会里出现。如果一个教会的所作所为和世俗的世界毫无二致,这样的教会是神的教会吗?这个思考促使我离开了这间教会。

这一切令我十分困惑,而且我的周围也没有兄弟姐妹。我写信告诉我的妹妹,我的妹妹鼓励我祷告,她说,你祷告吧,把这些事交托给神。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认真祷告过,而且也没有系统读经。离开这间教会之后,我决心自己认真查考《圣经》。我的妹妹告诉我一些读《圣经》的基本方法,她说,如果旧约部分看不明白,可以先从新约看起。

那是我第一次全面地、系统地读《圣经》。我很用功,我的全部身心都沉浸在神的话语中。神的话像一束束亮光,开启了我心灵的眼睛。我觉得真正使我跟随主的是《马太福音》,特别是登山宝训,使我的内心真正地经受到震撼,那是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的话语。比如,主说不要去仇恨,不要去说人是拉加、魔利,就是议论别人笨蛋和愚蠢,这样的话谁没说过?我被别人说过,自己也说过别人。主说不要论断人,他还告诉我们,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就在那里。这些话太正确了,这些教训使我的内心焕然一新,我觉得这样的生命太好了。当我读到爱仇敌的教训时,我想得很多。我妹妹第一次带领我们全家人查经时,这句话在我们全家引发了很大的争论,即使那些能够接受圣经中某些教导的人,对爱仇敌的观念也无法接受,他们反问怎么会是这样?怎么能够这样?现在,当我重新研读这一段话时,我虽然不能完全明白其中的深刻,但是有一句话却深深地触动了我,那儿说,因为天父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这句话是如此质朴明了,它一下子就打开了我的心窍。多美丽啊,这样的生命。仿佛一个惯于在长夜里生存的人突然看见了太阳,它吸引着我奔向主。

这期间,我妹妹来信告诉我要多多祷告,我向她请教祷告的方法,她在回信中向我介绍了祷告的基本常识和一些简单的话语,我把妹妹写给我的话全都背下来,然后慢慢地学习着向神说话。这样,渐渐地我开始把自己的困难和心事向主陈明。

由于我当时的信仰还很幼稚,我觉得一个人读经祷告太孤单了,就祈求主给我预备一个教会。我不断地向主呼求,一直坚持下去。我的祷告虽然简单,却蒙了神的垂听。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住在对面的一个朋友,他是位医生,他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他觉得福音是个好东西,却下不了决心去追求主,但老是介绍别人去认识神。有一天,我们在谈天时,我不由自主地说,能够有个教会多好,大家能够在一起聚会。这样说过之后也就算了,没想到过了几天后,他突然来找我,他告诉我说,他有一个病人是个基督徒,就住在离我们家不远的地方,是位教师,她通常在自己的家里聚会,他问我愿不愿意去见见这位老师。听了他的介绍以后,我就说,好啊。

第一次见面,我发现这位老师是一位非常爱主的老姊妹。我们在一起谈了一会儿,她就说我们在一起祷告好不好。我很乐意和她在一起祷告,当我开口祷告的时候,我觉得我有很多话要向神倾诉,而且,我的祷告也很通畅,过去我从来没有和神说过这么多。从那以后,我就到李老师家聚会,我从李老师身上学到很多东西,特别是在祷告方面,她不仅带领我祷告,而且还鼓励我凡事祷告,藉着祷告把一切事都交给神。

我能够感受到,神正一步步地朝前带领我,那是一条爱的小路,神用他的爱牵引我,训练我,也让我活出他的爱。

(四)

我的信仰之途并非平坦。

我的困难和挑战主要来自我的女儿。在我信主之后,我女儿反叛得更加厉害,我和女儿之间的关系也变得愈来愈紧张。她不服任何约束,发展到最后她甚至离家出走。

对于一个单身母亲来说,孩子的背叛是一件十分令人痛苦的事。没有人和我在一起分担这份痛苦,我只有把这一切向教会的弟兄姐妹倾诉。记得她第一次出走时,我很难过,我要去寻找她。李老师问我,到哪里去找啊。我说我不知道,但是我要去找。这位很爱主的老姊妹说,你到哪里去找啊,你只有把她交给主。

可是怎么把她交给主呢?

