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安息三步骤
张熙和牧师

收听录音

录音下载

讲稿下载(电脑版)

一切所有的,都是我父交付我的。除了父,没有人知道子;除了子和子所愿意指示的,没有人知道父。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太11:27-30)

神已经立耶稣为主,你真的相信吗?

这段经文一开始就显明了基督的荣耀。主耶稣说,天父已经将一切都交付给了他。一个加利利人竟然说出了这种话,他说的是真言还是谵语?只有这两种可能。要是今天有人走进教会对你说:“神立我为宇宙之王了”,你一定会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一番,也许要打电话叫精神病院的救护车来。

主耶稣说,天上地上的一切,天父都交付给他了。可他就站在众人眼前,衣着饮食与人无异,居然讲出了这种话,实在让人大吃一惊。真不知道耶稣身旁的门徒们会有何感受,圣经没有记载,也许他们百思不解,可是没有人敢说耶稣疯了。

犹太历史上出现过好多个假弥赛亚,都声称受神差派。可是耶稣却说神已经将一切交付了给他,不但如此,他竟然还说惟有他认识神,惟有神认识他!

听了主耶稣这番话,但凡头脑清晰的基督徒都会细思明辩,之所以接受下来,必须是有理有据、无可置疑,而不是愚昧盲从。凭什么相信神已经立耶稣为主了呢?我想大多数基督徒的信心基础相当薄弱,只是半信半疑,而且以为不否认就等同于相信了。但这不是圣经所说的信心,非基督徒也愿意说“我不否认耶稣是主”。

希望你求神鉴察,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确信耶稣是神设立的救主。如果你相信,又是凭什么相信呢?有人说:“我哥哥相信,他是个聪明睿智的人,要是他都相信,那么我也相信。”这个理由可不大充分,为什么你哥哥相信呢?可能他有个聪明睿智的朋友,那个朋友相信,所以他才相信。这个理由也不可靠。

你也许说:“那位牧师似乎也不笨,受过高等教育,他都相信,所以我也相信。”问题是那位牧师可能错了,你哥哥可能错了,你哥哥的朋友可能错了,你怎么知道这件事千真万确呢?既然不大肯定,你又怎能以身相许呢?你当然不会这么笨,所以如何解决呢?就是半信半疑。这就是教会大多数人的信心,“不可不信,但不可深信”。你不能说他们不信,可一旦刨根问底,他们只好坦言不太相信,因为实在找不出一个充分的理由来。

甚至教会里也有人否认耶稣是主。很多神学家都否认耶稣是主,他们只把“耶稣是主”当作教义接受下来,生命却不接受耶稣是主。至少他们很诚实,坦言不能相信。为什么不能相信呢?不妨换一个角度来问,为什么你能够相信呢?属血气的人根本不可能相信耶稣是主。这个加利利人穿着、讲话与当地人无异,神竟然立他为主了?谁会信以为真呢?

你可能说:“他行了很多神迹!”可是圣经中行神迹的不止耶稣一人。纵观旧约,先知以利亚、以利沙几乎行了主耶稣所行的一切神迹,包括叫死人复活,还有什么比这更大的神迹呢?所以怎么知道耶稣就是主呢?外表上看得出来吗?耶稣在山上变了形象,显露出了荣耀,可你并不在场,如何知道呢?在场的只有那几个门徒,他们看见了耶稣的荣耀,你要靠他们的话而相信吗?

完全相信就会完全委身

我们怎能知道耶稣是主呢?怎能有这种确信呢?为什么确信这么重要呢?因为成为基督徒就是跟随耶稣,如果耶稣不是主,那你可就犯了一生中最大的错误。这种错误的代价太高了,我们根本承担不起。如果耶稣这番话并非属实,而你跟从了他,则会走向何方呢?所以你就做个半信半疑的基督徒。

可以说,很多基督徒之所以没有完全委身给耶稣,往往是因为他们不完全相信耶稣是主。你要是完全相信,就会完全委身,这是必然的结果。

想一想,这位主在世上受人唾弃、嘲笑、质疑,最后竟然为了你的罪死在了十字架上!你能理解这种大爱吗?若有人轻描谈写地说一句“我相信”,则他根本不明白主耶稣的大爱。你真的相信,就会完全地回应他,付上一切,包括时间、精力、财产,绝对是毫无保留。

然而今天在教会中看得见这种回应吗?看得见这种火热事奉的态度吗?根本看不见。每每有人打算事奉主,总要先计算一下代价,想一想损失有多大,牺牲有多大,实在可怜!你损失了什么呢?你的那一点损失根本无足挂齿、不值一文。

误导人的“白白的恩典”

有一种教导说,主耶稣为我们死了,我们不必回报什么,这是“白白的恩典”。这种教导在拖人后腿,阻碍人前进,谁要是追求敬虔生命,全心回应主,委身给主,竭力事奉主,就会被扣上一顶靠行为得救的帽子。众人会说:“你想靠行为得救吗?”或者是说:“这种人有点狂热,感情用事,哪有这样回应的?”

耶稣为我们死在了十字架上,神已经立他为主。要是你真的相信,诚实无伪,那么你的回应就会截然不同。现在恐怕你连“半信”都没有。难怪哲学家罗素(Bertrand Russell)曾说过:基督徒自称相信的东西,我不信他们真的相信。罗素的眼光比很多基督徒更犀利,一语破的。他认为要是他真的相信基督徒所相信的,那么他的生命就会完全不同。

记得在利物浦时,有一个人申请受洗,我和查理牧师便约他谈话。查理牧师问:“你相信耶稣为你的罪死了吗?”他答道:“当然啦!”查理牧师又问了一个问题,他又答道:“当然啦!”我见到查理牧师脸色一沉,说:“你不要总是说‘当然啦’!”因为他这样说就表明他根本不明白。

很多基督徒都是这样,要是你问他们:“你相信耶稣吗?”他们就会说:“当然相信。”可真相信的人会是这种反应吗?你一听见这种回答,就知道他根本不明白什么是相信,一窍不通。要是我们真的明白,恐怕都不敢这么斩钉截铁地说“是”。因为每每想到主耶稣所做的一切,我们就会心潮澎湃、感动不已,只能说——“靠神的恩典,我相信耶稣”,而不会说“当然啦!”

我想这人恐怕代表了很多所谓的基督徒,他们自称相信耶稣,你不能说他是虚情假意,的确是真心实意,可他不知道自己相信的是什么,甚至不知道这种相信意味着什么。他想都没有想过:神来到了世界,住在了主耶稣里面,而主耶稣竟然死在了十字架上!他要是意识到了这一点,就不会单单说“我相信”,而会全心全意地说:“神啊,你竟然这样爱我,我愿意将生命完全献给你,虽然微不足道,可这就是我力所能及的了。”

如何才能真相信?

你会问:怎样才能真正相信呢?是不是要对神迹做一番研究分析?为什么你能够真正相信,心中火热,我却火热不起来呢?只有一种方法:神向你启示!除此之外,别无它途。所以在马太福音11章25-26节,主耶稣说:“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谢你!因为你将这些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婴孩就显出来。父啊,是的,因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

神直接向你说话,你才能真正相信主耶稣。即便我讲道理、做分析让你信了,可你的信也不是真正的信心。因为每一种道理,人都可以找出另一种相反的道理加以辩驳,而且也都言之成理。人说的每一句话,都可以招来反对意见。这并不是说我们就干脆不做分析了,而是说不能单凭思考、分析。除非神向你启示,否则你不可能火热地相信,也不可能看得真切。