这是一段非常艰难的历程,面对这样的困境我只有学习去顺服。正是在这样的境况下,我向神的祷告才渐渐地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深度。神使我明白,在我女儿悖逆的背后,有他更加美好的旨意,神使我看到这世界的虚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一种虚妄,即使母女之间也无法达成谅解和一种真正的爱,如果我继续把全部精力放在女儿的身上,到头来也不会有任何收获。当我明白这一点之后,我的心忽然打开了,我终于平静下来,能够面对发生的一切事。而且,我对神也心存感激,我知道,他是在用这种方法赢回我的心,要我把自己的全部都交给他,因为他是我的唯一。

在女儿这件事上,神要我完全放手。在后来的日子里,神还要不断地试验我、磨练我,直到我的内心完全明白过来。

这时,我写信给我的妹妹,告诉她,我想要接受洗礼。我的妹妹当时正在南方的一个城市,我以为她所在的教会可以安排我的洗礼,就决定到她那里去。我的女儿已经工作,和前一段时间相比,情绪也比较稳定。她说,你去吧,家里的事我知道该怎么办。于是,我很放心地去了。然而,事实上洗礼并非像我想象的这么简单。我妹妹所在的教会严格地按照主的教训给门徒施洗,也就是说,在施洗之前,决定接受洗礼的人必须明白洗礼的全部意义,并愿意委身给主。而当时,我对有关委身的教训还没有全面地学习,因此,教会建议我在接受洗礼的问题上应继续祷告,看神如何带领。于是,我又从妹妹那里回到家乡。

没想到,就在我离开家乡的短短一段时间里,我的女儿放纵了自己。当我回来之后,我发现她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个情况令我震惊和痛苦。我无法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在她过去的反叛中,她的身上还多多少少保留着一些本色的东西,而这一次,那些东西已荡然无存。她变得非常可怕,呈现在我面前的完全是一个陌生人。那一刻,我心痛欲裂,我的软弱已到了极点。女儿又一次出走。

 深夜,一个人在房间里,我的心里有一个感动,我说,我要唱诗。当时我的身边还有一盘诗歌磁带,于是就打开录音机跟着磁带唱起来。然而,我唱着唱着就再也唱不下去了,我无法理解我的处境,我觉得神离我太远了。为什么神使我得到这个结果?对于神的做法我无法接受,我甚至有些埋怨神。当我这样想着的时候,我再也唱不下去,我泪流不止,灰心到了极点。这时,那盘磁带还在转着。慢慢,磁带在播放一首歌,那首歌的名字叫做《除你以外》,我渐渐地止住哭声,静静地听着——

除你以外,在天上我还能有谁;除你以外,在地上我别无眷恋。除你以外,有谁能擦干我眼泪;除你以外,有谁能带给我安慰。虽然我的肉体和我的心肠渐渐地衰退,但是神是我心里的力量,是我的福份,直到永远。

这是来自天上的劝勉和安慰。

是的,除了主以外,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值得我去追求的。神让我明白,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会朽坏,无论是我的女儿,还是我的其他亲人;无论是我和女儿的关系,还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其他的牵挂,这一切都会过去。而且,这个充满罪的世界只会给我带来痛苦和愁烦、恼怒和伤感。神呼召他的儿女从这个世界里出来,脱离罪恶的缠绕,要我单单仰望他。

于是,我又一次从软弱中挺起身来。

这件事更坚定了我接受洗礼的决心。正在这时,给我上委身课的姐妹打来电话,她问到我最近的一些情况,然后告诉我,教会将委派一位同工来看望我,这位同工将继续带领我查考《圣经》中有关门徒委身的教训,为接受洗礼作预备。

当我准备接受洗礼的时候,带领我的同工教导我必须在神的面前认罪悔改。他说,当一个人接受洗礼的时候,要对自己的罪有一个深刻的认识。他说,你有什么得罪人和得罪神的地方,都要在人在神的面前讲清楚。他的话让我的内心陷入挣扎,因为我知道我是一个很不好的人,比如说,我偷过东西,我在情欲上也有过过错,这都是一些隐藏很深的罪,现在要把这些东西公诸于众,我在人面前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我有很多顾虑,我担心当大家听到我是这样一个人时,对我有什么看法,他们会不会轻看我?

我为我的疑虑向神祈祷,神鼓励我跨出这一步。我要做神的诚实、公义、圣洁的儿女,于是我在人和神的面前认罪。那一刻,我真正品尝到在基督里得释放的轻松,而且,我的弟兄姊妹们并没有看不起我,他们和我一样喜乐。

一九九九年,我受洗归入基督。

一个新人诞生了。

回首往事,我无限感慨。三十多年前,一个十几岁孩子远离家乡和父母,只身在这个世界上闯荡,那些屈辱的日子,那些浸透泪水的回忆,从此构成我生命的主旋律。然而神却看重我,他用生命的甘泉浇灌我,他赐给我一个美丽的属灵的家,于是我知道了什么是爱,我内心的绝望和怨恨终于在这爱中融化了,我的生命迎来了真正的春天。

(五)

神操练我学习爱的功课。

在我受洗之后,神给我预备了一个学习彼此相爱的场所。在这个聚会里,我们的传道人在带领我们学习神的话语中,使我们逐渐明白了《圣经》里的一切关于委身给神的教训,最终都是归结在爱神和爱人上。这就是主耶稣要赐给我们的新生命。而回应主的教导,顺服主的带领,这本身就是爱的行动。我告诉我们的传道人,我说我愿意去实践这个爱。

于是,神把一个功课摆在了我的面前。

2001年的3月初,我突然接到女儿的电话,她在电话中告诉我,她怀孕了。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使我很生气。在这之前,她也是这样很突然地向我宣布她谈了个男朋友,而且,她准备和男朋友结婚。这一次他们又是未婚先孕,我的道德标准使我无法容忍这样的事发生,因此,当她在电话里问我怎么办时,我很严厉地说:“打掉!”