我没信主前凡事都喜欢推敲研究,琢磨出所以然来。在决定要不要做基督徒的时候,我也用了几个月的时间研究基督教教导,思前想后、辩来辩去、逐一分析。坦白说,论证的结果相当令人信服,可我需要的不是百分之九十的信服,而是完全确信。然而凭人的推理根本不可能达到完全确信,因为我们不是在做数学题,数学题就可以计算出百分之百或者接近百分之百的准确结论;可属灵事物惟有得到神的启示,你才能明白。

所以我说你不能靠哥哥的信心、哥哥朋友的信心甚至牧师的信心,无论那人信心多么了不起,头脑多么睿智,为人多么值得信赖,也无济于事。你只是在倚靠别人的信心,这是间接信心,根本救不了你。做基督徒必须对神有直接的信心,而达到这一步是没有捷径可走的。要是哪个传道人告诉你有一条捷径,他就是在撒谎。

在马太福音11章27节,主耶稣继续说,“除了父,没有人知道子;除了子和子所愿意指示的,没有人知道父。”再次看见惟有透过启示,才能认识神。想用推理论证的方法而成为基督徒就错了,也是没有用的,你根本达不到百分之百确信。而启示总是直接进入人心,不会经由其他人。如果你还没有百分之百的确信,那是因为你还没有直接得到神的启示。教会里多少人自称是基督徒,却从未直接得到神的启示!关键是要亲自认识神。

可能你说:“我知道自己是‘半个基督徒’,甚至‘四分之一’基督徒,我希望做个真基督徒,所以我打算向神求了。”于是你晚上一回到家,就跪在床边祷告说:“神啊,我没有确信,请你赐给我。”下个星期天你来到教会就会对我说:“我跪在床边求神赐下启示,可还是没有得到启示。”于是你就得出个结论:“我祷告了,却没什么回应,看来神不回答祷告。”你真聪明,又在运用推理分析了。

又或许你得出的结论是:“神是圣洁的,我是罪人,所以他不回答。”可你永远都会是个罪人,那么按照这个逻辑,你这辈子也休想得到神的回答了。

又或许你说:“也许神什么时候心情好,才会回答我。也许我往奉献箱里投一点钱,就能博得神一点欢心,那天他就会回答我了。”可能通常你只投入一块钱,今天便投入两块钱,翻了一番!于是你回到家,跪在床边祷告,心想:“今天神很可能会回答我了吧?”

可是下个礼拜天来到教会,你说:“神还没有回答我。我已经投进去两块钱了,翻了一番,神还是不回答我。”接下来你就想:“不要紧,下周我投进四块钱,翻两番。”你投了四块钱,又跪下祷告,还是没有得到回答。这样几个星期下来,你当然会气馁了。你会对神说:“你想要多少钱呢?开个价吧,让我知道该给你多少钱好吗?”

我这样讲你可能觉得很滑稽,可是坦白说,难道你没有这样想过吗?每每有人把我们的想法说出来,听来就会很滑稽,几乎荒唐可笑,可很多基督徒恰恰就是这样做的。你向神祷告却得不到回答,那时候你难道不是这样想的吗?最后你只好无奈地说:“神啊,我真不知道怎样才能得到你的启示,所以我放弃了,就做个半半拉拉的基督徒好了。请别见怪,我真的试过了,没办法。”

你知道出错的原因是什么吗?原因是我们自己在决定要如何解决问题,我们决定只要多给一倍、两倍的钱,就可以得到神的回答,可神这样说过吗?我这样说过吗?绝对没有。神没有让我们无所适从,他已经指出了生命之路。你没有照他的吩咐去做,结果找不到生命之路,那可别怪他。你以为人爱钱,所以你给神钱就能讨他喜悦?神不是人,见钱眼开。

得安息有三个步骤

主耶稣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你说:“我试过了,可怎么没有平安呢?”我常常听见传道人拿这节经文来讲道,我相信你只要来教会一段时间了,一定会听过。传道人对28节情有独钟,“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问题是我从没听见谁讲解过29节,可抛开了29节,就根本不能明白28节。

不错,主耶稣说可以到他那里去,可是主耶稣说的话不止于此。28节、29节的结尾是同一句话:“得安息”。所以29节是在解释28节,解释如何才能从主那儿得到安息。得安息有三个步骤,并非一蹴而就。首先是“到我这里来”,其次是“负我的轭”,最后是“学我的样式”。传道人只说了第一步,难怪你得不到安息,因为还有两步没走呢。惟有走完了第三步,你才能“得享安息”。

但愿传道人能够明白自己肩负的责任,不要只挑一节经文来讲,只字不提另一节。问题是28节太吸引人了,“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听来多么顺耳。可29节是个命令,至关重要,传道人却不愿提及,甚至自以为明白这个命令。我信主二十多年来,一次都没有听过哪个传道人讲解29节,28节却听了不知多少次。要是你听见有传道人讲29节,就去结交他吧,他是个好人,愿意全面传讲神的旨意和真理。

必须做三样事:来,负,学。我预先已经将真理和盘托出,你得不到安息不要怪罪我。神恩慈地为我打开了传道之门,我在很多国家、地区讲过道。遗憾的是,我所到之处,总能看见灰心丧气、劳苦担重担的基督徒。他们对我说:“我信耶稣了,却没有得到传道人所应许的安息、喜乐、能力。”

试问你在基督里真的得到满足了吗?真的得享安息了吗?经历到与神相交的甜蜜了吗?是不是你每每祷告,都能得到神的回答,满有与神相交的喜乐?你经历到丰盛的基督徒生命了吗?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的,你就有福了,你是教会中屈指可数的快乐人。即是说,纵然传道人没有告诉你怎么做,可是靠神的恩典,你已经将生命完全交托给基督掌管。除此之外,你绝对得不到安息。

可是到处可见基督徒如同羊没有牧人一般,得不到喂养,忍饥挨饿,我不禁痛心疾首。所以每每受邀讲道,我经常觉得很难拒绝。我不会有邀必应,可是我发现真难以拒绝,因为我知道他们有多饥渴,实在于心不忍。

比如今年六月在温尼伯(Winnipeg)讲道,他们竟然抱怨说我讲得太短了,只有一小时十五分钟,刚刚开始洗耳恭听,便戛然而止。仿佛刚喝了几口水,时间就到了。可我是按照规定时间讲的,会众却不愿结束聚会,还想听更多,足见属灵上何等饥渴,真可怜!

我在临离开前还要主领一场晚间聚会,规定时间是二十分钟。我对翻译说:“我只讲二十分钟。”

他说:“求你不要只讲二十分钟。”

我说:“他们规定我讲二十分钟。”

他说:“这种安排不合理!”

我问:“那我该讲多长呢?”

“三个小时吧。”

“你在开玩笑吧?我已经筋疲力尽了。”

可是那次布道会的每场讲道都是一小时十五分钟,再加上翻译时间,当然就得三个小时了。教会在神的话语上多么饥渴,愿神兴起乐意传讲全部真理的人!凡不渴慕神话语的人,我宁愿他别来听道。

做门徒的三步骤

来、负、学,其实就是在做门徒。除非你成为基督的门徒,否则绝不会得到安息,这就是耶稣的话。做基督徒还不足够;受洗,相信耶稣,相信教会的全部教义,这些都不足够。也许很多传道人说做了这些就足够了,可是我凭神话语的权柄说:做了这些还不足够。

你要是不信,那就不妨试一试,看看能不能“得享安息”。事实胜于雄辩,你会亲身体会到,你就是经历不到在基督里的满足、安息、活力。惟有真正成为门徒,你才能有所领悟,而且也仅仅是入门而已。因为神要赐给你的满足、安息、活力是丰丰富富的,你只是品尝到了一点点而已。