我的女儿哭了。

如果从一般人的角度去看这个问题,我所作出的选择并没有什么不合适,他们还不成熟,他们甚至还没有能力养活自己,怎么能养活一个孩子?然而我们聚会的牧者却不是这样理解这件事。在我接到女儿电话的第二天,神的奇妙安排让我有一件事要和聚会的牧者交谈,当我们谈完事之后,他问我,还有别的什么事要说吗?我犹豫着,不知道应该不应该把女儿的事告诉他,因为这件事毕竟不太光彩。不过,我很相信我们聚会的牧者,我觉得这件事不应当向他隐瞒,于是我把女儿发生的事以及我对女儿的要求都告诉了他。他听了以后说道:“你这样做是不对的,你的女儿虽然做错了一件事,但是主却没有让我们随便去扼杀一个生命。”我没想到他会这样说,当时就楞在那里。接着,他又提出建议。他说,你要去向你的女儿认错。这个建议更令我吃惊,我想,这件事并不是我做错了,为什么要我去认错?我实在想不通。但是,圣灵此时提醒我要顺服聚会的牧者。于是,我决定按照他的建议去办。

第二天,我在电话中告诉我的女儿,我准备到她男朋友的家里去看看,我的女儿听到后非常高兴,她看出我的态度的转变。然而,这一次探视却使我的心跌入了冰窟。对方家庭的简陋令我吃惊,这一切也令我十分痛苦,我不知道我的女儿为什么会作出这样一种选择。我向神祷告,神啊,我又一次不能去爱人了。神使我看到我的这种想法仍然是以自我为中心。当我在神面前重新省察自己时,圣灵在我里面提醒我,他说,既然你知道自己错了,现在神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能够用神的爱去爱他们。当这句话临到我时,我的心里忽然敞亮了,我又一次经历到被主释放的感觉。原来,这一切是神给我的一次机会,让我去经历他的大能。

当我在主里面重新回顾我和女儿的关系时,我才看到我过去所做的一切并不是真正的爱,那种属乎血气的做法其实十分勉强;现在圣灵赐给我爱的能力,让我能够去爱他们,那是一种平和、一种温柔,没有偏见,没有自我。如果说以前我对圣灵的能力只是一种头脑上的认识,现在我在生命深处经历到他的大能。当我顺服圣灵的带领去爱我的女儿时,我和女儿之间多年纠葛的问题解开了。我再也不像过去那样对女儿严加管束,凡事都要按着我的意思去办。我学会了包容她的一些想法和做法,即使在我看来她的一些想法是不对的,我也不会像过去那样训斥她,我会心平气和地告诉她这样做有什么结果,让她自己去认识。在圣经的带领下,我和女儿的关系渐渐得到修复,我们之间开始无话不谈。

在这个过程中,神也让我看到爱是一种完全,我们不仅要爱那些我们愿意爱的,更要爱那些不可爱的,爱是没有界限和尽头的。主耶稣鼓励和激发我去改善和我女婿的关系,用他的爱去爱他。对于我来说,这的确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我的女婿曾经骂过我,我很难原谅他,再加上他身上的一些坏毛病,比如做事懒散等等,都使我无法跨出这一步。

然而,有一件事对我的鼓励很大。

那是一次聚会,当时我的女儿和女婿已经结婚,并且生下一个孩子。在谈到这件事时,聚会的牧者说:“很感谢神,因为神让我们多了一个关心的对象。”他所说的那个关心的对象是指我的女婿。这句话让我很受震动,因为我知道,我的女婿并不接受福音,但是我们聚会的牧者并没有厌弃和轻看他,反而因此去感谢神,并传达出对一个人的爱心。牧者的心肠令我感动,也让我看见一个委身给神的人,生命是多么不同凡响。

我向神祷告,我愿意学习这样去爱。

我对神充满感激之情,由于我认识了神,由于神的介入,我和女儿女婿之间的关系终于有了突破。

这就是我的故事。

是的,我们是特殊的一代。

我们不仅是无知和冲动、也是最茫然的一代。然而,神却把我们拯救出来,用爱的乳汁哺育我。那是一种医治,是一种唤醒。

这是一条爱的小路。

我愿永远跟随我的恩主。        

- 完 -

© 2017 福音电台。版权所有。(联络我们)


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转载文章除外)。

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