第一个字是“来”,这是耶稣对我们的呼召。我们都蒙了召,圣经中每一个真基督徒都是蒙了召的,并非有的蒙召了,有的没蒙召。圣经中只有一种呼召,就是耶稣呼召我们跟随他。主耶稣呼召门徒时常常用到“来”这个字,比如马可福音1章17节,主耶稣对门徒说:“来跟从我!”再比如马可福音10章21节,主耶稣对青年财主说:“来跟从我。”“来跟从”就是来跟他学习。

第二个字是“负”。路加福音9章23节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这里的“背起”一词,跟马太福音11章的“负”字是同一个希腊字。轭的形状恰似十字架,由两根木棍制成,一根搭在两只动物肩上,一根垂落于地,末端有一个钩子犁地。负他的轭就是背起他的十字架。

旧约常常用到“轭”字,大概用了五十次。在某人或某国的轭下,意思就是在别人的权柄下。所以先知警告以色列说:“你抛开神的轭,就得负另一国的轭,受它压迫。”以色列不听先知的警告,果不其然,一个个沉重、残酷的轭,就是巴比伦、亚述的轭,压在了他们肩上。

人人都得负轭

人人都在负轭,要么负神的轭,要么负罪的轭。如果你以为一生可以不负任何轭,逍遥自在,那你就太无知了。你不可能不负轭,不可能无拘无束,因为世上有很多权柄。谁要是以为他在自己的轭下,自己当家作主,他就是在自欺。世上根本没有这种不负轭的人。要是你活在所谓自己的轭下,我行我素,那么我告诉你,其实你是在负罪的轭。罗马书6章说,你要么是义的奴仆,要么是罪的奴仆,没有第三种可能。

对犹太人来说,负轭具有三种含意:第一,你负谁的轭,谁就是你生命的王。比如耶利米书2章20节,“我在古时折断你的轭,解开你的绳索,你说:‘我必不侍奉雅伟。’”。犹太人负神的轭就是接受神的王权,他们必须宣读申命记6章4节:“以色列啊,你要听!雅伟我们神是独一的主。你要尽心、尽性、尽力爱雅伟你的神。”犹太人每天都要将这番话背诵两次,表示服在神的王权下。由此也引出了第二个含意:负神的轭就是全心全意去爱神。耶稣是负神的轭,他要我们效法他,全心全意去爱神。第三,事奉神,比如耶利米书2章20节。

你可能不大熟悉解经,我这样详细剖析是要让你明白我是在根据圣经来解释圣经,并非随意解释,你自己也可以查考。犹太人听见主耶稣说当负他的轭,立刻就能明白这些含意:耶稣必须成为他生命之王,完全掌管他的生命,从现在起他要效法耶稣尽心尽意事奉神。

你觉得这个要求太高吗?可见你根本不明白自己相信的是谁。如果你真知道耶稣是神的独生子,神在他里面居住,借着他向我们彰显神对世人的大爱,为我们付出了一切,那么你怎能只付出一半呢?你这样做就是根本不明白他的爱,也是拒绝了他的爱。

得安息的第三步:学耶稣心里柔和谦卑

第三步是“学”。“门徒”这个词的意思恰恰是学生,它的希腊文就是源自“学习”一词。耶稣与门徒永远是师生关系,比如马太福音10章24-25节,马太福音23章8节,约翰福音20章16节。我们是向耶稣学习,学习什么呢?学习他“心里柔和谦卑”。他谦卑自己,死在了十字架上。

主耶稣在此是指明了通往丰盛生命的途径。要是到目前为止你仅仅走了第一步“来”,那么你必须明白还有另外两步。大多数基督徒只走了第一步。你没有走另外两步,就不要回家跪下来祷告说——“神啊,向我启示你的荣耀吧,因为我看不见。我已经多给你一倍的钱了,以前给两块,现在给四块……”这些都毫无用处,神不稀罕你的钱,神要的是你,你必须走另外两步。

要是今天你能够对神说——“神啊,我的生命完全向你敞开,甘愿受教、负轭跟从耶稣,请你把真理、把你自己启示给我”,那么神就会启示给你了。要是你无条件、无保留地来到神面前,你就会找到安息。

世人徒然寻求安息

世人也在寻求安息,却得不到这种安息、满足。没有安息就不会满足,内心茫然,不知何去何从。“凡劳苦担重担的人”,主耶稣指的是罪的重担,是创世记3章17节所说的劳苦。而安息就是救恩,并非单单高层次的基督徒生命。要是你还没有得到安息,那么你的光景就跟非基督徒一样,甚至更可怜。

最近我在读拜伦的诗,拜伦是英国著名诗人,生于十八世纪末,卒于十九世纪初。他的这几行诗深深触动了我:

数算你的快乐时光,

以及无忧无虑的日子,

再好的日子也不值一提。

无论你经历过什么,最好是从来没经历过。即是说,最好你根本没有出生。无论你曾是什么人物,哪怕是君王,或者是世上什么大人物,你没出世更好。

拜伦出身于贵族世家,后来承袭了男爵爵位。但他认为最好自己没有出生。拜伦并非基督徒,只是从非基督徒的视角来抒发人生感慨。他享受过世上的荣华富贵,却觉得毫无意义,空虚的内心就是得不到满足。

奥古斯汀也常常感叹说:“神啊,你为自己造了我们,惟有在你里面,我们的灵魂才会享有安息。”

迷失的狗

读到拜伦对人生的感喟,我不禁想起了我的小狗。小时候我曾有过一只漂亮的小狗,是北京犬,浑身雪白,小巧玲珑,长毛盖住了眼睛,真不知道它怎么看东西。这只小狗太可爱了,我每次放学回家,它都会扑过来热烈欢迎。可是有一天我进了家门却见不到狗来相迎,便问妈妈:“我的狗呢?”妈妈答道:“狗跑到花园去玩儿,再也没回来,丢了!”

我的童心忍不住担忧起来,想到我的狗如何在上海的大街小巷上徘徊。上海是个大都市,高大的汽车、电车来往穿梭,隆隆的声音一定吓坏了它。在行人的腿下踽踽独行,也许一会儿这里挨了一脚,一会儿那里又挨了一脚。上海的夜晚寒气逼人,它一定蜷缩在街头角落里瑟瑟发抖。饥肠辘辘,也找不到什么东西充饥。这就是迷失的境况。它只是一只小狗,随便一头大狗都可以欺负它,咬伤它,它也不只一次被咬伤过。

我忍不住担心这只小狗,怀念它带给我的快乐。我开始体会到了一点神的心肠,他何等挂念我们这些迷失的罪人!只要我们浪子回头,就可以跟他甜蜜、快乐地相交。可是他看见我们徘徊在黑暗中,饥寒交迫。

那只小狗的可怜光景并非我的臆想,绝对是事实。我都不敢去想它几天之后如何倒毙街头。神每每想起我们,也会痛心疾首。如果你问——“为什么神要差遣耶稣来到世上?”这就是答案了。

当时我只是个孩童,能力有限,不知道如何去寻找。可要是我能够走上上海街头,我甘愿踏破铁鞋去寻觅。只要能找到我的爱犬,即便在街上被大人挤来挤去,不吃不睡,我也在所不惜。更何况神呢?要是我见到了那只小狗,一定会说:“过来!”它就会欢欢喜喜地冲过来,完全无保留地归服我。

神借着耶稣呼召我们:“来!”我们听见他的呼召了吗?如果没有,你就要来到神面前祈求说:“神啊,请你打开我的心扉。”你听不见是因为心硬。除非你按照这三个步骤来到神的儿子耶稣基督面前,完全对他开放,完全归服他,愿意学习,愿意回应他的呼召,否则你永远听不见他的呼召。耶稣来是要给我们这种满足的喜乐,但愿人人都不会错失良机。

《完》


 

© 2018 福音电台。版权所有。(联络我们)


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转载文章除外)。

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